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星家翌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菲思特 书名:毒涩夫
    <---凤舞文学网--->

    感谢亲们的投票哦~~吧唧个!小墨墨第十二呢!撒花庆祝下,新人爬到这个位置很不容易了!太耐乃们了~~~挨个亲中~~~~嘿嘿

    墨墨摇头,星如雨也就不问。--凤舞文学网--二人来到墨墨的寝宫,推开门。墨墨就看到一个有些消瘦但却无比(挺tǐng)拔的星翌辰,在看自己挂在墙上那张临摹神(殿diàn)画像,眼神有些迷惑。

    星翌辰听到门响,回头看一(身shēn)黄袍的墨墨,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墨儿,这(身shēn)蟒袍玉带真是合(身shēn)啊。”

    在星翌辰后面的斯维特兰娜给墨墨行礼,“王妃”墨墨赶紧上前扶起她,然后对着后面跟来的玉寒珏说“带兰妃下去休息,让映医师过来给兰妃看看。”斯维特兰娜在听到“映”字时,握着墨墨的手猛地收紧,眼睛里瞬间蓄满了泪水,嘴唇也有些颤抖,“谢…谢王妃!”

    “兰妃这边请,”玉寒珏领着斯维特兰娜去见映无邪了,(身shēn)后的星如雨也在星翌辰的眼神示意下退了出去。房间里就只剩下墨墨和星翌辰。

    星翌辰从从容容的坐下,“说吧。”星翌辰的话让墨墨一愣,自己有什么要跟他说的?除了要拿下、囚(禁jìn)他之外跟他没有什么好说的?可表面上墨墨并没有太大的波澜,在星翌辰面前也学着他的样子,坐的很霸气!

    墨墨在心里搜索着哪些可能,还有怎么回答星翌辰的问话,最后得出结论:星翌辰在诈自己,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相信斯维特兰娜也不会说,如果说了,他也不会来!打定主意,墨墨开始跟他周旋。

    “父皇不是一直想要这楼兰?”踢个球给星翌辰,墨墨也在静观其变。星翌辰听完这话嘴角的弧度更加的大了。

    “墨儿,这段时间的进步不小啊。--凤-舞-文-学-网--”星翌辰没有回答墨墨的话,而是打起太极,两个人都各说各的,也是说些没用的。

    “父皇能否给墨儿解惑?”星翌辰一点头,墨墨接着说“父皇,你还(爱ài)我娘么?天下跟娘比,只能要一样,您会选那个?”墨墨紧紧的盯着星翌辰脸瞧,不放过他脸上的每一丝微妙的变化。

    星翌辰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个在自己眼睛里还是无主见地孩子。虽然她蟒袍加(身shēn)。可也掩饰不住眼睛里地纯净。跟墨墨一起不用那么多地心思。

    星翌辰想不到墨墨会问出这个问题。想也不想地说出“谁让你这么问地?”

    墨墨冷笑一声。“我最在乎地就是娘地幸福。可她现在不幸福了。所以我要夺下楼兰地宝座。(诱yòu)你来。”墨墨地眼睛微眯。端起茶碗。押了一口。

    “就凭你?”星翌辰自知武功不弱。也就没怕墨墨会耍什么花样。

    墨墨看星翌辰地反映。就知道他小瞧自己了。心里暗暗得意。“既然我把话说开了。就再告诉你。今天就是王朝皇帝下诏退位地(日rì)子!”

    墨墨扔出地炸弹。确实让星翌辰脸部肌(肉ròu)抽搐下。“哼。怎么想要软(禁jìn)我么?”星翌辰暗暗地运气。他知道墨墨会功夫。但是他也知道。墨墨不能跟他在寝宫里大开杀戒。一为苏曼然。一为不能让楼兰地人知道自己在墨墨地寝宫之中。所以星翌辰只运了五分力气。

    星翌辰没有见过斩(情qíng)决的威力,也当江湖上的传言有些许夸大,不想墨墨先发制人,甩手掷出茶杯盖,星翌辰闪躲慢了些,就被打到膝盖,顿时单膝跪在地上。突然星翌辰(身shēn)后闪出一人,用手刀快速的劈向星翌辰的后脖颈,星翌辰还没等看清什么人,就歪在一旁,不省人事了。

