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灵悠灵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菲思特 书名:毒涩夫
    <---凤舞文学网--->

    “主人还等什么?”看着陈誉澄明的眼睛,实在想不出自己以前怎么能对这样的人下手。--凤舞文学网--墨墨把手里的锁链放到(床chuáng)底下,回头就看见陈誉撇嘴,赶紧说“誉儿,我们今天不……做。”最后那个‘做’字墨墨说的很轻,脸也很红。

    可这样的墨墨在陈誉看来,就是要抛弃他的征兆。一个高蹦起跳下(床chuáng),把锁链拿回来,就要自己把脚绑到(床chuáng)柱子上。

    墨墨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想做什么了。扑上去抢过锁链,扔到(床chuáng)下,回来就摁住想要拿锁链的陈誉,吼道“誉儿!”

    陈誉扑倒墨墨怀里哭着,“主人,誉儿会听话的,会听主人的。”墨墨拍拍他的后背,说“你知道我已经忘记过去了,根本就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誉儿这么听话,不会不要你的,所以,快点好起来!”墨墨尽量学着萧然的声音跟他说话,渐渐安抚好了陈誉。

    “誉儿,以后我不许你这样做的,明白么?不是代表不要你知道么?以后也不准想着‘我不要你’之类的话,听到没有?”从自己的怀里抓出陈誉,抬起他泪痕模糊的脸。

    “是,主人。”陈誉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墨墨扶着他躺下。盖好被子,也睡在他的(身shēn)边。

    就在墨墨刚要睡着的时候,陈誉翻(身shēn)侧躺在墨墨的(身shēn)边,伸手就要解开墨墨的内单绳结。墨墨被他这个动作驱散了睡意,睁开眼就看到陈誉放大的脸。

    “誉儿,你还要干什么?”伸手想要推开他,却摸到陈誉(身shēn)上异常的(热rè)。抬头借着烛光看到他脸上的潮红,眼里的迷离取代了澄明。

    “誉儿,吃了…每次…都…吃的药,主人,誉儿(热rè)!”说着还要往墨墨(身shēn)上靠。墨墨一惊,跳离(床chuáng)铺,奔门而去,临走时对(床chuáng)上扭动的陈誉说“我去叫萧然。”

    猛的踹开萧然卧房的门,奔到他的(床chuáng)前,掀开(床chuáng)幔,“然!誉儿他…”却不想看到(床chuáng)上萧然横陈玉体,薄被搭在隐秘的位置上。墨墨攥着(床chuáng)幔的手一紧、一松。然后就快速转(身shēn),脑海里还清晰的留有那蜜色的肌肤,线条优美的肩,修长的腿。

    “誉儿怎么了?”萧然就断定墨墨还会找他,故意什么都不穿的躺着。--凤-舞-文-学-网--起(身shēn)拽了一件薄纱的内单,系好来到她的(身shēn)后。墨墨转过(身shēn),正好对上萧然的(胸xiōng),薄纱下的两点很是明显。

    萧然嘴角轻勾。“我地墨。我地(身shēn)体又不是没见过。总脸红对(身shēn)体也不好哦”看到墨墨去衣架上拽了件外衫给自己披上。萧然嘴角弯地更大了。

    “你快去看看誉儿吧。”墨墨脸红地别向一边。

    “好。你先睡吧。我去去就来。”墨墨目送萧然出门。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也经过狂奔、紧张后松弛。走到萧然地(床chuáng)上。墨墨不(禁jìn)想到刚刚还在这里地人。脸又红了。

    在心里唾弃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然后拍拍脸。把自己仍在(床chuáng)上。睡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地墨墨想睡觉是那么地困难。

    也是在快睡着地时候。也是有人贴了上来。墨墨在心里哀叹:今天第三次了!!!

    不耐的睁开眼睛,看到萧然笑眯眯的脸。墨墨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的问“怎么这么快?”

    “想知道我是怎么做,才会这么快么?”萧然半眯着眼睛,看着明显因为睡眠不足的墨墨,杏眼半睁,还不断眨着眼睛,想保持清醒。

    没有得到墨墨回应的萧然,叹了口气,“那药只要遇水便解了。”在墨墨(身shēn)边躺下,把已经闭上眼睛的她搂到自己的怀里,嗅着她发上淡淡的悠泉水香,眼中带痛。

    “我的墨,要怎么做才能救你,不受那切肤之痛……”萧然用自己也听不到的声音哀哀的叹息。

    早上醒来,就看到萧然和煦的笑,“早”墨墨也忍不住跟着他笑了起来。

    “嗯,早。墨,我问你,是不是动用镜花水月了?”萧然嘴角还是微笑,可眼睛里已经有了认真,看到墨墨怯怯的点头。萧然嘴角的弧度加大了。

    “我就知道,你抽走了千绝色的怒丝。”萧然拍拍墨墨的头,然后把手臂从她的脖子下抽出来。墨墨这才看到自己就在他的怀里。

    奇怪的是这次竟然没有脸红!

