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皇后驾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菲思特 书名:毒涩夫
    <---凤舞文学网--->

    “又是你!把我的坠子还给我!”墨墨想:反正都已经知道我是女孩子了,就扑上去抢夺。--凤舞文学网--黑衣人轻易的就闪开墨墨的手。

    “不用白费力气了,你的功夫还差远着呢。”戏谑的笑在墨墨听来非常刺耳。“我来只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别学功夫!”

    “为什么?”不学武功怎么拿回我的坠子?!

    “这是为你好,还有,小心星翌辰”说完又像上一次一样消失在夜色中。

    小心星翌辰?星翌辰不是当今皇上么?他远在千里之遥,我为什么要小心他?“喂,说得清楚点啊!”可以回答墨墨的只有外面呼啸的风声。

    明天注定是个不平常的(日rì)子。

    “墨墨——”我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身shēn)上顿时一重,软软的(身shēn)体紧靠着我,顿感不适,睁开眼睛就看到韩林放大的脸。

    “韩管事,我…我…还没起呢”脸颊红的发烫。

    “呵呵,就知道你没起啊,要是起了,我还不来了呢。知不知道啊,墨墨,你脸红的样子真的很可(爱ài)呢。”韩林并没有要从我(身shēn)上下来的意思。

    “可,我要起了!”虽然自练武以来,每天早上韩林都会如此叫我起(床chuáng),可仍不习惯。但凡那个人用这种方式叫醒都会不习惯吧。

    “墨墨,就算你睡着,也要警觉,敌人可能会半夜来偷袭你”韩林若有所指地看着我,接着说“即使他比你强百倍,只要占得先机,寻找反败为胜的几回。”韩林玩着我的头发,不正经的说出正经的话。

    难道他知道黑衣神秘人是谁?还是。韩林就是黑衣人!脑中念头闪过。刚想问。我却硬生生咽下嘴边地话。换了另一句“韩管事。您说我是练武地料子么?”

    “练武啊——”韩林终于从我(身shēn)上起来。拉长音。看着我地眼睛。随后他地举动令我大窘。竟然对我上下其手!

    “你干什么!”哇哇哇大叫。

    “哎呀!吵死了。别叫!……别乱动啦!我看看你地骨骼。经脉”韩林紧皱起好看地眉头。

    “墨墨。最好不要练!”

    “为什么?”这是为我武学问地第二次了。

    “不知道,总觉得你的骨骼、经络不对。”韩林又趴回我(身shēn)上。

    “韩管事”我支起胳膊想要推开他,结果换来的是韩林一记白眼。--凤-舞-文-学-网--

    “叫哥哥!”义正言辞,好像我做了什么滔天罪事似得。

    “你好重”闷哼一声,本来费力拉开的距离,因韩林似惩罚的重重躺回而((荡dàng)dàng)然无存。

    “以后不准叫我管事,什么都不管的人,算不得管事的。”韩林终于放过我,也坐了起来。“今天我是来通知你,不用练了,无名有贵客,你也好好收拾一下”说完,我就感觉眼前一花,唇上一(热rè),然后韩林像旋风般的消失在我眼前。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韩林…竟然…亲我?!

    不用练了啊!才坐起要穿衣服的我又倒回(床chuáng)上。“砰”把自己砸的好疼,正呲牙咧嘴呢,小荷端盆进来说“墨主,该起了”我翻个(身shēn)继续睡,不理会小荷的“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早上是最好的练武时机”……迷蒙中听见“你娘可就要来了,你怎么……”我娘?怎么会?这是梦吧?对,梦!

    再次睁开眼睛,对上的是灿若星辰的眸,听到的是“哪里比我好看啊?也不过如此!”

    “公主?!”我一惊,连忙下(床chuáng)要行礼,却忘记我只穿内单睡觉“呀!”的一声,星如雨捂着脸出去了,我又呆了。

    一个还未出阁的公主,现(身shēn)一个男人的卧房,就算我不是男人,但是明面上可是的啊。却对我这个穿了内单的假男人害羞,这算哪门子事儿?!

    ……………………………………………………………前(情qíng)分线……………………………………………

    目瞪口呆的看着堂上的女子,原来那不是梦,真的是娘。但她现在的装束也表明了她的(身shēn)份-----皇后。

    想起昨晚黑衣人的话,向旁边扫了一眼,果然在娘的(身shēn)后侍卫中发现了乔装过后的星翌辰,当今圣上。他对娘还真是好呢。他是不想让我认娘的吧,眼神厌恶的看着我。呵,也好,娘在他的保护下会更幸福安全的,不用再让我出头跟恶人打架了。可,心里好难过。

    娘,女儿现在羽翼未丰,等有朝一(日rì)混出模样,能保护你的时候,一定会……,呵,我又妄想了。谁有当今皇帝权势大?!(热rè)血在瞬间冷却,心里漠然的想着:还是不要认娘了吧。

    “草民墨墨,叩见皇后,皇后金福安康“跪下,叩首。没有勇气看娘的脸。

    “墨儿”娘的唤儿声,打碎了我强装隐忍的壁垒,泪水夺眶而出。

    “墨儿,是娘啊,认不出了么?”娘从座位上下来,扶起我,强迫我直视她“墨儿,我的墨儿,那个保护我的墨儿…”娘这摸摸那摸摸,确定我无恙后,拉着我坐在了她的位置上。

    满心满眼都是娘喜极而泣的笑脸,也不管(身shēn)后目光多么(阴yīn)寒,只想着:娘,就在(身shēn)边!