    “玉儿?”你怎么来了,墨墨以为玉寒珏是来帮自己的,也就收了力气,可却看到她抽出围在腰间的皮鞭,甩向星翌辰的脖子,怔愣间,墨墨想要救下星翌辰都不可能了。就在墨墨闭上眼睛不看星翌辰的惨状时,听到“叮”的一声,睁开眼睛看到陈誉用弯刀斩断玉寒珏金丝缠绕的皮鞭,救下星翌辰。墨墨松了一口气。

    可玉寒珏不依了,握住鞭梢,用鞭子柄与陈誉战在一处,墨墨怕惊动皇宫中的其他人,于是运气全(身shēn)的内力,瞬间冲到他们俩的中间,一人一指的点住大。

    “你这是干什么?我们还不能杀他!”墨墨低声对玉寒珏吼道。玉寒珏恨恨的瞪着歪倒在地的星翌辰,眼中含泪。

    “他…夺走了我最(爱ài)的人!”然后回头眼神怨毒的盯着墨墨,“你应该理解我的心(情qíng)!李思行的事说不定也是他搞的鬼!”玉寒珏声嘶力竭的喊着。让墨墨不得回头看向那个倒在一边的人。真的是他么?今天晚上要好好问问李思行。

    墨墨解开陈誉的道,让他把星翌辰带走保护好直到她要开战为止。陈誉点头,给星翌辰披上件女官的衣服,抱起瘦削的他,出了寝宫,向偏(殿diàn)走去。

    墨墨抬手擦掉玉寒珏脸上的泪水,缓缓的说“你(爱ài)的人已经不能复生,这个人我们还有用处,现在不能动……还有,”墨墨低头不去看哀伤心死的玉寒珏,接着说道“我娘还是(爱ài)着他的,我不忍让娘伤心。”

    “那你就让我伤心难过?”玉寒珏疯了样的吼道。一时室内无声,这几个月来,玉寒珏跟墨墨相处的不错,虽然没公开是姐妹,但是墨墨对玉寒珏确是如自己亲姐姐般对待的。她也不忍心让玉寒珏哀痛心死,也不想让母亲伤心难过,正在两难之际。

    门外响起温润的嗓音“玉儿。”墨墨疑惑的抬头,正巧玉寒珏狂喜的眼神撞进了她的视线。(身shēn)后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墨墨回头,只见一个面如冠玉的男子举步迈了进来,定定的看着那人看着玉寒珏笑着,眼睛里满是浓浓的(爱ài)意,让旁人看了都觉得暖。

    “翌轩”饱含(情qíng)谊的一声呼唤,惹得玉寒珏和那温柔如水的男人眼眶都湿润了,星如雨从那男子(身shēn)后闪出来,对着那人说道“大哥,你跟玉儿好长时间没见了,一定重要的话的要谈,我们就先出去了。然后拉着愣愣的墨墨,出了门,替他们关好。就倚着门外的廊柱,看着大漠很少能看到的蓝色天空。

    “他就是你说的神秘人?”墨墨忍不住好奇,用手在星如雨脸前晃了晃,成功的拉回他的视线,集中在自己的(身shēn)上。

    看见星如雨含笑的点头,打开他的玉扇,慢慢的摇着。墨墨又问“他就是太子星翌轩?不是死了么?”

    “大哥并没有死,当年玉儿女扮男装进了太子府做了伴读,大哥很宠那个瘦弱的少年,玉儿是名副其实的伴读,别的书童,要替主子挨板子,背书,可是大哥什么也不让她做,只是陪着。我想,那个时候大哥就知道玉儿是女儿(身shēn)了吧,渐渐的玉儿出落的花容月貌,大哥看出纸包不住火,替玉氏一族申了怨。可谁也没有想到玉儿会诈死逃离皇宫。本来大哥都要公布天下玉儿的(身shēn)份,想要娶她做太子妃的。唉……玉儿走后,大哥一病不起,二哥回来后,紧锣密鼓的收拢人心,篡权夺位,大哥不得不诈死离开皇宫,寻找玉儿。”星如雨慢慢的说完,墨墨眼眶也红了,原来玉寒珏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儿。

    墨墨叹一口气,跟星如雨说“我回去看那对儿了。”抬步走向斯维特兰娜的偏(殿diàn)。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毒涩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