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都到齐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菲思特 书名:毒涩夫
    <---凤舞文学网--->

    墨眼看着那天魔琴缓缓落到自己的面前,不由自主~而天魔琴就掉落到墨墨的怀中,散去那幽幽的蓝紫光芒,好像期待着墨墨拨弄琴弦。--凤-舞-文-学-网--

    墨墨抚摸着通体透白的琴(身shēn),忍不住去轻触那几根琴弦,顿时‘叮咚’作响。墨墨吓得忙收住手指,专心抱着天魔琴出来。看见已经进入洞口的三人,脸色苍白,额头汗滴如雨。

    墨墨忙跑出来,让他们看见。

    四个人一起退出寒冰洞,陈誉连忙上前看墨墨,发现她的手掌血染一片,忙掏出他随(身shēn)携带的小包中的药品,给墨墨包扎起来。

    墨墨看他们的状况也不好,转头看向盘坐疗伤的李思行,“你们怎么会这样,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

    韩林抬起苍白无光的脸解释道:“寒冰洞是你前世用来练功的地方,所设下的结界世上无任何人能够破除,能够进入洞口已经算是我们的极限了。”墨墨点头,跟陈誉说:“你也去休息吧,(身shēn)体不是才刚好?”陈誉包扎完,就听话的坐到李思行的(身shēn)边,运气疗伤。

    墨墨依旧抱着天魔琴,茫然不知所措。蹲下(身shēn)子去看昏迷的萧然,不知道怎么救他。韩林抬头看了看墨墨,接着开口道:“要救他很简单的,只要把取一根琴丝,放到他额头中间就可以了。

    “这么简单?”墨墨不(禁jìn)怀这救人的方法,见韩林点头,小心翼翼的从怀中的古琴边缘,扯下一根琴丝。顿时,离开琴(身shēn)的琴丝发出蓝紫色幽光,当墨墨把它放在萧然额头上时,只见那琴丝似水一般的融入到萧然的(身shēn)体里。

    渐渐的萧然的脸色不再像刚才般的苍白,恢复了光泽。睫毛轻颤,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刚刚以为自己会死去地萧然,睁开眼睛就看见墨墨焦急的眼神,还有近在(身shēn)边的脸,想也没想,猛的起(身shēn)抱住墨墨。唯恐这一切都是自己临死前的幻觉,萧然更加的拥紧怀中的人。

    墨墨也被萧然突如其来地动作吓到了。一时间忘记了反映。一旁地李思行却不愿意了。沉声说道:“墨墨刚从寒冰洞中出来。又用琴弦救了你。不该用窒息法让她再如轮回吧?况且你我都没有千年地道行了。--凤-舞-文-学-网--”

    萧然一僵。不舍地慢慢松开墨墨。说道:“谢谢。”想要支撑起自己地(身shēn)体站起。可却怎么也没有刚刚地那个力气了。墨墨一手抱琴。一手去搀扶萧然。问道:“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么?”

    萧然没有回答。韩林却接过话说道:“当然不舒服了。他可是还没抱够呢。哼。”萧然隐忍不住。回嘴道:“你跟我都没有资格说话。哼。不要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妄想……”

    “够了!”墨墨实在听不下去他们像小媳妇一样拌嘴。其实墨墨是不知道。如果不是体力上不(允yǔn)许。他们才不会浪费口舌!萧然和韩林都看了对方一眼之后。不屑似得运气疗伤。

    陈誉最先恢复。从小包里掏出一颗药丸。伸手递到李思行地面前。李思行略微睁开眼睛。看着那枚药。耳边是陈誉地解释:“不会害你地。这药我只给主人地。”

    “那为什么给我?”李思行依旧看着那枚药。因为他知道。陈誉手中地绝对是辅助疗伤地圣品。只是他想知道少言寡语地陈誉有什么目地。

    陈誉闷闷的解释道:“你是主人的人。”墨墨顿时脸上挂不住了,轻声咳。李思行缓和下来声音,又说:“你怎么不吃?”陈誉低下头,说:“主人没有(允yǔn)许。”

    墨墨连忙出声,“你也可以地,以后你小包里的东西随便你用,知道么,特别是你受伤的时候。”陈誉猛的抬头,托着药丸的手都有些颤抖,“主人真地认我了?”

