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初涉谜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墨菲思特 书名:毒涩夫
    <---凤舞文学网--->

    月满西楼

    “给你,拿着。--凤-舞-文-学-网--”那是一名将过三十的美男子,低沉的声音在树影婆娑的暗影中突然响起,冷酷而深邃的眼睛,为这黑暗的夜色中平添了一丝寒意,男子手中握着一小包药粉,交给(身shēn)边的一名女子,在黑夜的掩藏下,看不清女子此时的容貌。

    “不要,求你了……就让我…就让我这样跟你走吧!”女人尖细的嗓音,在安静的夜中略显突兀,她惊恐的看着男子手中的药,连连摇手,不愿接过。

    “那孩子怎么办?我可不能带着她!”男人见女人还在犹豫,不觉得的皱起了眉,却依旧耐着(性xìng)子游说着,“反正他们爷俩在这里也没什么认识的人,死了都不知道!”

    女人听到男人那个咬牙切齿的“死”字时,一个哆嗦,“要是没有我…他…也会死的…这样还不用咱们动手?”女人唯一舍不得的是孩子,她必须让孩子有条活路,“他病的不轻…也就这几天活头了…”

    “…好吧…”男人望了望女人,看到她眼中的坚持,知道再说无意,“那就快点去收拾一下东西,我们立刻就走!”

    “嗯!”女子轻声的应着,转(身shēn)走进了一间破旧的房子,匆匆忙忙的收拾了几件替换的衣服后,跟着那男人消失在黑暗中。

    惨淡的月光照到了树影里的一双眼睛,明亮而又冷漠的眼神中带着淡淡的忧伤,终于走了吗?那个她称为娘的女人…

    天渐渐亮起,因有雾气的关系,一切都显得的极为朦胧,小小的树林此时只能看到一个大概。

    用遮雨布搭建起来的避难所中,躺着一个奇瘦无比的人,路过的人要不是看到那人的(胸xiōng)口还有起伏,定会以为这里躺着的是一个被饿死的人,但是人们也只是望了一眼后,一脸冷漠的走开了,这样的乞丐到处都有,大家也就眼不见为净了。

    墨墨看着爹爹那骨瘦如柴的(身shēn)板,心中忍不住的摇了摇头,他这样一个无恶不作的人,最终落得这样的下场,只能说是恶有恶报!老天爷还是有眼的。

    坐在他地(身shēn)边看着眼前地树。心里想着。娘现在应该是幸福地吧!不用再被强迫跟侵犯她地人在一起了。呵呵。那个人找了娘有多久了?五年?还是十年?真执着啊!只为找自己心(爱ài)地女人。那个大哥哥呢?今天会不会再来?还是想起他地事了。或许也是记得自己地。墨墨心里有些甜甜地。不自觉地弯了嘴角。隔着衣服摸着那方已经洗得泛白地手绢“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呢”。他应该在这附近吧。

    回想起几个月前地晚上。第一次见到他……

    那天晚上跟今天地一样是个美丽地月夜。天空中有几颗发亮地星。寥寥几片灰白地云。一轮满月像玉盘一样嵌在墨蓝色宝石地天幕里。它慢慢在蓝空移动。把清辉撒在大地上。预示着夜晚地美好。也预示着墨墨即将遇到地人。

    为了帮母亲打水。墨墨提着破旧地小罐。来到瀑布下地水潭边。刚刚洗好水罐准备打水时。却听到不远地瀑布处有一声闷响。在月色地映照下。有一个白色衣衫地影子正向自己游来。墨墨一惊。抱着水罐急忙跑进了树丛后躲起来。上得岸来地白色人影见四下无人。这才仰躺在墨绿地草地上。大口喘着气。脸上半张白色地面具在月光下泛着银白色地光泽。

    墨墨本要走。但看到那个白色面具所散发出地幽幽光晕。吸引住了她地眼睛。静静地观察了下那个人后。发现他一动不动地躺着。这才在好奇心地趋势下。慢慢地蹭了过去。蹲在他地(身shēn)边。面具后地眼睛紧闭着。确定他不会醒过来。墨墨飞快地揭下了他地面具。来是要研究面具地。可当看到一张难以描绘其风韵地脸后。整个人呆了。两道劲眉飞入。坚(挺tǐng)地鼻子。被水泡地发白地嘴唇微微张开。被水流激散地黑发。铺在墨绿色地草地上。一切地一切都让墨墨看地呆住。