    “我难道已经习惯了?以后怎么对得起韩林。”心里默默的想着,其实,她想起的人不止韩林,还有李思行和无叶。“果然,我变坏了!”抓着自己的头发,拯救接于自己的忠贞问题的墨墨,没有看到萧然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意。

    出得门,看见陈誉正奔着他们走来。“主人,饭已经做好了。”然后就转(身shēn)离开前往饭厅。墨墨总觉得那里不对,歪着头想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

    陈誉竟然没有粘上来!

    墨墨木木的转头看萧然,“誉儿怎么了?”

    “誉儿好了啊。”眼睛看着拐角消失的陈誉,萧然回头看墨墨“怎么?不习惯?如果你对他说‘还是誉儿小时候好’,他就会变成你昨天看到的那中状态。”萧然说的话,让墨墨感觉陈誉不是人,是妖怪。虽然他是妖怪,还是千年的……

    在饭桌前坐下,萧然依旧问陈誉给玄煜送的食物吃了没有,陈誉回答说是。盛好饭放在墨墨的面前,也在不远处坐下,拿起另一双筷子,给墨墨布菜。这个过程中,没有看墨墨一眼,也没有说一句话。

    墨墨愣愣的吃着,感觉心里怪怪的:这人,变得也太快了吧!

    陈誉吃完,就看着墨墨说“主人,王朝来信了”然后就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竹筒,递给她。

    墨墨打开,就见一行字:楼兰要人,玄煜速归。

    看完就递给萧然,萧然浏览一遍说“玄煜不可能走的,千绝色目前还在冰封期,如果贸然移动,他就会像冰一样碎成千万片。”墨墨也在担心这个,所以在烦恼这件事怎么办。

    “不然,就让玄煜修书一封,让陈誉交给王朝。”萧然端起茶碗这要喝,就听到陈誉说“韩林也来信了。”从包里又拿出一个小竹桶。交给墨墨。

    打开,上面写着:玄九天大病,要玄煜接位,星翌辰趁机要灭楼兰。

    递给萧然,说“劝玄煜回去吧。”

    “那就试试看。”萧然的笑,有点凄凉。看得墨墨心里有些不舒服。

    “你…没事儿吧?”墨墨收了字条。

    “没事儿,去看千绝色吧。”萧然起(身shēn)走向门口,墨墨也随之跟上。

    一路上萧然虽然笑着,可墨墨还能感觉到他的不快乐。想要试着问他,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进了千绝色的卧房,看到餐盘里的食物还有大半,墨墨上前给把韩林的字条给了枯槁的玄煜。玄煜看完,只是深陷眼窝的眼睛闪了闪。依旧抬头看着(床chuáng)上冰冻的人,对墨墨说“我不会离开他,但是我可以修书一封给父皇。你拿着我的印信,回楼兰吧,你依旧是我的王妃。三番五次的救我和绝色,我相信你。这个章子可以代理国政,调动楼兰一切兵马……”玄煜紧皱的眉头握着手中的字条说“告诉父王,煜儿不孝,如果父王不幸仙逝,就让诺儿登位。”然后拿来纸笔,快速的写好,交给墨墨,“对不起,有得让你为我们…”

    “我知道你的难处,我会帮你的,放心。”看着玄煜安心的重新在千绝色(身shēn)边坐下。墨墨和萧然退出卧房,看着萧然盯着她手里的印信瞧,墨墨突然明白:饭桌上萧然那凄凉的笑,原来是早就预料到自己会离开。

    “我不能跟在你(身shēn)边,我的墨,不过我会用千里传音跟你说话。”萧然带着墨墨走到悠泉潭水边,墨墨问他怎么才能千里传音,萧然对她神秘一笑,说“等一会就会知道了。”

    说完,从袖子里甩出毛笔,对着悠泉一挥,就见平静的水面分开,露出一朵含苞待放的曼陀罗,渐渐的上升,高出水面,向萧然飘来。待毛笔点开曼陀罗的时候,花瓣一层层飘落,掉到悠泉水中,漾出一圈圈的波纹。

    最后一片花瓣落下,花蕊中躺着一名少女,墨绿色的头发铺在嫩黄色的花蕊上,淡青色的柳叶眉细细的飞入两边的云鬓,长长的睫毛上占满了露珠,小巧的鼻尖上微微带汗,樱桃似得小嘴微张,尖尖的下巴,淡绿色的裙衫裹着小小的(身shēn)子。

    “她叫灵悠,可以千里追踪,也可以传音。带她在(身shēn)边,就像我在你(身shēn)边一样,还有,灵悠不能动用大规模的搜索,否责就像现在,昏睡一个月。”萧然用笔点了点曼陀罗花中的少女,睁开眼睛,原来她的眸子也是墨绿色的,墨墨小声的问萧然,“灵悠是妖怪吧”

    萧然笑笑说“灵悠跟誉儿一样。”

    8看这里8

    书名:猫猫球减肥(日rì)志,

    作者名:猫猫球

    白马王子拒载?只因为怕马载不动肥妞?没问题,翠花,上宝马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毒涩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