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推到韩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菲思特 书名:毒涩夫
    <---凤舞文学网--->

    墨抱着官倌胡乱的塞了几口饭,就想要离开那四个去’男人,刚站了起来,萧然就放下筷子说:“墨墨,一会儿誉儿陪你去悠灵泉沐浴。--凤舞文学网--”

    “啊?我自己可以的。”墨墨转(身shēn),回头看,四个男人都放下筷子看萧然和墨墨。韩林重新拿起筷子,夹了几片黄瓜放到陈誉的碗里,红唇轻起,说道:“给你黄瓜,多吃点,不然晚上会没有力气!”

    青翠(欲yù)滴的黄瓜片静静的躺在陈誉的碗里,陈誉低头看着,脸上渐渐的爬满了红晕,皱着眉头,却是在笑,看在墨墨眼里是那么的诡异。墨墨打了个寒颤,‘嗯’了一声,抱着官倌走了。

    萧然把陈誉碗里的黄瓜夹走,沉着脸,掀起眼皮看着韩林说:“誉儿什么都不懂,你不要欺负他!”

    韩林本端起碗的手,顿时放下,弄出了很大声响,说道:“他什么都不懂?哈,我怎么就不相信呢,什么都不懂能爬上墨墨的(床chuáng)?你萧然也没碰过墨墨吧?!”韩林重新端起碗来吃,不看萧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样子。倒是李思行开口了:“韩林,以后不要挑刺,墨墨不希望看到我们这个样子的。”

    韩林本想说什,可是看到李思行威严的样子,也就咽下了,埋头吃饭。陈誉脸色跟煮熟的虾子似得,突然站了起来,弄得椅子刺耳的滑出一道声响,让其他三个人都看他誉低头说道:“你们慢慢吃,吃完不用动,我来收拾就好。”扭头就跑了。韩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接受到李思行刀一般的眼神后,恢复了冷傲的样子,说道:“还真是个孩子呢。”

    萧然微微憋眉,抬头看李行是有千言万语要讲,可是又因为某种原因说不出来,李思行用眼神询问着。萧然没开口,韩林倒先说话了:“三儿,千万别让墨墨看到你们这样‘眉目传(情qíng)’不然又要生气了。”李思行轻轻的咳了两声,萧然也低头安静的吃饭。

    陈誉从饭厅:来着下嘴唇,憋着笑。跑到李思行早上练剑的那片绣林,坐在一块圆圆的石头上弯起嘴角,大大的笑着:“他们在吃我的醋,呵呵。”终于被他们承认,虽然这承认是那么的刻薄也将他陈誉当作墨墨夫君的一个了。--凤-舞-文-学-网--

    四肢摊开望着蓝天,不自觉的又嘴角扩大,把双手放在脑后垫着:“今天晚上真的是我么?”心里想着自己为墨墨挡下凤凰无名火受伤之后的那个夜晚,心里的蜜罐已经装不下陈誉的甜蜜了,竟然有点期待那只凤凰的到来,期待她与墨墨的交锋然后自己又可以替墨墨挡过,然后……

    “嘴裂可就合不上了。”一巧灵便的(身shēn)子跳到了圆石头上坐下,抬起雪白的前爪((舔tiǎn)tiǎn)着。

    “官?你不是跟主人在一起地么?”陈誉腾地就坐了起来着悠闲自在地官倌。又说:“你不在主人(身shēn)边一出了事怎么办?你这只笨猫!”说完陈誉就跳下圆石。想要奔去墨墨地房间。

    “还是歇着吧。韩林在墨墨地卧房里。”官倌侧着(身shēn)子开始((舔tiǎn)tiǎn)后背。

    官倌地话。让陈誉抬起地脚步慢慢地放下。失落地隔着竹林望着墨墨地卧房方向。无言地看着。

    不久。弯起嘴角。回(身shēn)对官倌说:“那就好。那就好。”

    官倌抬起小猫脑袋。看着陈誉说:“如果不想笑就不要笑。知不知道你现在很难看?”

    陈誉立刻抬手摸自己地脸。问官倌:“我现在地样子很难看么?”然后低下头像是在自言自语:“是啊。我没有韩林漂亮。没有公子地儒雅。没有李公子地武功……在主人(身shēn)边我真地是没有用处呢。”

    官倌突然跳到陈誉的肩膀上,用力的把自己的指甲掐进陈誉的皮(肉ròu)里,小猫脸上的表(情qíng)很是愤怒:“你有的他们都没有,你的忠诚,你的细致,你的大气,他们那一个能够比得上?不要妄自菲薄!你怎么能够确定主人不喜欢你?”

    陈誉抬起头,擦去眼中的雾气,说:“嗯,你说的很对,主人都说她是喜欢我的,不会抛弃我。”转头看着官倌:“你能不能先把爪子收了?”

    官倌哼了一声,就跳到圆石头上,接着梳理自己的毛去了。陈誉一击掌,说:“哎呀,我怎么给忘记了,明天就走了,吃的还没准备。”抬脚就要跑去厨房。官倌一听‘准备吃的’立刻瞪起幽蓝的猫眼,对这陈誉的背影喊道:“我要黄瓜!”

