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卷 第一百五十九章 冰释前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沉玉醒来尚未睁开眼只觉上的被子柔软轻盈舒服地伸展了手脚甚至习惯地蹭了蹭枕头。--凤-舞-文-学-网--光滑舒适的触感脸颊感受着微微的凉意忽然一个激灵想起那晚遇上了江怀闲然后呢?

    猛地张开双目入眼的便是明黄的顶账上面细长的流苏五爪金龙的精致刺绣。沉玉呆愣地望着片刻后暗暗叹息她还是回来了。

    “醒了?”

    侧过头看见罪魁祸仅穿着一件明黄的锦衣坐在沿手中还拿着一卷书轴。美眸清明显然守在这里许久没有入睡。

    江怀闲抬眼见沉玉目光直地瞪着自己秀眉微蹙一看就知尚未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迷迷糊糊的模样比起先前张牙舞爪要可多了他的面上有一丝浅淡的笑意飘过俯在她的唇边落下一吻。

    “睡得久了小玉儿也是饿了吧我这就命人摆膳。”

    沉玉回过神迅坐起朝他呲牙咧嘴:“这位公子我不认识你请立刻送我回家去。”

    “小玉儿说什么这里就是你的家还要去哪里?”江怀闲看了看她饶有兴致地抱着双臂抿唇轻笑。

    装傻充愣向来是沉玉最擅长的她摇摇头一副委屈泣的神色:“公子这是强抢民妇让奴家以后怎么见人啊……”

    江怀闲的视线从她的脸颊慢慢往下对于沉玉掩耳盗铃地行为不过淡淡一笑:“回去与你的夫君相聚吗?没想到小玉儿对他还真是上了心。”

    沉玉双掌捂着脸。借机掩去面上的神色听见这话影不由一僵:“你、你……”

    想要说的话噎在喉头不敢说出来了。江怀闲这语气如果她再继续编排下去。难保张玉那夫君一族都要被连累受罪了----虽说那府上只怕不会是些什么好人不过一年无所出就把一个弱女子赶出了家门----可是还罪不至死。

    看沉玉不吱声了江怀闲满意地挑挑眉深知她这算是妥协了:“清晨冷凉先披上衣衫再说吧。”

    沉玉急着应付他低头一看。--凤-舞-文-学-网--锦被下居然不着片缕。刚才慌乱地坐起来被子滑落在腰间光乍泄……

    她立马就傻了好一阵才红着脸抓起被子恨恨地瞪了过去。难怪一开始旁边此人的目光就直直地停留在自己上这丢脸真是丢到家了。

    江怀闲愉悦地轻笑着凑过去柔声道:“小玉儿如此深款款地眼神难不成想要我帮忙穿衣?在下并不介意只是更愿意帮小玉儿宽衣。”

    这下沉玉不但脸颊红透了耳根和颈侧也染了一片绯色。单手扯下纱帐。挡去了他炽的目光沉玉这才手忙脚乱地穿戴好赤足跳下了榻。

    桌上早已摆好了各式各样的精致菜肴她扫了眼在中伺候的十数人。虽然低眉顺眼没有看过来仍旧让人浑不自在。见江怀闲神态从容根本对他们视若无睹。沉玉闷闷地落座扒了两口饭便没了食

    这样的景愈觉得两人之间的差距。她不过是山中村姑只懂得种菜、打猎会一点茶道。饭食勉强能入口平常穿着布衣大大咧咧不必理会旁人的目光。喜欢的时候就躺在草地上打滚偶尔翘起二郎腿练练字。自娱自乐。

    即使不愿承认。但如此地她确实配不上举止投足优雅华贵的江怀闲。

    一双银筷敲了敲沉玉的额头。她用手捂着不解地瞥了过去只见江怀闲挥手让宫人都退了出去无奈地开口:“……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沉玉咬着唇迟疑道:“皇上让我出宫吧。”

    “可以”江怀闲爽快地了回头见着她瞪大的乌目低笑道:“就知道小玉儿在宫里闲不住想要出去的时候只要跟我说一声便可不过……”

    “不过什么?”沉玉警惕地瞅着他这人怎突然那么好说话了?难不成还有什么谋诡计?

