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楼兰神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菲思特 书名:毒涩夫
    <---凤舞文学网--->

    “呃…”韩林也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墨墨,反正明天就可以进神(殿diàn)了,今天还是先睡觉吧。--凤-舞-文-学-网--”韩林给墨墨放好被褥,就在外间睡下。

    第二天还没亮,墨墨就醒了,确切的说是被压醒的。睁开眼睛再闭上,再睁开。看到韩林半边(身shēn)子在自己的(身shēn)上,笑笑的看着自己。

    “韩林!这里可是楼兰,况且我已经是王妃了。以后不能这样。”墨墨脸色通红的推开韩林。

    “我不要你离开我了,也不让你死了,我会待在你(身shēn)边的,睁开眼睛啊……”韩林的话让墨墨一怔,继而脸色更红了。

    “原来你没有昏迷……,那你装什么啊?”害我担心,墨墨并没有说出口。

    “呵呵,我当时真的在昏迷呢,就觉得耳边有人哭,刚刚醒来就听到你在说那句话,我想给你个反应,可是我却怎么也动不了。结果一着急又昏过去了,再醒来就在楼兰皇宫了。说起来,珞神医真是神啊,不到三个时辰就让我们都生龙活虎了。”

    “你…我要起来了,一会父皇会差人叫我们的,还是回新房的好。”墨墨推开韩林的时候,外面也传来侍卫亚特的声音“韩侍卫,王子有请。”

    “墨墨,我们真该起来了。”韩林放开墨墨,拿来衣裙,不顾墨墨的挣扎给她穿上。

    外面的天还没有亮,新房里面已经亮起了灯。

    “进来吧。”玄煜的声音充满飨足。

    亚特给墨墨推开门,墨墨看到那张红色喜(床chuáng)上薄被下有个凹凸有致的人形,旁边躺着的是只穿内单的玄煜。向墨墨招招手。墨墨蹭过去,就看到千绝色紧皱好看的眉,红肿的唇上满是齿痕,拉高的被子也盖不住脖子上的斑斑深红色吻痕。更衬得本就透明的脸纸一样苍白,四周的(床chuáng)柱上还有软绳延伸到薄被中。

    “嘘~~~”玄煜将食指放在唇上。弯弯地嘴角从来没有放下。专注地看着被中人。伸手揉开千绝色敛在一起地眉心。--凤-舞-文-学-网--在他地脸颊印上一吻。墨墨惊立当场。也忘记回避了。

    “你怎么…他可是我王朝地元帅啊!”墨墨谁不懂人事却也大概猜出些什么。

    “我要你用他换自己”不是商量而是陈述。“而且我已经吃了他了。呵呵。还真是美味呢。”摩挲着千绝色白皙地肌肤。“今天我就带你去神(殿diàn)。”

    “哦…好…”墨墨转(身shēn)要走。可又停住转回来。看着(床chuáng)上地人。“可千将军不可能在这里地。他送到我之后就会回王朝。”墨墨虽然不忍心。可为了解开困扰自己地谜团…放任那个尚在昏迷中地千绝色。被玄煜吃地死死。走出躺倒外屋地软塌上。听着屋内千绝色好像醒来。

    “混蛋!”千绝色声音沙哑。接着就听到一声闷哼。然后就是重物砸(床chuáng)地声音。

    “不要动。会疼!”玄煜温柔地声音穿过层层地幔帘飘到墨墨地耳中。翻个(身shēn)。将脸埋在枕头里。关上了内屋里两人地声音。

    过了许久,久到墨墨又重新睡着。玄煜出来叫她。

    “嗯?”睁开惺忪睡眼,看着站在面前的玄煜,自然而然的去看内屋的大红喜(床chuáng)。(床chuáng)上已经不见了千绝色的(身shēn)影。

    “绝色我已经让亚特送回驿馆了,放心,我找到能让他一直待在我(身shēn)边的理由了。”玄煜将墨墨抱回还有体温的(床chuáng)上,搂着她,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叫来女官。

    梳洗打扮后的墨墨依旧穿着王朝的服饰,来到白色漂亮的主(殿diàn)。上首位坐着楼兰国王玄九天,旁边紧挨着素圣衣,两人的手紧握。此(情qíng)此景让墨墨想到远在王朝的苏曼然,眼眶有些泛酸,强忍住落下的泪水,走上(殿diàn)去,就有人搬来座椅。

    墨墨坐着听到自己封为王妃,接着就举行封妃仪式。墨墨原本无聊的神经在听到“移驾神(殿diàn)”紧绷。玄煜上前牵起墨墨的手,跟随玄九天来到神(殿diàn)的门口。

    难得在大漠见到的白色大理石,堆砌起庄严的神(殿diàn),两边的巨型官倌像耸立,回廊两边的墙壁上简洁的线条勾勒出一幅幅叙事故事,如果留意就会发现上面的主角都是一个人,墨墨。