    “皇嫂,雨儿可算见着您了”星如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抹桥绿色的影子闪了进来,对苏曼然福了福(身shēn),不动声色的扫过星翌辰,当李思行让他坐在自己(身shēn)边时,星翌辰眼中闪过惊诧。

    握着手绢,抹着眼泪,一付我见忧怜的梨花带雨模样。

    “雨儿,让你受苦了”娘看着星如雨说“接到你的信,我就赶来了,你没怎么样吧?”娘还是处处关心人唯独忘记自己的样子。

    “皇嫂,雨儿没怎么样,他们待我很好,就是好长时间没见您,想念罢了。皇兄,他还好吧。自出嫁那(日rì)一别,我还以为今生再也无缘相见了!”越说越伤心,李思行默默的将星如雨哭湿的手帕拿走,换上自己的。杏眸含泪,唇角微翘,凄楚的美人冲李思行一点头,眩晕了一屋子的男人。

    “雨儿,我这就接你回宫”娘柔柔的说。

    “公主不能回宫!”李思行站起冲娘一抱拳。

    “为什么?”娘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李思行看了一眼同样期待的星如雨,接着说“和亲公主被无名劫下,再嫁到楼兰,或者回宫都…”后面的话就算他不说大家也知道:死路一条。星如雨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看来公主并不想回宫。

    “这件事儿一会在谈”娘看了看侍卫装的星翌辰后说“李堂主,我能单独和你谈谈么”

    “遵法旨”李思行挥退了一屋子呆立的管事,但我也要起(身shēn)时,娘拽住我的衣角说“墨儿,别走,留下来陪娘”企盼的眼神亦如当初我要去揍那调戏娘之人时。

    “墨墨留下,雨儿留下”李思行瞄了一眼星翌辰,待堂上仅留下五人时,对星翌辰跪下,口称“万岁!”

    “这里没有别人了,朕是乔装出宫,不要行此大礼”星翌辰虚扶了一下李思行。

    “朕想知道,这次皇后出行的目的,雨儿在书信里并没有说明”星翌辰掷出冰冷的话,看着李思行。

    “想让已故苏老坛主之女苏曼然接掌无名”李思行不卑不亢的说完看着星翌辰。

    “放肆!”一遇到娘的事儿,他总是方寸打乱,平时一成不变的脸也会瞬息闪过喜怒哀乐,“曼然是我当今王朝的皇后,岂能踏足江湖?!”星翌辰气的站起(欲yù)牵娘的手离开。

    “皇上,您先冷静,先听李堂主说完。”娘将星翌辰按回原位,“李堂主,我想你误会了,曼然一介村妇,不会是苏老坛主的女儿。我从小就在农户苏家长大,记忆之中也并没有走出过村子,当然,自从有了墨墨后,才到无名的。”娘温和的说。

    “不会弄错,老坛主将未及满月的女儿苏曼然寄养在农家,以防贼人暗算,,就诉之老夫人一人听了,但二爷觊觎坛主之位,弑兄篡权,执掌无名直至月余前,二爷死后,老夫人才将此事公布,但是皇后在深宫内苑,岂是我等草民随便见的,所以草民才出劫公主和亲銮驾,以上达天听”李思行说完拜了一拜就坐回星如雨旁边,而星如雨则盯着李思行久跪的膝盖,(欲yù)揉但有碍于脸面而没有行动,所以并没有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

    “无论如何,朕不会让朕的皇后留在江湖上的,这件事朕会想个两全之法,但劫持和亲公主銮驾之事,李堂主如何给朕个说法?留公主在无名么?”满是锋芒的眼刺向并排坐在一起的两个人,星如雨在感到星翌辰目光之时,先旁边挪了一点。

    “劫公主銮驾,实出无奈,若皇上降罪,草民愿一力承当”李思行说着便单膝跪在了皇上面前。

    李思行虽然做事不按章法,但他的决定提出时,那就是代表很多东西已经准备好,只欠东风了。显然星翌辰也知道这一点。

    “朕要跟家人好好说会儿话,下去吧”皇上的脸顿时平静无波。

    我应该不算他的家人吧,所以当我也抬腿时,星翌辰叫住了我“墨儿,朕有话要跟你说,留下来听听”可想而知我的心(情qíng),把我当作家人对待,发光的眼睛先看看娘,再向星翌辰一拜,然后投入娘的怀抱。

    “墨墨,过来,我们单独说”在我们远离娘和星如雨时,星翌辰接下来的话将我从快乐的云端跌回谷底。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毒涩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