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韩林往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菲思特 书名:毒涩夫
    <---凤舞文学网--->

    “你要干什么?”墨墨虽然(身shēn)体不能动,但是话确是可以说的。--凤-舞-文-学-网--

    “既然他能得到你,我为什么不能?!”韩林脸上的戏谑让墨墨惊吓到了,刚想叫外面的陈誉,就被韩林点住哑。

    把她放到(床chuáng)上,韩林就开始解开墨墨的衣衫。伸手向她(胸xiōng)前的盘扣解去,一颗,二颗,三颗…外衣上的盘扣已被解去大半,可是,他的手却在抖,看着墨墨已惨白的小脸,他的手抖的更厉害了,最后一颗盘扣在他的手中解开了,露出里面白色的内单,墨墨因突如其来的冷空气而全(身shēn)一颤,(胸xiōng)口跟着起伏起来,韩林放开墨墨,直起(身shēn),伸手解开了自己的外衣,顺着他的动作,衣服一件件的滑落下来,直致最后一件。细密的汗水浮上了韩林的背后和(胸xiōng)前,紧张的他怕墨墨会恨他,可又想起千绝狐手中攥着爹临死前交给自己的玉簪,咬咬牙,脱去最后的一件内单,白嫩的肌肤暴露在了月光下,墨墨本想闭上眼睛不去看,可却又忍不住偷偷的瞄了瞄:好(身shēn)材啊!平时看他瘦瘦的,想不到这么有内容……

    韩林俯下(身shēn)子压在墨墨(身shēn)上,本想去亲墨墨红润的唇,看到墨墨因自己动作而紧闭的双眼,终究不忍心,紧紧握着的拳头砸在了墨墨的头边,然后翻(身shēn)躺倒在墨墨的(身shēn)侧。好半天,在墨墨以为这一夜就这样过去的时候,韩林的声音幽幽传来“墨墨,还记得我和李无叶比武的那天早上么?”想起墨墨不能开口,又接着说“他问我接近你的原因”顿一下,转头看看还在闭着眼睛的她,“韩家在百年之前也是名门望族,直到二十年前,不知为何被人灭门,那时候的我还小,爹爹临死前交给我一根玉簪,说要视它如命,如果有人拿着一根一模一样的玉簪来找,一定要按着他的话做,完成韩家千年来的守护使命。于是,我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它,保护着爹爹留给我的唯一,可是有人在我儿时偷了它。--凤-舞-文-学-网--我遍寻不着,直到我后来我功夫学成,千绝狐找到我,她的手里就是那根簪子!他要我盗取无名的玄墨迷石,才能换回簪子,呵,没等我得手,墨天却早先一步拿到。他死后,石头就应该在你那里了吧?”

    不用韩林说完,墨墨已经知道他接近自己的原因。口不能言,墨墨只有流泪:果然,接近我的人都不是为了(爱ài)我,呵,我真是失败啊。也好,自己并不(爱ài)他,这样了断未尝不是件好事。更何况自己已非完璧之(身shēn)……

    韩林伸手擦去墨墨眼角的泪水,挥手解开了她的道。然后转(身shēn)披着内单,抱起衣服走了出去。墨墨也穿好衣服,打开门看到韩林坐在李思行的(床chuáng)边,衣衫完整。

    把早就攥在手心里的假玄墨迷石递给呆呆的韩林面前,原本哀愁的他看到墨墨手心里静静的躺着自己千方百计想弄到手的黑色石头,抬眼看她。“不怕我说的是谎言?”

    “怕就不给了,拿着。”拽过韩林的手就塞了进去。转(身shēn)走出宫门,看见陈誉靠在门柱上,闭目养神。轻轻的想要从他(身shēn)边过,陈誉却开口“主人”

    “不要跟来,我不会遇到危险,只是想一个人静静。”说完,朝着后山走去。还记得上回爬这山还有融融陪着,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大漠一战怕也是凶多吉少……

    摇头叹息,挑了个干净平整的石头坐下,看看天上,夜黑如墨,吞噬掉繁星闪烁的光芒,依稀可见一两个星光亮起。

    黑夜的一声叹息,墨墨想起自从拥有玄墨迷石之后遇到的事。遇到的人,孤寂感油然而生。有谁又是为了她这个人而来的?

