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生日派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谷域 书名:拳力异人
    <---凤舞文学网--->    晚上8点,予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打理整齐,和在隔壁房间等候的文泰、阿布、阿路三人下楼,来到花园餐厅。--凤舞文学网--

    整个餐厅张灯结彩,布置得像过节般喜庆气氛,餐厅中间拉上了一条大大的条幅,用中、英、泰文写着生快乐的文字,一个很大的多层生蛋糕摆在餐厅的中央。餐厅中间有个舞台,几个着泰国民族服装的男女在布置着,不知都农安排了什么古怪的节目?餐厅东面紧接着沙滩,与沙滩相隔的玻璃幕墙内种着许多绿色的生机勃勃的带植物,与沙滩、耶树林、大海相衬仿如天人一色,美丽极了。

    都农带着一大票人来到花园餐厅,予连忙双掌合什上前相迎,一阵“沙哇里卡”的问候后,予接受着一大堆的礼物。都农首先递上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是一块造型独特的男装手表,予一看,知道那是全世界排名第一的百达翡丽手表,全铂金镶钻机械表,稍懂手表的予知道这块表的价值不低于5万美金。

    都农亲手帮予带上,如此贵重的礼物让予很有些不好意思,与都农握手道谢(他方知道这款纯手工的名师限量版纪**表不低于100万人民币)。而后都农介绍宾客,予一直不停收着都农社团大佬和成员以及都农在巴提雅的朋友和官员为庆祝予生而送来的各色礼物,有名酒,名器等各式奢侈品。

    最夸张的是芭提雅最大社团老大的礼品,一只镶着珠宝的左轮手枪。这帮都农的关系和好友们,不但买都农的面子,还想与予这个泰拳坛新贵拉上关系,费尽心思挑选礼物。

    最别出心裁准备礼物的是文泰阿步阿路三人,他们联手送的礼物是侣手表,侣表本应是两块,男女款各一,他们的礼物盒子里却有三块手表,真不知他们去哪弄来的。表也是好表,世界排名第三的江诗丹顿,铂金镶钻石英表,价值不菲,三块表的价格至少也不低于5万美金。心意是不能以金钱衡量的,三人真是与予心心相通,马上就要到来的梅和云,予却没准备什么礼物,予和她二人各带上同款的侣表,还会有比这更好的礼物吗?“感谢啦!兄弟们!”予说道。

    所有礼物中最为贵重的是而后林托梅和云送来的,据说是林紧急叫人从香港买来的一块伯爵古董表,价值美金25万多,该古董表生产于1956年,却是没人戴过的新表,纯手工制作。

    予感慨的收着礼物,收得手都软,这些送重礼的人予大多不认识。经过都农的介绍,由文泰翻译,予也记不住那些复杂的泰国名字,只有让文泰用笔记录好,等以后有机会再回礼。

    刚安排好这些贵宾进入餐厅就坐,辛哈和几个泰拳协会的人走了过来。予不再麻烦的来什么“沙哇里卡”,径直就与这个“送给”自己十级拳师荣耀的新好友来个紧紧的拥抱,近来予越来越喜欢拥抱,因为那可以包涵太多的感慨与感激!

    予进入社会多年仍不喜欢现实浮华的所谓应酬,也许是军旅生活严谨作风所养成的习惯,又或是不太善言的原故,让予很喜欢泰国这种语言不通的状况,少说多做,拥抱再拥抱。

    辛哈他们的礼物较轻,多半是工艺品、纪**品之类的,予也不嫌弃,在泰国除了都农,辛哈算得上是好朋友,今天两人更是拳艺切磋打成好朋友的。--凤舞文学网--辛哈感受到予的百分,同样和予哑巴似的用体和眼神交流着友,却也显得些暧昧,在这个人妖风行的泰国,怎不叫人作它想!俩人顿时缓过神,同时哈哈大笑的并肩走进餐厅。按都农的安排,花园餐厅里先进行自助酒会,正式大餐将在梅和云到达时开始。

    舞台上的几个乐师在演奏泰国民间艺曲,酒会上到处是着泰国民族服装的美女,有不少还是真正的美女,想必是都农请来的艺人团的台柱吧。都农一边逗弄着几个“台柱”一边朝予眨眨眼,但没有叫他过去一起分享的意思。都农心里在说:“你小子等会有两个超级美女来,干柴碰上两堆烈火,你就别眼红了,不然一会儿醋坛子砸死你!”

