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墨情初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菲思特 书名:毒涩夫
    <---凤舞文学网--->

    看着书上的内容,墨墨的眉头皱的很紧。--凤舞文学网--

    开头那句:“问之不答,扶之则笑?”什么意思?接下来的说明也让墨墨不解:本籍世上仅适合一人练习。

    一人?谁?会是我么?墨墨忍不住偷偷看下一页的招式,心里想着:仅有有一个人能练,是不是很难?

    可是,当墨墨翻开的时候,那些招式也不是很难。于是墨墨就慢慢看下去。那本斩(情qíng)诀就像舞蹈一样在墨墨眼前徐徐展开。以至于桌上的烛燃尽,墨墨才放下书去睡。

    每晚皆如此,但是墨墨并没有练习招式,只当那是一本无穷无尽变换的画册。

    六月初六是老夫人的生辰,无名也是自从二爷死后的头一件喜事。大家脸上都是喜气洋洋。其他门派也派人来贺寿。

    喜宴上,上座的老妇人眉开眼笑,仿佛又回到年轻时。千翼第一个出来献宝,拿出了自己亲手做的长寿糕。

    “老夫人,雨儿也给您跳支舞怎样?”星如雨自从被李思行留在无名,就弃了公主的头衔,专心做一名冷月堂管事。

    “好,好,雨儿的舞,老(身shēn)百看不厌”

    星如雨起(身shēn)去拿了一把扇子,跳到场中央。纤腰慢转,红衫飞散,手中的扇随着衣摆滑过,描摹出一道道金色的风…扇子抛向空中,衣袖一扫,感觉劲风刮过,老夫人(身shēn)后的百福图顿时飞散。当碎屑落地,墙上赫然是一个斗大的寿字。众人无不惊叹,墨墨更是目瞪口呆,心中更是感慨不已:星如雨不简单啊。

    “坛主,今(日rì)老夫人大寿,星管事抛砖引玉,我等都期待您的贺礼。”老狐狸秦管事,对于墨墨做坛主之位很是不满。出来挑刺。

    “呃…我也不会什么地。”墨墨心虚地说。想她自小在乡野长大。那学过什么琴棋书画。舞衣都不曾看过。那里会什么舞蹈?正在满头大汗地想对策。脑海中突然闪现每晚都看到地图画。墨墨起(身shēn)对着老夫人福了福。笑着说道“乡野丫头。也不知入不入您老人家地眼。”然后就走到星如雨刚刚待过地地方。所有人都一怔。没有想到墨墨会真地出来跳舞。廉月本来已经站起要为墨墨挡下。却被墨墨看向她地眼神止住。

    墨墨想着那书上地姿势。学了起来。

    抬起开。好似一朵莲花盛开。将莲花抛向众人。--凤舞文学网--转(身shēn)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圆。自那个圆中散出阵阵茉莉清香。堂上所有地幔帘横飞舞起。众人地衣衫全都向(身shēn)后飞舞。墨墨顿时吓得不知所措。立在当场。

    待风散去。只余阵阵花香飘散。堂上之人皆看向场中地墨墨。

    “墨坛主。好厉害地功夫”四魂宫地宫主站起来首先拍掌叫好。随后其他掌门也纷纷称赞。墨墨只得压下心惊。应付这些人。“客气客气。墨墨也只是小有所成。”“过奖过奖”

    终于在将近午夜十分。把那些掌门、宫主打法走。廉月就找墨墨去她自己地房间。

    “墨墨,你会功夫?”廉月满脸是兴奋。

    “姑姑,如果我说那些都是我学的舞蹈,你相信么?”墨墨决定将真相告诉廉月。抬头看到廉月不知怎么反映的脸,笑容将在那里。

    “你…在那里学的?跟谁学的?”廉月紧张的看着外面,确定没人时问。

    “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我知道是功夫,可又觉得不是功夫。”墨墨说出自己的疑惑。

    “感觉自己那里不一样了么?”廉月担心墨墨的(身shēn)体。

    “没有,姑姑,今天是我第一次练”墨墨心里有点小雀跃,希望廉月能够夸夸自己。

    “你在哪里得来的那本书?”廉月震惊之(情qíng)溢于言表。

    “非非的,梦非非。”墨墨没有想欺骗廉月,“姑姑,那本书在我的房里,你要不要看?”

    “嗯,姑姑不看了,让姑姑看看你。”廉月也像韩林一样这里摸摸那里捏捏。不放心的把着墨墨的脉。

    “姑姑,我没事儿的。你看我没受伤啊。”墨墨证明似得使劲挥了挥手,但只听“嘶”一声,风过,帘动。风止,帘落。卧房里弥漫着茉莉花的香味儿。

    墨墨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抬头以眼神问廉月,廉月则是怔怔的盯着帘布看,“你的书在那里?”廉月要确定墨墨的功夫对(身shēn)体无害。

    “在我房里”墨墨被廉月拽着奔回卧房。掀开整齐的被子,墨墨拿出那本斩(情qíng)决。廉月翻开却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姑姑,这本也不像是武功秘籍啊,倒像是教人舞蹈的。”墨墨指着那些招式说。

    “嗯,我也看不出什么,墨墨,你看了多长时间了?”

