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晴天霹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瞥向桌上熟悉的汤药沉玉垂下眼帘厌恶地略略皱起了秀眉。--凤舞文学网--在宫里被江怀闲着喝这玩意儿就算了谁知回到府邸平的膳食中还突兀的多了这一大锅汤。

    管家邵安与雁儿安静地候在门前低眉顺眼。沉玉敛下神色端起瓷碗顺从地灌了下去----明知道从他们两人口中问不出什么何必多此一举?

    丁香粉唇她眨眨眼连续喝了好几汤里的药材分辨出大半。只是今儿似乎又换下了几味药。虽然沉玉懂得的药理浅薄仅仅算是知晓些皮毛可经过萧祈的指点她对药材的判断倒是厉害多了。

    暗暗记下她笑了笑挥手让人把膳食扯下了:“邵管家麻烦你安排一下待会我带几个孩子去郊外放风筝。”

    小太子缠着沉玉好几天令她头疼不已只得变着法子转移赵祈恩的视线。

    邵安微怔拱手道:“姑娘言重了奴才这就着手准备。”

    江怀闲交待下来了只要沉玉不是要离开汴梁尽可满足她所有的要求。因而他未作迟疑暗地里派人将此事通知宫里一面调派府中的侍卫随行。

    不过短短小半个时辰就已安排妥当沉玉笑吟吟地牵着小太子后跟着另外五个萝卜头欢欢喜喜地上了宽敞的马车一行人便向郊外出了。

    赵祈恩一上车就挨着沉玉坐下脸上掩不住的笑意。其余的孩子看着车内又大又漂亮地风筝也是不释手。反而对马车经过的市集失了兴趣没有兴致勃勃地拉开窗帘往外瞧了。

    沉玉巴不得这群小孩安安静静地呆在位子上不闹不惹事---实际上这些孩童打小在别人的眼色下过子早熟乖巧。而今难得有机会出府他们根本不敢吵闹。免得惹了“小娘亲”不高兴就不再带几人出来耍甚至冷落他们。

    小小的孩子们对于府中舒适的生活依旧抱有一点胆怯毕竟现在地子相比以前根本就是天差地别。平常不是没有人对他们伸出援手却大多是一时怜悯之后没了兴致便不闻不问了。

    他们不得不担心沉玉是否也是一时冲动收养了几人。待退却便把他们赶出府自生自灭。--凤舞文学网--于是即使读书识字很枯燥即使练武很辛苦很累孩子们一声不吭的不会抱怨也不敢抱怨。

    这些小孩的戒心与怯意沉玉看在眼里自是明白他们以前的艰难生活造就了这般的患得患失。她也不点破。本想有着一点赔罪的心思带小太子去郊外放风筝最后便索叫上其他五人一块去。小孩子始终是小孩子总是容易满足的。沉玉倚着树。望着远处又笑又跳的小影抿唇笑了。刚到山上时师傅也总做漂亮地风筝引她到屋外玩。即使她沉浸在噩梦中不愿醒来夜行尸走师傅也没有放弃。

    想到这里她不念着山上那小屋里挂着的数十只大风筝。有些是师傅亲手做的有些是她与师傅一起扎的。如今怕是蒙了尘沾了灰。

    乌目微闪沉玉忽然躬捂着腹部呻吟两声。:“姑娘这是怎么了?奴婢这就叫管家过来。”

    “不用这茅房在哪?”沉玉尴尬地笑笑。雁儿会意。为难地扫视着四周。荒郊野岭去哪里找茅房?

    迟疑了一下。她提议道:“姑娘要不去城门----马车的话应该无需一刻钟的。”

    沉玉点点头雁儿立刻扶着她上了马车小声跟邵安交待了下一刻也坐在了沉玉边。侍卫鞭子一扬马车迅往城门赶去。

    即将要成为一国之母的人邵安自是不可能让沉玉在荒郊就地解决三急不但大费周章地让几名侍卫贴保护更是飞鸽传书让靠近城门的宅子准备好迎接女主子……方便……

    因而看着在城门口策马狂奔的马车小百姓只以为是哪个大人物来了汴梁也未曾多加理会。如果他们知道这般兴师动众不过是为了“如厕”二字怕是不可置信了。

    好不容易刚到达城门沉玉捂着肚子咬得唇都白了嘟嚷着要忍不住了。雁儿无法只能急急叫停了马车看着沉玉跳下车就往一间客栈跑了过去。

    客栈的小二笑容满脸地迎了上来沉玉脚步不停扔了一小块碎银过去便匆忙跑向客栈地偏门。小二机灵一看就明白方才那人是想摆脱后面这些尾

    把碎银往袖子里一收他笑眯眯地拦住雁儿和几名侍卫慢吞吞地说道:“客官吃饭还是住店别看店面比较小干净整洁又有水供应住过小人这客栈的客官都赞不绝口……”