    “看够了没?”俊秀地眉毛下是一双黑色而修长地眼睛。熠熠生辉。--凤舞文学网--看到这双眼睛。墨墨想到地第一反映就是跑。可惜白衫下那强劲地手臂却拽住了她。“想走?”。墨墨一双黑白分明地大眼睛。蓄满了水。回头看着抓住她地人。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想看那个面具,我……

    “你认识我?”手上更加用力,墨墨吃痛,努力挣扎。

    “不认识,放开我!”这回,墨墨的双臂都被他抓住。“那你怎么在我(身shēn)边?”

    “我怎么知道!你从那里掉下来的!我就是看看……”随着墨墨下巴指着的地方看去,一片瀑布正不息的流着,“你没说慌?!”压制住面前的小人,“我……不记得,好像是从那里掉下来的……”微微松了手,墨墨趁机脱逃,却又被他抓了回去。

    “你干嘛?”墨墨亮出了每次跟人打架的气势,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姑娘”,墨墨一惊,“胡说!我是男的!”

    “我只是…想不起来好多。”颓废的坐到草地上,双手隐在墨色的长发间,墨墨有点于心不忍,远远的看着他。哀伤笼罩了他整个人。墨墨慢慢的蹭过去,挨着他蹲着,这个姿势是她多年打架总结的经验,可以随时跑。

    “你……忘记了?”墨墨小心翼翼的问着。“嗯,是啊。”抬起眼睛,毫无防备的眼神看着她,让墨墨没来由的想心疼眼前的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忘记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伤心、难过都会离你远去。我想忘记都不可能的。”大大的眼睛里满是雾气,他看得出墨墨的忧伤……递给墨墨一块绢帕,想要替她擦掉眼中的泪水。

    突然那张面具又闪过一道幽光,男人倒在地上开始抽搐,整个人都罩上一层白色的光晕,墨墨吓到了。远处,墨墨的娘在叫她了。“对不起,好像我爹爹又在欺负娘了,我得先回去,一会儿就回来。我会给你带吃的!”

    匆匆的跑开,等到,墨墨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人影。草地上只留下月亮的清辉。

    爹爹微微抬起手臂碰了墨墨一下,让她忙回头看,却见他嘴唇翕动,听不清在说什么,她拿起水碗递到他嘴边,他睁开的眼睛闭上又睁开,她知道,他是想说不是。然后她又指着装食物的袋子,他又闭了闭眼,依旧不是。

    “想要什么?”墨墨边问边贴近爹爹干瘪的嘴唇。

    “逃…”爹爹只说了一个字,眼睛就激动的瞬间明亮。

    “逃?”墨墨坐直(身shēn)体,直视他的脸,看到他微弱的点下头,“逃?呵呵呵!只要我从这里逃走就会活么?”

    低下头,无奈苦笑起来,却看到爹爹从逃亡开始就一直握成拳的手似要举起给她看,却因没有多余的力气抬起,墨墨替他把开,看到一块黑黑的看不出是啥东西和一个纸团躺在他的手心中,迷惑的看着爹爹,这是什么?好像在那里见过?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好熟悉!

    爹爹用眼神示意她拿起那个纸团,纸团被爹爹一直捏在手心中,已严重变形,无奈之下只能把它放在地上,轻轻地展开,铺平,一片潦草的字迹立刻印入眼帘。

    “墨墨,我的乖女儿,从你出生到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为你做过,我配不上爹爹这个称呼,想再补偿你时,一切都晚了。

    我做了对不起帮里的事,帮里是不会放过我的,我死不足惜,可是你是无辜的,我不能把你也牵扯进去,这个东西对二爷似乎很重要,所以我偷来给你保命,如有需要你可以用这个((逼bī)bī)二爷帮你,但此时此刻你要收好,贴(身shēn)藏着,千万不要拿出来示人!”