    “没多长,上次回来开始。”墨墨接过廉月递过来的书放在枕头底下,“我也没练,就是看来着。”

    “只怕今后,你的太平(日rì)子没有了。”廉月(爱ài)怜的摸着墨墨的头。

    廉月一语成谶!不出十(日rì),无名来挑战者络绎不绝。但皆败在墨墨手上。至此江湖上传言:无名坛主武功飘逸灵动,无人能及。

    这一(日rì),无名门前又有一名少年挑战。开门迎接的是李思行。“这位少侠,墨主连(日rì)迎战,(身shēn)体不适宜再出战了,可否等待些时(日rì)?”

    “可是,我从异地而来并无多待的打算。”少年面有难色的回答。李思行岂会不知少年的囊中羞涩。

    “少侠可以在无名内等待。”李思行做了个请的手势。并吩咐下人准备上等客房,好好款待少年。

    ………………………………………………………………………前(情qíng)分割线………………………………………………………………

    八角凉亭里迎风立着一人,玄色衣衫随风舞动,平(日rì)犀利的眸子紧闭,好看的剑眉飞入鬓角,握剑的手垂在(身shēn)侧。“墨主,你还要看多久?”李思行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小人。

    “直到你睁开眼睛为止,呵呵。”墨墨调皮的眨眨眼,顺势坐到围栏上,自从有了功夫后,墨墨就不再压抑自己调皮的天(性xìng),能用功夫的地方就用功夫。

    “墨主,你变了。”李思行随着墨墨坐下。

    “是啊,以前担心娘受欺负,担心自己保护不了她,怕自己打不过人家。现在我不怕了,娘有皇上保护,而我也有了功夫。呵呵”墨墨((荡dàng)dàng)着双腿,“听说又来一个?”

    “是”李思行看着由近及远的红衫人儿答道。

    “我去看看”蹦下栏杆,走到李思行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偷瞄一眼红衫的星如雨,不怀好意的一笑,飘走。留下一室幽香。墨墨在远处听到亭里星如雨(娇jiāo)嗔的声音,“思行,我…是不是…不漂亮了?”

    “没有,雨儿是最美的”李思行难得宠溺的目光毕现。

    “我知道墨主比我漂亮,可…毕竟男女有别…”星如雨眼中带泪。

    “我知道,我知道,以后我会注意的。”李思行将星如雨眼中的泪抹掉。

    “原来他们在一起啊”墨墨边飘边念。“可…都是男的啊”百思不得其解。“男人就不可以喜欢男人了?”一个声音突兀的冒出来,吓了墨墨一跳,立刻站定望向声源。

    “你是那个堂的?”墨墨很有威严的问。

    “我那个堂里也不是”少年突然拉近距离,快得让人看不到他是怎么做的。“怎么,不认识了?”少年在墨墨头上插了一根碧玉簪子。

    “你是…无叶?李无叶?”墨墨并不是初次见到他,可一(身shēn)紫衣,,不在清冷的脸庞,冰般透明,玉般至清,竟是绝世漂亮。那漂亮,模糊了(性xìng)别,构筑成我生平仅见的风流。

    “你怎么白天出来了?”墨墨惊得问出了最先想到的问题。

    “呵呵,怎么…你想…”李无叶的指尖挑起墨墨的下巴,而墨墨正处于大脑空白状态。没有拍开李无叶的手。

    无意识的墨墨顺着话问“想什么?”“还是…你想…晚上见到我?”放下指尖,笑着远去。墨墨浑(身shēn)一震,红色瞬间占满羞涩的脸。

    墨墨也忘记去看看那个挑战者了。跑回房间,想着,李无叶晚上会不会来。可是,晚上等待她的并不是李无叶,而是一盏灯笼。墨墨跟着那盏灯笼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灯笼被提在一个人手中,她(身shēn)穿白袍,长发及腰,纤长的食指上戴着一只黄金指环。

    灯笼灭在一个湖泊旁边,墨墨才像回魂般清醒过来。看到的就是漫天飞舞的桃花。看得墨墨目瞪口呆,几乎无法呼吸。

    “很美对么?”突然一个声音在(身shēn)后响了起来。

    “是的”墨墨下意识的回答,突然一愕,转过头去,看到先前那个提着灯笼的女子,这是墨墨第二次看到她。而这一次,她的一切都鲜活起来。她的(身shēn)子(挺tǐng)得很直,白发如垂泻而下的光束,没有风,一动不动,容颜去看不出个究竟,似乎是个妙龄少女,又似乎已是中年老妪。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墨墨想到自己有功夫就不怕了。

    “如果你吃掉玄墨迷石,这里就会不同。”美人一挥衣袖,景色本市绝美,但突然间,那些粉色花瓣都变成了殷殷碧血,漫天遍地的扩散开来。

    “我不要这样!”墨墨吓得大叫。

    “无论如何,不要相信脸上带着蓝色泪志人的话,还有不要吃玄墨迷石。”美人衣袖再挥,斑斑血痕瞬间消失,而那血腥味儿依旧萦绕鼻间,九九不散。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毒涩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