    墨墨不(禁jìn)有些纳闷,这陈誉一直都是他的仆人,怎么会不承认?再说,如果自己说‘不’的话,陈誉又会伤心绝望了,还是不说话地好,就点了下头。

    陈誉抖着手,让李思行服下药,自己也喜滋滋的掏出小包来,拿了一颗吞了下去,然后又找出一颗给萧然喂下,最后看了一眼韩林,没动。墨墨很是生气,差最后一个人么?于是开口道:“也给韩林一颗吧。”

    陈誉捂着小包问道:“主人也要给他么?”陈誉好像不甘愿似得,反倒是韩林顿时喜上眉梢,也把手伸到陈誉面前,晃了两下。陈誉看墨墨点头,不(情qíng)愿地掏出那颗药丸,使劲塞到韩林的手中还哼了他一声。

    韩林

    ((舔tiǎn)tiǎn)着那颗药丸,在墨墨一阵恶心下吃了。然后运气疗伤的好药,四个人都已经没有大碍了。墨墨抱着天魔琴走在他们四个人中间。

    回绣屋的路上,墨墨问道:“这个琴,用不用放回去?”韩林拨开旁边伸出来的树枝,回头嫣然笑道:“天魔琴本就是你的,不用放回寒冰洞了,而且……”韩林的话好似没有说完般,看了看低头走在后面的萧然,接着说道:“某人现在离开它就会消失的哦。”

    墨墨也不由自主的回头顺着韩林的视线回头,看到萧然不自在的把脸转过去,知道这个天魔琴跟萧然是有关系的,可是什么关系,墨墨并不知道,看萧然的表(情qíng),他是不愿意被墨墨知道的。所以,墨墨什么也没有问,只是默默的听韩林说着。

    韩林见墨墨不语,萧然不回嘴,也就无趣的专心前行了。墨墨心里装着事儿也没有话,倒是李思行开口,“墨墨,回了竹屋,跟落叶好好谈谈。”

    墨墨一听头皮都发麻,不(禁jìn)摇摇头。李思行慢慢的牵过墨墨的手,说道:“不要担心,有我在。”墨墨感动的点头,可是一旁的韩林却开了腔:“三儿,现在是我们了。”

    李思行顿时就黑了脸,陈誉怕墨墨面子上挂不住,忙开口:“韩林,不要太放肆了,主人刚收了你就如此,以后还能管得了么?!”韩林马上就回嘴道:“誉儿,我这可是在为我们争取呢,你捣什么乱?如果三儿把住墨墨不让她去你哪儿,看你怎么办?!”

    陈誉没有料到韩林会这么说,仔细想一想韩林说的也是对的。李思行却不敢芶同,说道:“你确定墨墨是要你们的?”

    韩林一僵,顿时停住脚步看墨墨,陈誉也知道墨墨不是真心要他,只不过自己当时在病中,不得已罢了,他也很害怕。于是也看着墨墨。萧然本就没有希望,但如果墨墨能够要了他们,那么自己也是有希望的。萧然也停下来看着墨墨。

    墨墨脸‘嗵’的红了,周围四个男人都在看着她,都在等着她的答复。墨墨一时间也想不出来要说什么。也就埋头闯过挡在前面的陈誉,走出了四个男人的‘包围圈’,(身shēn)后顿时想起四个声音——

    “墨……”

    “主人……”

    “我的墨”

    “墨墨”

    墨墨听得这个别扭,心想:“我该怎么办?!”无奈的摇头,向前走。李思行快一步来到墨墨(身shēn)边说道:“墨,我给你时间来理清你跟他们的关系,没关系,我等!”

    韩林在后面说道:“三儿,什么叫理清?墨墨刚刚可是亲口答应我们的,怎么能够反悔呢?”韩林的声音里充满的了委屈,况且他的话里饱含了另外两个人的命运。

    陈誉马上用官倌的表(情qíng)看着墨墨,萧然也期盼万分的等待着墨墨的答案。

    墨墨又重新回到四个男人的包围之中,无语的盯着地面,她知道这个问题迟早会摆在面前,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我……”墨墨没有想好要怎么开口,只是觉得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好。她是(爱ài)着李思行的,可她跟陈誉已经在一起了,要怎么跟李思行商量?况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陈誉的去向问题也不合适的。那么就先把韩林跟萧然解决吧。

    李思行早就知道墨墨不会抛弃自己,剩下的三个男人都紧张的盯着墨墨瞧。墨墨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抬头看他们说道:“韩林,我不能……”

    韩林没等墨墨说完就知道她要说什么,顿时眼泪落下,漂亮的狐狸眼中满是水雾,“墨墨,你不能这么对我!要知道我可是为了你连(性xìng)命都不要了,记得在天涯水边那次么?我跪在岸边等了你一天一夜,那时如果你真的不能上来,我就追随你而去了。还有,知道我为了找落叶废了多大劲儿么?那个落家人,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不放我在眼里了,变着法儿的折磨人,我差点小命就没了!你知道么……三儿,你倒是说句话啊,我说的可有半分虚假?”

    “呃……”李思行从小就对韩林的眼泪没有办法,现在依然如此,所以他说了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话:“韩林说的没有半分虚假,墨……你可以”李思行好似气短一般的轻喘几次,接着说道:“你可以留下韩林!”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毒涩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