    看完纸团,不经意的抬头看到爹爹眼里晶莹一片,心里突然感动的一跳,轻声说道:“谢谢!”其他的话也说不出口,现在唯一的只有道谢,这十五年来,这个躺在破衣服上的男人从没照顾过她和她的娘亲,更没有替她抵挡过帮里其他人对她的欺负和欧打,从小到大一直打扮成男孩子跟觊觎娘亲美色的人打架,人人都以为她是个小疯子,而现在他却突然给了她一样保命的东西,这让十五年来从没有得到父(爱ài)的她有点动容。

    收好那块黑不溜秋,看不到真面目的东西后,却见爹爹猛地坐起,大喊道:“逃!墨墨!快逃!”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有人抓住了她的胳膊,然后就听到有人在问着她爹爹,是一名灰绿色衣衫的女子,“别耍花样,墨天,把东西交出来!要不就让你儿子先去见阎王!”

    “不!”爹爹眼睛突地睁大,然后直(挺tǐng)(挺tǐng)倒了下去。

    “md,回光返照!”守在一旁的高大灰衣男子愤然的叫着。

    是的,爹爹当着他们的面去世了,却把所有问题留给了她,他以为这样会保住她的小命,殊不知,她想要的并不是这样的活着。

    “这下可麻烦了,怎么跟二爷交代?”女子皱头紧锁,把墨墨递给那个男子抓着,眼神冰冷的说道,“你爹有没有把什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或是藏了起来?”

    “不知道”看着爹爹死不冥目的眼睛,墨墨漠然的回答,招来却是一个清脆的巴掌。

    “你爹把重要了,快说!”女子有些不耐了。

    “我真的不知道!”眼睛不再直视着她,微微的垂了下来,眼角带起了一点眼花,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悲伤。女子眼神闪了闪,然后就点了墨墨几处大,让那男子背着她回去。

    总坛正午

    一间华丽的房中,坐着一名老人,一脸(阴yīn)郁的看着前方,在他的(身shēn)前站立着一女子一孩子。

    “二爷,我们去的时候墨天已经死了,只有这个孩子守在他(身shēn)边。”

    咦?他人来的时候爹爹明明还没有死,为什么说他已经死了?这个女人说谎了!为什么?

    “确定么?”上座的老人抬起眼角扫了下那女子,似乎在怀疑。

    “确定!”女子说的斩钉截铁,“二爷,墨天向来有藏东西的习惯,这个是他的儿子,我想他会知道藏在那里。”

    “嗯,”二爷的眼角扫了过来“东西藏那里了。”

    二爷冷凉的语气让墨墨只是打了哆嗦,随后就被他鬓发遮住脸颊的那个蓝色泪志吸引,怔住了。

    二爷见她不语,稍有怒意,“廉月!”

    “二爷,他是…吓到了…墨天就死在他面前,把他给我,我会问出来的,请二爷息怒!”女子见二爷动怒,忙单膝跪下。

    “嗯…我不想浪费时间!最好给我快点!”二爷起(身shēn),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原来这个女人叫廉月……

    冷月堂掌灯

    “你叫什么?”千翼边问边给墨墨夹菜,从来下午来到这冷月堂后,她都没有理过她,此时却在饭桌上温和起来,“墨墨,谢谢。”对于这里,她觉得还是守好本分,专心吃饭来的好点!

    好久没吃到正经的饭了,墨墨吃的有些急,呛到了,猛咳起来,忙抬头寻找茶水,看到手边放着一杯茶碗,抓过来灌下,不适感才稍稍缓解。

    “谢…咳咳…谢谢!”她知道,那杯茶是廉月放在她手边的。

    “在我旁边坐下,”廉月拍拍她旁边的座位,墨墨慢慢地蹭了过去,毕竟她还记得她那冷漠无(情qíng)的眼神,“不要怕我,我和你爹是朋友,从小就是,你爹是个好人,因为一些原因才变成你看到的那样,其实……”她(欲yù)言又止,看着墨墨,“你也不小了…你…就不想知道么?”