    予很是明白都农的意思,举起酒杯遥敬一下。猛然听见花园餐厅入口有高跟鞋跑动的脚步声,予断定是梅和云到来,转头看去,果然!忙把酒杯放下,快步跑向两个美得令在场的所有男人傻眼的特级美女,梅和云两个美女各自穿着一红一黑的晚礼服,这可是姐妹俩在西贡跑了多家高档商场,为参加今晚生派对特意准备的服饰。两人从来没有如此大方的舍得购买快3000美金一件的高级晚装,高品质的晚装配上绝美的容颜,以及混血特有的古铜色皮肤,直看得所有男子目瞪口呆,对艳福不浅的予羡慕极之极,何况还是两个。

    两女自从接到要来泰国与予相会的消息即激动不已,到达曼谷机场两颗芳心就已不在自己体内,从曼谷至芭提雅的路上不断的在车上化妆,化了又擦,擦了又化,以此来慰藉焦急的心。一下车得知在花园餐厅时,便不顾一切的飞奔而来直至予将两人搅入怀抱当中,没有语言,只有紧紧的拥抱和开心喜泣的声音。

    予顾不得有百多人在盯看着他们,左一个右一个不停的亲吻,直到两人平息下来看见予脸上粘满她们的口红和眼泪,像个大花猫,两人方不好意思的笑起来,用手帮予擦掉这些来自于她俩过多妆扮的产物和自己的泪水。

    予叫过文泰,安排女服务生领梅和云去卫生间清洗,予一边用服务生递过来的湿毛巾擦着脸,一边有点不好意思的挥手向客人们致歉,都农两个手都伸出大拇指,都农在电话里听林说梅和云是大美女,今天见面确实美不胜收,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来形容也不过份,不连赞予有齐人之福。众人连夸美女的漂亮与痴,有的在喃喃自语:“牡丹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大家随便怎么说,反正予听不懂。

    文泰等三人更是喜笑颜开,送给老板的礼物买对了,就怕今晚两把烈火要烧光老板这堆干柴。

    予一直在餐厅入口等侯梅和云,两女出来看见予等她们,更是阳光灿烂的快步走来一左一右挽起予步入餐厅,餐厅里不失时机的响起了生快乐歌。嘉宾们一同向大型蛋糕处聚集,三十根大红蜡烛很快点燃,灯光暗下来,一片喜气就着明亮的烛光洋溢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予闭上眼许下个愿,示意两女和众友一起吹熄这些幸福的蜡烛,两张小嘴同时吻向予好不容易才擦干净的脸,左右脸庞又是两个鲜红的唇印,两女咯咯的笑着。

    都农宣布生晚宴正式开始,一时间花园餐厅内推杯问盏,好不闹。每一个佳宾都来向予敬酒,予举杯一一致谢,都农之辈却不断的予整杯而干,十几杯高度的路易13让肚中无物的予经受不住,一帮人还“不怀好意”的相劝,看来有意要放倒予,叫他今晚有美女不得享受!梅和云两女见状,抢过予的酒杯,轮流与众人干杯,来者不拒,又分别拉着都农连干三杯,直灌得都农坐在地上方休。再举杯逮谁和谁喝,吓得众人做禽兽散,梅和云也喝得花容失色。

    酒过三巡,舞台上的歌舞开始,尽兴的众佳宾一边观赏一边在台下狂魔乱舞,不亦乐乎!曲间,梅和云走到乐师面前,虽语言不通,却档不住两美女口哼手比,民族乐队奏上一曲予熟悉的云南民曲《月光下的凤尾竹》。

    乐起,便见梅和云上到舞台的中央跳起了刚在中国艺院学会的孔雀舞,一时间掌声不断,派对顿起,两美的晚装虽非舞服,却也凹凸有致,配动着魔鬼般的材,纤细的手指演绎着孔雀般的美丽,看得众佳宾如痴如醉,弄得予更是“浮想联翩”,曲罢,大伙报以激烈的掌声,经久不竭。

    乐队休息,音响播放出的交易舞曲又带动着欢畅的人们,梅向予走来,予左手轻握梅的纤纤小手,右手攀上梅的柔腰起舞,云微笑着站立在两人的边,曲中一个节拍,梅优美的将予旋到云的边,云贴上来和予接着进行精彩的舞步,三人和谐的配合令众友为之惊呆,予更是感惊讶。后来才知道两人为今晚的欢庆配合演练良久,因为谁也不能独霸予,谁也不能独享予恩泽,唯有和谐共存。

    三人一曲曲的共舞,直到两美躯轻喘,予方牵着梅和云着坐下歇息,没有过多的语言、没有人过来打扰,只有深的目光聚在一起一直维持到三人进入予的总统房。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众佳宾看到予一心系两美女,懂事的纷纷告辞,文泰、阿步、阿路甚至是都农都着醉脸为予代为相送,没有人会怪罪予,没有人会不高兴,都农给每个人都准备了酒店的客房,客房里有什么就不关予的事了。