    神(殿diàn)的尽头,是一扇漆黑的大门,两旁都有(身shēn)穿斗篷的巫女,例行检查。楼兰世代供奉的神(殿diàn),是不(允yǔn)许外人进的。所以进去的就只有五个人,玄九天、素圣衣、玄煜、玄诺、墨墨。

    巫女打开最后的门,呈现在墨墨眼前的是一片温馨的闺房,并不是那种十分肃穆的神(殿diàn)。疑惑的看着玄煜,后者弯了弯嘴角,憋了一眼墨墨,然后拽着她走向卧房所在。

    “墙上挂着的是什么?要仔细看清楚啊,我的王妃”玄煜在墨墨耳边哈着气。

    墙上的是一幅画,画中人让墨墨十分惊讶,也十分的不解。因为那上面的女人就是墨墨,怀抱猫(咪mī)形态的官倌,立于一片宁静的湖泊旁,湖面上漫天飞舞的樱花瓣,分不清那里是天上的云,那里是聚集在一起的花瓣……

    “煜儿,父皇还有些事,你陪王妃,诺儿,我们先出去。”玄九天拉着素圣衣走出那扇黑门。门内就只剩下对着画发呆的墨墨,还有她旁边一脸看好戏的玄煜。

    “吉婚绮在那里?”墨墨找了半天没有看到祭魂器。

    “那就要这么看了”说着,玄煜抽出自己的佩剑,在小手指肚上划了一下,顿时血珠涌出,墨墨一惊就要上前包扎,却被玄煜挡开。

    “不是要看吉婚绮?”然后就将带有血的小手指滴在画上。顿时漫天樱花化为斑斑碧血落下,湖中升起一道幽幽蓝光,官倌已然变(身shēn)成为吊睛白虎,驮着墨墨将要跃进那湖水中。清澈的湖水里闪着三个的祭魂器。墨墨愣住了,那场景何其相似!

    “可是为什么会有四个吉婚绮呢?”墨墨从怀里拿出那个从首饰里挑出的祭魂器,给玄煜看。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玄煜收起嘻笑,正经起来。

    “可是我还是没看明白,这画里到底什么意思”眉头紧皱的墨墨摸着下巴琢磨着。

    “意思很明显,画中人要做个仪式,才能找到真正的吉婚绮。”今天先到这里吧,我们也要出去了,神(殿diàn)不能久待的。”

    出得神(殿diàn),外面阳光普照,不似神(殿diàn)里(阴yīn)暗。墨墨深吸一口气,将(身shēn)体里的积郁呼出。

    迎面跑来一个粉衣丫头,一串银珠隆起长发,头上一朵与雕琢成的牡丹,毛茸茸的领子挑出些许俏皮,鹿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墨墨,眼睛里充满不屑。

    “你就是王朝的公主?”背着的手拿到前面来一甩,一条长鞭“啪”的炸开声响。

    “敢不敢跟我比试?”墨墨看着眼前还是十岁孩童的小人,脸上绽出微笑。

    “冰儿!不得无礼”随后跟上的玄诺跑上来拽住叫做冰儿的鞭子。“皇嫂,对不起,我代冰儿向你道歉。”

    “没关系的,她是…”

    “她是玄诺的王妃。”玄煜无视玄诺无力的叹气、冰儿的涨红的脸。

    “我不是他的王妃!我要做将军!”小人挣开玄诺,挥鞭打向墨墨。使出斩(情qíng)决,深受一抓,花香四溢。冰儿呆呆的看着墨墨,突然扔了鞭子抱住墨墨,嘴里直喊着“师父”

    “我可不是的师父哦”墨墨好笑的看着玄诺将冰儿扯开。“你,不要碰我!”冰儿说完,玄诺听话的放开手。“冰儿,别胡闹,黄将军还在等着你呢。”

    “冰儿听话,玄诺对你多好啊,跟他回去吧。”玄煜添了一下油。

    “哼!对我好又怎么样?打赢我才能娶我!”小人开始撒泼。

    “黄酼冰!”玄诺生起气来也还是蛮吓人的,小人虽然不闹了,却也瞪着他。

    远处传来素圣衣的声音“冰儿,回来啊,这里可是有许多好玩儿的。”酼冰跺了玄诺的脚就嘻笑着跑远了。

    “对了,皇嫂,我也没有什么送的,这是父皇送给我的玉佩,送给你,不要嫌弃”玄诺自怀中取出一个泛着幽蓝光泽的祭魂器。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毒涩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