    “让开!”侍卫听得不耐烦了又碍于在大街上不能随意动手低喝一声便把人推开了。。

    小二冷不防被他这一推顺势跌倒在地上愣是不吱声了。附近的街坊看见他双掌和膝头满是擦痕好奇地围了上来压下声线嘀嘀咕咕的议论纷纷。

    雁儿自知要地是保护姑娘的安全当下便息事宁人地偷偷递给他十两银子歉意地笑道:“这位小二哥府上的侍从也是心急这才冒犯了。”

    用力咬了下白花花的银子小二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不冒犯不冒犯我就是早饭没吃饿得腿软跌下去的跟这位大哥没关系。”

    “小二哥刚才那位姑娘往哪边走了?”雁儿蹲下盯着他低声问道。

    “那姑娘往后门走了”小二看着兜里分量不轻的银子立马就招供了:“来我带你们过去。”

    领着雁儿等人左拐右拐地出了客栈的后院小二还不忘介绍道:“我们客栈价钱很公道各位客官真不要住下?”

    “不用了”雁儿皱起眉敷衍地应了一句视线所到之处丝毫不见沉玉的踪影:“我们这就走劳烦小二哥了。”

    “不劳烦多劳烦几次也没问题。”小二眉开眼笑地瞅着几人走远了哼着小调往大堂走去寻思着要把这笔突然掉下来地银子藏在哪里。

    刚走到转角处忽然被人一拽一把冰凉的刀刃便横在颈前吓得他腿脚立刻就软了。横财刚到手这就要没了小二哭丧着脸还是觉得保命要紧哀求道:“大侠、大爷小的上只有十两银子你要的话就拿去吧!”

    哆哆嗦嗦地把贴藏好的银子拿出来小二只觉心里在淌血。沉玉撇撇嘴反正有钱不拿白不拿一手扒了银两匕往他颈上又近了一些:“说最近的郎中在哪里?”

    “郎中?”刻意改变地声线让小二听不出是个女子也不敢回头看清某人地真面目---当然是怕一旦看见了他的命就得不保了。

    “……隔壁巷子尽头有个老大夫什么疑难杂症都能看医术不错就是贪财不过大侠上地银子绰绰有余了。”

    说到这里小二继续淌血他的十两银子当然足够填满那老不死的大嘴巴了。

    沉玉也不多做纠缠松开他就立刻跑远了----她突然跑掉的事想必很快就会传到江怀闲的耳中能争取到的时间可不多了。

    虽然这样做风险太大尤其是事后那人肯定要大雷霆。可沉玉讨厌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有些事她不问不代表她不知道。宫里的御医和宫人都成精了旁敲侧击根本讨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而在府中有阮恒、邵安和雁儿在也无法探出她想要知道的。

    所以沉玉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了。

    巷子尽头的老大夫不修边幅满脸皱纹手脚黑乎乎的让她连退两步压根不相信这人的医术高明。可是事到如今又不可能换人了只能硬着头皮把藏在袖子里沾了汤药的手帕递了过去:“大夫我想要知道这药是治什么的。”

    那人伸出手臂掌心往上一动沉玉立即掏出那十两银子就放了上去。老大人原本半垂的眼底精光一闪懒洋洋的神色一扫而光拿着手帕闻了又闻。

    “小姑娘老夫给你把把脉。”

    两指随意一搭他挑挑眉摇头道:“小姑娘年纪轻轻的这子骨可折腾得够呛。幸好进补调理得不错费了不少好药材。”

    闻言沉玉迫不及待地问:“这帕子上的药是调理子的?”

    “可以这么说”收回手老大夫又半阖着眼躺了回去:“这是让女子易孕的药不过对小姑娘来说喝与不喝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话是什么意思?”沉玉如堕冰窟指尖不住地微微颤抖。

    老大夫叹了口气“小姑娘心里明白老夫无能为力请便吧。”

    这病真讨厌没完没了滴害偶咳嗽滴要命还用了几大包纸巾。。。。。

    最近更新不定时亲们还是晚上来看吧

    明天继续去看医生就不信这两天不能把这病菌全给灭了握拳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