    予在电梯、在过道都不断的侵扰两美,进入总统房内,门一关上,三人上基本都寸履不见,一时间凤啼龙啸,色无边,两美尽享受着郎的抚与滋润,予奋力的驰骋疆场,以告慰相思之苦。从水上的缠绵,再到浴室里那超大的按摩浴缸中的雄风再起,大战三回合后的予一左一右的搂着两美沉睡,两女靠着那坚实的膛塌实的睡去,眼角还淌着些许幸福的晶莹。

    第二天中午三人方醒,予摆了摆被两女压睡了一整夜的臂膀,两女见状羞笑着替予按摩,三人再次缠绵一番才起洗漱。两人的行李在昨晚就已拿进房间,三人梳理着装完毕走进客厅,客厅桌上放满了各式礼品。

    梅和云见状想起,回到卧室从行李中拿出自己和林及望广送给予的礼物,予先是打开梅和云的两个礼物盒,两个盒中都是一个模样相同的玉坠,玉坠呈扁长型,有小指头般长宽,一面是圆凸型的,一面是平的,平的一面分别刻着中文的梅和云字样,玉坠玉质通透,是上等缅甸翠玉,深绿色无丝毫杂质。

    梅和云送的两片翠玉色质完全相同,是一块整玉分切开来的,予一想,将两块翠玉合二为一,再看看羞红着脸的梅和云,予真是感慨两美的心思细腻,高兴得在两人的脸上各亲一口。

    予将合二为一的翠玉坠放在上衣口袋里,想等一下去买根铂金项链戴上,突然想起礼物堆里昨晚有人送的一条铂金项链,找出来一戴刚好,就是稍嫌粗了些,像爆发户,再把翠玉坠挂上,很是合适。

    梅和云再拿出两个礼物盒;大的是望广的礼物,是一对象牙雕的小狗,拳头大小的象牙狗,栩栩如生。小的是林送的伯爵古典机械表,满是珠宝和钻石做工精美的手表,予戴上后顿感份的高贵。

    予突然想到了什么,取下伯爵手表收好,又一次的从礼品堆里找出文泰、阿步、阿路三人送的江诗丹顿,先把男装的自己戴好,再把女装先后给梅和云戴上,两女看见三块同一款式的手表戴在三人的手腕上,顿时明白过来,撅起两个感的嘴唇在予脸上猛亲。

    三人调笑一阵走出房间,文泰三人已在等待,三人看见予和两女手腕上的江诗丹顿,相视一笑。一行六人来到餐厅,都农已在坐。都农昨夜交待过和予共进午餐后要赶回曼谷。

    都农等刚到,昨晚的宿醉并揽上两名舞蹈台柱,让都农有些神颓废,反观之予却神采奕奕,都农暗自思量莫非予吃了什么仙药,其实不然,都农要是能做到一年才“狂欢”一两夜,也肯定会精力充沛的。

    一阵“沙哇里咔”的问候后,予很绅士的拉开左右两张椅子请梅和云坐下,自己坐在中间。梅和云很是受用,女人在越南是没有什么地位的,更何况两人的特殊世,自小就遭人白眼的她们自从结识予,一切都在改变,两女至今仍仿如梦中,不对予更增意并立誓此不渝。

    大伙儿边吃边聊,文泰可苦了,不停的翻译着,根本没有机会吃东西,充其量喝点水。文泰按予的交代递给予一张已写好200万美金的现金支票,予看也没看就转给都农,都农接过这张予入股拳场的支票,笑笑收下,收下这笔股金不过是意思一下,原也打算送给予干股的,这下予真正的加入了拳场生意,也算是社团的人员了,比都农设想的结果都还要好。

    予告诉都农自己要在芭提雅度假一段时间,散一散心,回去再上拳馆,叫阿步阿路两人去拳馆先教练一阵,都农想想也行,说回曼谷就办理拳馆的股权证明,叫人拿出给予,予说不急。

    大伙好一顿午餐,文泰到快要结束时才有时间抓紧吃上几口,餐毕,大家告别,辛哈交代予找时间再共同探讨拳艺和都农一并离去。

    送走所有人,都农留下的两台轿车和作保护的手下也被予请走,予说在芭提雅没有与什么人有过节,叫文泰和都农说,都农答应撤走所有的人,予这才真正的清净下来,一大帮人跟来跟去,自己又怎么和梅和云风花雪月呢,奔驰车也叫阿步开走,予会开车,却不认识路,又不要到哪里去,阿步交待文泰在予回曼谷时打电话给他,和都农一并返回曼谷。

    文泰是要留下来的,尽管大多的时间,予都和两美女在总统房里“鬼混”,每天早晚都要例行的做“运动”,但不时还要去逛下街,去海边沙滩做些真正的运动,翻译和跟班还是需要。可又苦了文泰,老板天天和两个如花似玉的“老板娘”在一起郎妾意的,怎不叫血气方刚的文泰想入菲菲,不得已的文泰施展浑解术抓住一个个机会泡妹妹,一段假期下来,还真又多了几个女朋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拳力异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