正文 第二十四章 血战迪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谷域 书名:拳力异人
    <---凤舞文学网--->    7月4上午10点,曼谷国家拳击馆水泄不通,座无虚席。--凤-舞-文-学-网--场馆内外都有军警执勤,附近的道路已戒严,予他们的车都不给进入,需乘坐泰拳协会的专用大巴。观众必须经过严格的检查方能入场,场馆内每一个通道,连厕所都有警察值勤,警戒着有可能发生的任何问题和突发事件。

    予的拳手休息室,居然有八个真枪实弹的武装警察,分别在拳手休息室内外守卫着,一派森严,直到予更换好拳击服饰,护送着予上台,方撤离。

    拳台上没有主持人和解说员,也没有任何的摄像和录音设备,有着的只是一万五千多双眼睛和拳台上对面角那些狠毒和嘲笑的眼光!

    予不管那么多,几来,林和辛哈以及都农等人,不停的告诉自己迪内如何凶狠,千咛嘱万嘱咐地告诉自己要小心。

    予虽是严阵以待,可还真不很在乎迪内的所谓凶狠,因为自己就曾是军队中的杀人利器,野兽是不能和职业军人相比的,军人的使命就是以任何手段和武器将伤人的野兽击杀清理干净。今天虽然没有武器,但必胜的决心和重重的拳头就是最好的武器,它会击得敌人鬼哭狼嚎,魂魄四散。

    予和迪内上场,两人都是同样的泰拳最高段十级的装扮,予和往常一样气宇轩昂,脸上一派平静。迪内上台时,予仔细地观察对手:那是一双目露凶光的暴戾的脸,浑爆凸的肌显示出他的异常强悍,他下盘极稳,步行时双履轻盈,但落地后双脚都似铁钉般紧钉在地面上,走动时他会习惯的用双手摆动来保持体平衡,偌大的躯竟看不出丁点晃动。予知道,这是一个力量型且擅长用手用腿随时向目标发动攻击的家伙。

    今天的赛局一次定为六局,没有什么仪式,裁判一声令下,局铃""一下就开始。

    第一局:予和迪内出乎众人意料的谁都没有主动攻击,迪内死死的盯着予,一米八的高个以及体积超过予太多,快200斤的迪内,虽然很是轻视予这个对手,而予神态自若的姿态,一上场也令迪内不敢乱冲。双方的第一局在对峙中,在迪内不时试探的进攻和予一触即退的状态下结束。

    第二局:能作为十级拳师,能叫人闻风丧胆的迪内当然不是泛泛之辈,他拥有真才实学的传统泰拳技艺。第一局的试探当然必需,但第一局的试探,迪内仍像只是看过予训练和比赛录象一样的不知深浅,所以他不敢贸然猛攻。

    迪内第二局索一上来便奋力攻击,他跃起双脚佯做踏向予,当予防挡他的踢脚时,迪内猛然一顿挥起双拳闪电般击向予,予一时防守不及,口被迪内重击了两下,一时疼痛,有点反应不及,好在及时调整姿态,硬是过了迪内的猛攻。

    第三局:予按所领悟到神秘人的那种中规中矩的泰拳招法,以静制动,此拳式更是激发了迪内的兽。就是这种拳法在十年前击败了他,急于报仇而不顾一切的迪内,暴风雨般的进攻着予,予又挨了几下重拳,在铃声结束前刚好被击倒在地,迪内还想上前击打,被裁判死命的拖住,予挥手阻止了扑将上来准备帮助自己的阿步等三人,自己站了起来。

    依然没有戴牙的予,嘴角流出了鲜血,还好不是被正拳击中口部,否则牙就要少几颗。--凤-舞-文-学-网--观众们大多在嘘着迪内在铃声响后还想击打予的行经,观众席里的西提看到予应该是没有完全真正体会泰拳的真谛,被打乱了阵脚,无从攻击,也很着急,众多关心予的人也不看好予的状况,只希望拳局快些结束。

    第四局:一开局迪内就怒吼着向予全力进攻,踢打出一记记足以致命的拳腿,予唯有针锋相对,眼见这凶恶霸道的一拳即将打到予的口可让予不死即残的当口,予却丝毫不顾那砸向自己口的拳头,吼叫一声同时一拳击出,斜中迪内拳头,“砰”的一声只见迪内神色大变的连连后退。原来予运用感知算准了迪内击向自己那拳的时间,后发先至的用尽全力对着迪内的拳头斜出击一拳,同时形已安全的避开了迪内的击打。予这一斜拳既有霸道的力量,又有四两拨千斤的功效,双拳对击自然是迪内吃了亏。得到机会的予开始攻击,迪内不时寻机反攻也被予连续的挡回,予将迪内三次击倒在地,他用尽全力攻击迪内每一个可攻击到的部位,迪内像熊一般的体和超强抗打击力也是他值得骄傲的本领,予三次击倒他,他都能很快站起来,最后还能寻机将予以一记反手肘击打倒在地上。

