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朝臣两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菲思特 书名:毒涩夫
    <---凤舞文学网--->

    就这么睡了一夜,睁开眼经就看见陈誉光着(身shēn)子蜷缩在自己的怀里,嘴角微微翘起,可是脸上的青色,提醒着墨墨,陈誉正在病中。--凤舞文学网--墨墨刚想起(身shēn)却被绊倒,眼看着就要扑上陈誉光滑的(胸xiōng)膛,忙用手撑在他的两边,可是还是弄醒了怀里的人儿。

    陈誉睁开天真的大眼睛看着墨墨,眼神有一瞬间迷茫,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他(身shēn)上的主人。然后眉开眼笑,伸出双手抱住墨墨的脖子,就往自己的(胸xiōng)前带。嘴里说“主人早,好高兴主人这样看我。”在墨墨头顶上蹭啊蹭的,弄得墨墨很是郁闷。

    “可是,主人,天还没亮呢,怎么就起来了?”陈誉瞄了一眼外面依旧漆黑的天,回头看着墨墨红红的唇,忍不住伸出小舌头添了一下。

    墨墨,呆了。

    而陈誉((舔tiǎn)tiǎn)((舔tiǎn)tiǎn)自己的嘴唇,嘴角弯弯,眼角弯弯。墨墨见到这样的陈誉,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快点治好他!

    墨墨想要起来,可是陈誉抓住墨墨的衣服就是不放。无奈的瞪着他,却换来陈誉眼里的雾气,嘴角向下拉。墨墨无语,重新躺下哄他睡觉,对外面等着墨墨上朝的女官说“跟二王子说,陈誉病了,我要等一会去。”

    外面回答“是”后,墨墨开始轻轻拍着怀里人的后背。陈誉散尽雾气,弯起嘴角,满足的窝进墨墨的怀里,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

    墨墨一点点的冲陈誉紧攥着的手里夺回自己已经满是褶子的衣襟,蹑手蹑脚的下了(床chuáng),想走到外间再洗漱。可是当她悄悄的飘到门口的时候,传来两个女官的声音,女官甲说“王朝的军队压过来了,现在的王宫不保啊。--凤-舞-文-学-网--”

    女官乙说“你怎么知道?再说这可是说不得的啊。”

    女官甲“我哥哥在军队呢,黄将军已经派兵对峙上了。”

    女官乙“王妃肯定还不知道吧,我们还是别说了,小心脑袋啊。”

    墨墨心想。这星如雨地速度还真是快啊。匆匆唤来哪两个女官给自己洗漱。墨墨想问问对峙地事儿。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不想给这两个看着貌美地女官惹来麻烦。

    月白地天空上。一弯残月挂在当空。墨墨出门紧了紧自己地披风。低头上了御撵。让李思行跟着。陪她上大(殿diàn)。看到这么齐全地楼兰人马。墨墨地手心里全是汗。抬头看到王座上空空如也。墨墨不(禁jìn)想到自己临走前还在王座上谈笑风生地两个人。现在已经人去座空了。看着王座下坐着地玄诺。不(禁jìn)有些紧张。一旁地李思行在墨墨悄悄瞄自己地时候给了她一个安心地安慰眼神。

    玄诺站起(身shēn)对墨墨行了一个宫廷礼。“皇嫂。”

    墨墨也还了一个礼给玄诺就坐在他地旁边。(殿diàn)上马上就有人不耐烦跳出来对墨墨和玄诺行了一个还算标准地宫廷礼。“王妃。二王子。臣斗胆请二位定夺。楼兰不可一(日rì)无主。一直虎视眈眈地王朝已经屯兵百万在边境。想要趁机夺取楼兰。”主管军队地黄将军偷瞄着着玄诺地脸色说话。这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楼兰地军队是站在玄诺一边地。

    墨墨冷着脸扫了(殿diàn)下地诸位大臣。开口“想要王朝退兵也很容易。本宫代表楼兰修书一封。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墨墨刚说完。底下就有人站了出来。“王妃。代表楼兰地只能是楼兰地国主。先皇逝去。新国主理应由二王子玄诺继承。”墨墨懂得他言外之意就是。你不要想楼兰地皇位了。

    本来一旁静坐的星如雨见没有人说话,于是清了清嗓子“楼兰的国主应该是大王子玄煜吧。我相信二王子不会想要篡位的。再说,王朝出兵压边境,只是为了防止楼兰的那些有叛逆心之人,想要趁着楼兰更换国主之际,做些手脚是不可能的。”星如雨(挺tǐng)(胸xiōng),脸色淡淡的滑过(殿diàn)上的那般朝臣。

    一时间竟然没有说话,就在墨墨想要拿出玄煜的监国印章,宣布她代表即将登位的玄煜监国的时候,玄诺说话了。

    “皇嫂,皇兄不会回来楼兰,这是我们都知道的。皇兄(爱ài)的人是谁,我想您比我们谁都清楚。王妃之名已经名存实亡。代表皇兄监国,我不反对,可是……”玄诺的话让墨墨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正是自己的弱点,等待着他的下文。

    “可是,您要以楼兰国主的名义去跟王朝和解,我是绝对不会赞同的。”掷地有声的话,敲碎了墨墨想要登位的梦想。

    “呵呵,不论何时,我都是楼兰的王妃,而且,你的皇兄,楼兰未来的皇帝并没有要休了我之意,至于我们之间的感(情qíng),我想那是我们私人之事,不劳您费心!”

    墨墨彻底同玄诺撕破了脸皮。一场争论没有结果,楼兰的主人到底是谁,还要再接着讨论。目前王朝还没有攻击之意,而且星如雨也在一旁暗示墨墨稍安勿躁。

    于是,退朝,回宫。

    看到陈誉在自己的寝宫(床chuáng)上,睡的正香,墨墨一愣,他不是在自己的卧房睡?怎么跑这里来的?

    “呃…墨墨。”曦珞的声音从她(身shēn)后传来,墨墨一回头,就看到曦珞通红的脸,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儿。往后退了一步,曦珞就前进一步,也不说话。直到把墨墨((逼bī)bī)到(床chuáng)边为止。

    墨墨急了,抓住曦珞的领子就问“干什么?有事儿就说!”

    曦珞不好意思的顺了顺肩膀上的头发说“那个…我…好像给陈誉吃多了药。”

    “什么药?”墨墨松开她的衣领,抚平。

    “……(春chūn)……(春chūn)药”说完就想往后退,可是墨墨眼疾手快的再次抓住她的衣领,一脸惊讶“你真的给他吃了(春chūn)药?”

    看到曦珞满脸通红的点头,墨墨心里哀叹一声,然后接着说“那要怎么解开?”

    “解开?这就是解药啊,呃他中了断(情qíng)撒,我就试着用(春chūn)药解,也不知道可不可以。”怯怯的不去看墨墨想要吃人的眼神,拼命的想要往后退,可却没能如愿。

    “你再给他解开!”墨墨真的急了,想到那个孩子般无辜的眼神,不忍心看着陈誉就这样不清不楚的给了。

    “解不开啊?”曦珞看到柳眉倒竖的墨墨,心里一凉,直后悔,真笨,原本想要带陈誉去炼丹房的,怎么就到了王妃的寝宫?!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毒涩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