    “大概都是长生吧?”墨墨看着远处地皇后寝宫。“娘也会抛下我地吧。如果不是我。她早就得到幸福了。”

    心里好酸。眼泪突然抑制不住地淌下。放空心。闭起眼睛感受着夜风地凉。

    远处天边泛出一丝鱼肚白。宫里地人已经开始扫洒。重新睁开眼睛地墨墨。下了山。走近自己地寝宫。看到李思行已经坐了起来。韩林不在(身shēn)边。陈誉正端着一个餐盘进来。

    “主人。洗脸水已经放好了。洗过就吃饭吧。”放在桌子上地食物。逗引着墨墨胃里地馋虫。甩甩头。深吸一口气“明(日rì)愁来明(日rì)愁吧”奔向饭桌。

    吃过饭。还没等到墨墨收拾妥当。周公公就来宣旨。让墨墨去大(殿diàn)。匆匆穿好正装。墨墨跟着来到那决定天下命运地朝堂。看见苏曼然在王座上微微向自己倾(身shēn)。眼中含泪。墨墨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那星翌辰又出什么花样了吧。

    “墨然叩见父皇、母后。”墨墨双膝还没等着地。就听到苏曼然略带浓重鼻音地声音“快起来。赐坐。”

    “谢恩典。”墨墨低着头走向旁边的座椅,却不想那里已经有一个人在了,顺着白色毛皮软甲向上看,一张阳光的脸跳进自己的视线——玄诺!

    “见过皇嫂,”玄诺说着就要拜,让墨墨伸手挡了下来,“不必多礼。”然后走到他的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听见玄诺问星翌辰他皇兄的下落。

    “墨儿,玄煜你怎么没有带回来?”威严的声音从王座上传来,墨墨稍欠了下(身shēn)子,说“大王子让墨儿给玄诺带了封信,他并没有下山,千绝色虽然已经好转,但是(情qíng)况并不乐观。”墨墨把信掏出,交给玄诺。

    玄诺清澈的大眼睛,好像永远那么的纯真,不过此时却带有一丝急色“皇兄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么?”

    “他要等千元帅好起来,跟他一起下山。”墨墨看着急急打开信的玄诺,心里想着:皇家也有真正的亲(情qíng)在啊。

    浏览完,玄诺就跪在地上,说“陛下,父王病危,我出来的时(日rì)也长了,想尽快启程回楼兰。”抬头又说“诺儿临走时,父王交代,一定要把皇兄带回。刚看了皇兄的信,我怕是没有办法向父王交代,恳请王朝准许诺儿和皇嫂回楼兰,还请一位王朝的王子向父王讲明,诺儿实在是怕……怕父王怪罪!”

    墨墨听到这里,重新打量了一边玄诺:这个人,不简单!竟然想要王朝的王子去楼兰做质人!

    没想到,星翌辰很快就答应了,“好,朕不会让你为难。”微一转头,对躬(身shēn)候旨的周公公说“去请雨王爷。”然后对着玄诺说“我朝的雨落王爷,是朕的胞弟,他去解释,相信九天肯定会信的。墨儿是楼兰的王妃,自然要跟随。”

    目光转向墨墨“墨儿,朕跟皇后都舍不得你,可是既然嫁了楼兰,就是楼兰的人,要为楼兰着想。”

    场面上的话墨墨这些(日rì)子也听了不少,自然也会“墨儿谨记父皇教诲。”

    星翌辰轻动手指,“散了吧”。拉着苏曼然下了朝堂,回头又对墨墨说“墨儿跟我来。”

    随着星翌辰走近书房,苏曼然的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墨儿,早知道就不要你去救元帅了,我们母女没见多长时间,又要分开……”不顾星翌辰的劝说,苏曼然的泪就是不停的流下。

    “娘,女儿既然嫁了,本就要在夫家生活的,这次回来也是父皇念在娘的思念上,您就不要哭了啊,有空墨儿还会抽空回来看您和父皇的。”墨墨伸手抹着苏曼然的眼泪。

    “还是墨儿识大体。”顿了一下,星翌辰又说“墨儿,此去楼兰必定会有一番作为,你要自己看好时机……”撩起眼皮,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墨墨。

    墨墨一愣:什么意思?要我把我好时机?什么时机?!

    看这里

    《双颜》摩卡小麦

    百万遗产引来帅哥一只!虽然偶暗恋你,可以不能想要就要!想要强上也就罢了,可为什么还要找理由!?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毒涩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