    第五局:予不顾上的疼痛依然全力向迪内攻去,迪内一次次的被击倒又强悍得没事般的站起来反击予,予不断的击中迪内,可惜很少能正中迪内要害部位,虽打得迪内不停的哆嗦,迪内还是能战斗下去。如按正规比赛规则,裁判应立即宣布比赛结束,予以击中和击倒对方占多数而赢得比赛,而这是一场必须打满六局才能定胜败的搏斗。

    第六局:予仍不断的攻击迪内,不再有什么“表演”,只有一般人看不清楚的快速的相互攻击,两人连防守都很少。随着气力的消耗,予强势的体力优势体现出来,速度越快攻击逾强,快力竭的迪内只作卸力的躲挡做不得太多的防守,迪内一次次的被击中击倒,面临崩溃,眼里渗着血丝,脸上流淌着的鲜血让面目显得狰狞。予此刻感觉迪内不可能再有反击的能力,就像和辛哈等训练似的,根本不可能在予进攻时反击得到自己,予更是因为长时间的全力攻击让体力严重的消耗而忽略防守。让迪内终于找到一个让他获胜的机会,予的不断攻击似乎已无还手之力的迪内,在避过一个重拳而予没有及时回防的一霎那,予露出了一个不大的部空间,迪内聚集全力的一记快速重拳,实实的击中予的右,予被击飞倒向阻拦绳,从阻拦绳弹回台面之时,迪内的一记抬膝又正中予右同一个受击点,予重重的摔在台上爬起不来,口的剧痛和在被击中时耳朵听到及感觉到的骨断裂声,让予几乎晕厥过去,他完全喘不过气来,肺部因缺氧迅速的肿大。

    予趴在地上,耳中清醒的听到裁判数出的数字:"1、2、3、4、5、6、7",就在予因痛苦而无法站起来,快要崩溃之时,突然感到丹田处一,一阵清新的氧气迅速灌满全,气力迅速在全恢复,予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知道自己的肺部没有从口鼻中呼吸空气,实着予肺部真是没吸进空气,而是因肺部吸不进空气从而激发了予丹田气息,让予进入了胎息状态,从全毛孔中吸取氧气,让气力完全恢复并更有加强之势。

    就在全场人认为予已败落,快听到第10声数字,迪内也因全的伤痛几乎跌坐在地上之际,予奇迹般的站了起来,更是一步步的强忍着口的剧烈疼痛走向迪内,每一步都会痛得让予的面部肌抽搐几下。

    迪内眼看着这个几乎被自己打死的对手又奇迹般站立起来并向他走过来时,脸上露出了害怕的表。予进一步他就退一步,直到绳拦触到他的后背,迪内不甘心的大吼一声,挥拳再次击向予的右,予咬牙强忍剧痛,不理会右又再被击中,右手紧紧抓住迪内击中自己来不及抽回的右手,左拳不依不饶的重击在迪内因收不回手而完全暴露的部,迪内在击中予第一拳之时,还想用左拳击打予的头部,但随着予左手的一记全力爆发的重拳,已先一刻击中迪内的口,迪内顿时全软了下来,双腿也弯曲着,予抓住迪内的手,拖着迪内那高大的躯,以左拳十几个重拳的击打过去,最后松开右手,以右手重拳击中快要摊倒在地的迪内头部,迪内被最后一记头部重击中倒,予再一记大力蹬腿将迪内踢中,其倒退到阻拦绳上,被阻拦绳弹倒在拳台西角,脸朝地的趴着,再也没有起来。

    裁判像突然醒过来一样,跪在地上数着:1、2、3、4、5、6、7、8、9、10。然后跳起来跑到保持着进攻姿势并死死盯着迪内的予边,将予仍未缩回来的右手高高举起来,宣布予胜利,予在看到眼前的观众猛然跳起来欢呼的那一刹,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予醒来已是三天之后,消毒水的味道和上插满的线材以及边上的吊瓶,让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医院里,浑的疼痛让予忍不住发出"哼"的声音。

    在一旁忙着的白衣护士惊喜的按响了呼叫铃,要知道这个病人从那天进入医院,一大帮凶煞煞的势力人物就不断的威胁着院方和医生,手术足足做了十多个小时,倒是有个小伙子不断的塞给医生和护士大叠的美金,哭着请大家用心救治,看来这个伤者来头不小,院方还不得不从各地医院调集众多的名医来不断的会诊。

    予从拳台上昏倒,应该算是死了过去,立即被送进曼谷最大最好的红十字医院,予进入医院都一直没有呼吸,虽说生命迹象都还有,然而无论医生们怎么救治,其肺部都未能工作,院方的各主治医生都快要放弃,而送伤者前来的人死活要医生再救,有两个还掏出枪来威胁,如救不活伤者,就要杀人。