    “知道什么?”墨墨放下了饭碗,看着她。

    “你的爹爹,你的(身shēn)世以及你爹让你藏的那块东西……”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墨墨移开直视她的眼睛,说实话,她好奇的不行,但是她知道现在要是问了,那后果不是她所能承担的起的。

    “可……”她还想说什么。

    “我能叫你姑姑吗?”墨墨再次直视她,认真的看着她,“姑姑,你要的东西我不知道,爹爹藏能让我知道吗?你是我爹爹的好友,一定知道我们母子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我们就是他可有可无的包袱,爹爹的秘密不可能告诉我的,不是吗?”虽说她不喜欢爹爹,但终究是她在这世上能触及到的最后一个亲人,爹爹死了,眼窝发酸,再抬头,眼前一片朦胧,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脸颊上滑落。

    “我知道了…孩子,好了,不哭了。”廉月搂过墨墨,拍着她的背。

    哭?摸摸脸,原来冰凉的感觉就是泪……

    “今天发生这么多事,你也累了,先去睡觉吧!”廉月叫来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女孩,指着她对那个女孩说道:“她以后就是你的主子了…”

    “姑姑…我…不是你们抓来的…囚犯吗?”听到“主子”二字墨墨心中一惊,自己不是她抓来的阶下囚吗?怎么成主子了?这变化的也太快了吧!有(阴yīn)谋!

    “你在我这里就是他们的主子,今天你累了,明天我会给你讲个故事,好了,去睡觉吧!”廉月把她推给那个丫鬟,看着墨墨的眼神…好似无限眷恋。

    一(身shēn)冷汗,为什么她这么看着她?吓得她连头都不敢抬。

    清月楼晚上

    “少主,奴婢叫荷珊,您可以叫我小荷。”前面打灯笼的少女侧(身shēn)向墨墨开口,“少主前面就到了!”

    抬头,是一扇朱红的门,小荷笑呵呵的推开门让她进去,点上灯,逐渐亮起的光却没有让她感到温暖,反而让她觉得寒冷,小荷出门去准备洗澡水了,墨墨告诉她没必要的,以前她几乎不怎么洗澡的。一方面因为她的(性xìng)别,另一方面因为家里没钱去汤池。小荷笑墨墨,告诉她说这里的主子们都是洗澡后再睡觉的,她是主子就也得洗。于是她就等着洗澡吧!

    小荷来叫墨墨洗澡的时候,她呆住了。“这…这…是洗澡的?”确定不是喝的?下一句她没好意思说出来。因为木桶里都是她的娘亲平时给她泡茶喝的桃花。小荷伸手要为墨墨宽衣,墨墨躲了一下,“小荷,我自己来就行了,我不习惯别人帮我脱衣。”

    “没事儿,慢慢习惯就好,少主,小荷就是伺候您的。”

    “……”看着小荷认真的样子,墨墨很无语。

    “少主,您别躲啊!”

    “这里不用你了,下去吧!”见躲不过,只好板起脸来瞪着她,小荷面无表(情qíng)的看了看她,转(身shēn)下去了。

    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洗过澡了,泡在这冷(热rè)适中的水里,全(身shēn)的疲劳瞬间消失,可是寂寞突然涌上心头,摇了摇头,起(身shēn)擦干(身shēn)体,爬上了柔软的大(床chuáng)。

    毫无睡意的双眼瞪着雕有精细花纹的(床chuáng)顶,想起了娘亲的脸,摸了摸(身shēn)上唯一一件娘做的衣裳,想起了娘走时的(情qíng)境,眼眶有点发酸,(身shēn)体慢慢地暖和了,意识也渐渐地模糊起来,脑海里剩下的就只有娘的笑脸。

    …………

    夜半时分,阵阵凉意突然涌向墨墨,迫使她不得不睁开眼,可看到的不是娘的脸,而是一(身shēn)夜行装的(身shēn)影坐在她(床chuáng)边。她忙跳起,退到离他最远的地方,问:“你是谁?”眼前的人是陌生的可却又感觉到熟悉。

    看着他把玩着墨墨放在枕边娘给的坠子,那是娘留给她唯一的念想!伸手要去抢回,却见他收进了怀里,“你要干什么?把它给我!”墨墨急了。

    “你两个问题,我回答那个?”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墨墨能感受到他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呵呵,这两个问题我都不能回答哦,不过这坠子我收下了,”黑衣人好像很喜欢看墨墨气鼓鼓的样子,“对了,你(身shēn)上那个黑不溜秋的东西不能交给二爷,也不能吃,记住喔!不能吃!好了,天快亮了,你接着睡吧,丫头。”说着,他嗖一声在墨墨眼前消失了。

    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墨墨呆楞了好一会,这才缓过神来,他是谁?怎么知道她是女的?怎么知道她有那块黑东西?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姑姑呐?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毒涩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