    老远的回答:“知道了。”

    墨墨卧房内

    “韩林,能不能不压着我?”墨墨无奈的想要推开韩林,可又怕碰到他(身shēn)上的伤口,只能轻轻的推拒着。

    “不。”韩林蹭着墨墨的脖子,说道:“今天晚上我要过来,不准说不!”韩林漂亮的桃花眼泛着泪光,眨啊眨的。

    “你(身shēn)上有伤啊,还是安心的养伤要紧!”墨墨轻轻的触碰韩林(身shēn)上的一处伤口,提醒着韩林,如此轻微的碰触就能让他疼得皱眉。韩林一想到墨墨会在别人怀里,心中就似火烧一般,所以他尽量不让墨墨看到他疼痛的模样,不(禁jìn)不离开反而更加的压向墨墨说:“陈誉不也受伤了么,你也要他了。为什么到我这里就推三阻四的?”

    “韩林,别闹了。”墨喊着,扯着韩林的衣服,一个翻(身shēn),就把韩林压在了(身shēn)下。韩林散乱了头发,微撇的俊眉,眼睛里的水雾闪烁着,整齐的贝齿咬着(欲yù)语还休的嘴唇,露出了一小半的香肩,那上面还有墨墨推拒时碰裂的伤口微微渗透出的血迹。在韩林雪白细腻的肌肤上分外妖娆。

    墨墨一时看得呆住了,忘了从韩林(身shēn)上下来。韩林心想这个时机不可错过。于是放开咬着的嘴唇,一缩肩膀,就把绸缎的衣衫退了下来,上半(身shēn)暴露在空气中,凉凉的空气接触到温(热rè)的皮肤,让韩林一抖,仿佛不胜寒凉的侵袭般,瑟缩着。(胸xiōng)前的两朵嫣红在空中颤栗着,(身shēn)上几道伤口也慢慢的渗出丝丝鲜血,(诱yòu)惑着墨墨低头着。

    墨墨不由自的低头含住韩林(胸xiōng)前的樱桃,吸(允yǔn)着,韩林受伤后的(身shēn)子对于外界刺激特别的敏感,忍不住仰头呻吟出声,但又像是怕人听到声音般,咬住自己的手指。

    墨墨抬头看到韩林的手指已经咬的齿痕深深,伸手拽出韩林的手指。韩林睁开迷离的双眼,看墨墨。说:“怎么了?”

    怕是墨墨又要反悔,猛的手,把墨墨的头压向自己的(胸xiōng)前,墨墨张开口咬住刚才冷落的那只樱桃,韩林也拿起墨墨的另一只手抚上剩下的那只樱桃,揉捏着。

    渐的墨墨放开了韩林那可怜,被啃咬的仿佛能够滴出血来的樱桃,慢慢上移,张口咬下,韩林忍着痛,任墨墨给韩林白皙的脖子上留下一个个红色的痕迹。

    的双手被墨墨拽住,因为墨墨不想让韩林再受伤。可是韩林不咬手指改为咬嘴唇,已经将下嘴唇咬出丝丝血迹,墨墨正忙着啃韩林光洁的下巴,睁开眼睛就见到韩林死咬的嘴唇,墨墨一生气,忍不住下了死口,韩林闷哼一声,放开了自己唇。

    墨墨立刻抚上韩林的嘴唇,轻((舔tiǎn)tiǎn)着被韩林咬破的地方,心里在怨他为什么总是伤害自己,不(禁jìn)狠狠的吸(允yǔn)着,品尝着韩林的血。韩林勾出墨墨的舌头,让她的口中布满自己的味道,细致的吻着。

    不知何时,韩林的衣衫褪尽,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雾气,墨墨着迷般,捧起韩林的脸,在他的眼睛上落下一吻,韩林能感受到墨墨唇的颤抖,也能感觉到她的不确定。

    韩林着急的抱住墨墨的(身shēn)子,紧紧的贴着,着急的吻着,好像这样就能让墨墨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墨,要我。”轻轻的在墨墨的耳边吐出三个字,韩林全(身shēn)颤抖着,抓住墨墨的手,抚上自己的。

    墨墨全(身shēn)一僵,感受着手中跳动的脉搏,渐渐的握紧,听到韩林压抑的呻吟,墨墨突然想要听韩林那磁(性xìng)的嗓音发出的呻吟。于是墨墨不疾不徐的上下动着手指,能感觉到手中韩林的涨大,拉下韩林挡住嘴唇的手指,让他的声音呼喊出来。

    突然墨墨不动了,韩林扭捏着柔软的腰,向上(挺tǐng)着。

    睁开满是雾气的眼睛,不解为什么墨墨停下来。

    墨墨趴在韩林的耳边,温柔的说道:“叫出来,我想听。”韩林脸上更加的红润了,憋眉看着墨墨,嘟起的嘴仿佛说着墨墨的残忍。

    墨墨握住韩林的手指突然收紧,如愿以偿的听到韩林的略带隐忍的声音:“……嗯……”

    韩林似乎感觉到墨墨暂时的,一个鲤鱼打(挺tǐng),就将墨墨压在(身shēn)下,也管(身shēn)上的伤口是否会挣裂开,制住墨墨,在她的耳边说道:“是你((逼bī)bī)我的!”一个(挺tǐng)(身shēn),进入了墨墨。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毒涩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