    院方准备报警,几个泰拳协会的忙劝止说这个伤者是泰国国王亲自授勋的十级拳师,还请院方多包涵。院方和主治医生商量,决定先做手术再观察,谁知没有呼吸的伤者心跳却很有力,于是一连十多个小时的手术救治就由几个医生,甚至是院长这个国际知名的外科教授亲自主刀。

    予的右三根肋骨严重断裂,其中第三根肋骨的断裂处压住了肺部气管和部分血管,肺叶大面积受损,肺已基本停止了工作。让医生们很不解的是,予的心脏和血液却没有太过异常及缺氧的迹象,体其他的器官大多正常,但肺部的大出血使得血压很低,院长和医生们进行矫正断骨、清理受损的肺叶、再修复血管气管等一系列而不亚于肺移植的大型手术,对予的全和各器官进行检查,对各处损伤均进行处理后,发现予仍没有呼吸,便送回观察室交由专职医生护士应用高端仪器24小时监控观察。

    都农、辛哈等人问院长予的况,院长说没见过此类肺部不工作还能有生命迹象的人,现已用呼吸器代替肺部的工作,但好像没什么作用,最后院长说了一句听天由命的话就很疲倦的离开去休息。

    都农等不甘心的打电话动用关系,用重金将一拨拨的专业医生和教授请来诊断,结果都是摇头和惊奇,都农等再无办法才不得不放弃努力,留下些人看着,先回家休息。他们不休不眠已在医院两天,文泰和阿步阿路怎也不离开,就一直在观察室外守着,累极了就靠在椅子上眯一下眼。

    几个医生闻讯快速的进入观察室时,文泰等三人也从观察室的玻璃外看到予睁开了眼,只是其表很痛苦。医生出来告诉大家予的肺部已开始工作,除体虚弱外已基本排除生命危险,观察室外面沸腾起来。

    文泰高兴得又在大把大把的发起美金来。医院虽也有不得收贿的规定,却也屡不止,更何况今天每个人都有收,每个人都曾受到这伙人的恐吓,大家都收点恐吓费是应该的,当一个装着十万美金的皮箱放在院长桌子上以后,就没人再理会有收了美金这回事。

    都农、辛哈等所有关心予的人都在同一时间赶回医院,看到予安详的睡相才放心的回去休息,但更多关心予的人,特别是受过迪内派系打压以及敬佩予的人们在闻讯后都前来问候予,令得院方不得不请警察来维持局面。

    由于予还在观察室,不得探视,院方只得在医院大厅,每两个小时公布一次予的状况,除予亲友外,任何人不得前去探视,一时间探望者的鲜花把医院大厅堆成鲜花山。

    林和望广由于不便出面都在焦急的等待着、盼望着,当得知予脱离危险,林像个小孩似的不住地跳跃,把手下的每一个人当予般的拥抱,弄得这帮人惊讶不止,没见过老板如此的高兴过。

    望广得知这个好消息,终于放下了久悬的心,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少将,望广激动而大声的语气让少将以命令的口气让望广冷静,这个消息连少将都觉得是个比打败迪内都还要好的消息。

    予的母亲这几天心里一直隐隐作痛,是久未发作的老风湿心脏病要发作的迹象还是什么?到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说没什么事,叮嘱好好休息就行。予的父亲也觉得中闷闷的,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连予的都不停的打电话来问予有没有打电话回来和有没有什么音讯等等。父亲一面安慰着予的和母亲,一面压抑着自己的心,默**着:"儿子啊,你可不要有什么事啊,你要有什么事的话,就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了,这个家会垮的啊!"再过了三天,予已从观察室转进了特级病房,可以开口说话和进食一些流质食物,医院相应放松些探视限制,予所在的病房区内像过节一样的喜气洋洋,病房桌子上甚至是地板上都放满了花篮和慰问品,所有帮予医治过的医生和护士都来探望予,因为关心,同时他们也收过文泰的美金!

    文泰和阿步等三人不停的接待着一批批前来探视的人们,予大多不认识,有些更是某社团和某协会、某机构的团体代表来问候,连都农弄不清他们来问候的原因。

    多年后,当泰国的社团组织能友好的和谐共处、社会风气大好、以及泰拳的影响更大时,他们才明白过来。

    都农和辛哈每天早晚都来探望予两次,看着予一天天的好转,都农的心也更灿烂,每当都农坐在予边,两人都相视对望,没有什么语言,护士要给予擦脸或喂水,都农都会代劳,予的眼里有道不出的感慨。

    所有能坐在病边探视和守侯的男人们都会和都农一样的代劳护士们所作的事,女护士看着这帮五大三粗的汉子们比女人还细心的服侍着予,自己却基本没有什么动手的机会,奇怪无比!病上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予在这几天学会了用泰语说一个词语;"兄弟"!大家见面都会用对方的中文和泰文说上一句"兄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拳力异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