    抬手抚了抚她的乌把沉玉的神色收在眼里江怀闲叹息道:“出宫可以但小玉儿得保证会回来。”

    没料到竟然是这样的条件她沉默片刻心底的戒备倒是慢慢散了腰背也软了下来:“……就这样?”

    “对这是唯一的条件。。。”江怀闲把玩着她地尾长臂一将人圈在怀中:“当然你的武功一般一个人行走不安全晚些挑一两个厉害的侍卫跟着去。”

    所谓的保护不过是为了更好地监视沉玉刚皱起眉又听他接着道:“自然要选谁完全由小玉儿决定。”

    她双眼一亮抬眸道:“果真如此?”

    “千真万确”江怀闲微笑着点点头手臂逐渐收紧。

    正眉开眼笑的人完全没有觉她已经紧紧贴在他的前毕竟在皇宫生活那般约束的子对于沉玉来说如同地狱;但是从此往后再也见不着江怀闲她的心也未免惆怅难过。

    如今这样的提议既不会困住了自己又能和他一起----小别胜新婚相信每次相聚两人之间的感更为深厚也更懂得珍惜彼此……

    转眼间想起当形沉玉唇边地笑容渐渐消散开去。看着原本兴高采烈的人没了表江怀闲眨眼间便明白她的心思。

    “……藏宝图你不想要了?”

    “如果我说不小玉儿会信么?”他抱着沉玉侧躺在软榻上低声反问。

    她果真摇头:“世人为了此物争得头破血流要不然当年我的族人也不会枉死。”

    江怀闲坦然道:“若是有了这笔宝藏芮国自然如虎添翼。但是没有芮国也不会亡小玉儿了解我的意思么?”

    沉玉翻趴在他的上头咬牙切齿道:“你在天牢中地试探难道不就是想让我心甘愿地交出藏宝图。既然如此我了解如何不了解又如何?”

    推开江怀闲就要挣脱他地怀抱这人却没有松手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苦笑道:“小玉儿可曾听说当年我地伤究竟怎么来的?”

    说起他的旧伤沉玉安静了下来闷声答道:“似乎是有人从背后偷袭才伤得你如此之

    “伤的何止是”江怀闲的掌心覆上她的鬓角垂下眼帘似乎在回忆着当初的事:“那个人是我从小一同长大一起练武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甚至将后背交了出去。可是最后他还是辜负了我的信任……那一剑亲手斩断了我们十多年来的谊。”

    “或许他有他的苦衷。”沉玉伸手抚平他皱起的眉头忍不住开口为那人辩驳也是想要寻来借口让江怀闲好过一些。

    “确实有苦衷可是就因为这苦衷我没有在战场上牺牲却差点死在最信任的人手里。”江怀闲淡然地说着这件事对他的影响远远不像当年那么深了。

    “所以你一再对我试探……”沉玉突然有些明白这个人先前为何对她若即若离想要靠近却不敢过于靠近的缘由:“那么你得出的结果是什么?”

    他噙着笑不语低头便含住她的粉唇。不似那夜的侵略意味极尽温柔半晌就让沉玉抵不住化作一滩水软在他的臂弯里。

    许久江怀闲才退离一分凑近她粉色的耳朵:“小玉儿把藏宝图看得比小命还重要却愿意为了我送出去……”

    沉玉的小耳朵敏感地一动撇开脸她仍口硬道:“一张图而已当然保命比较重要。”

    说完她懊恼地察觉到自己多话了。果不其然下一刻脸就被江怀闲扳了过来乌目对上一张似笑非笑的神色:“小玉儿的意思是根本就无需用上心头之血先前不过是骗人的胡话?”

    沉玉尴尬地摸摸鼻子谄笑道:“那不算胡话族里有规定非本族之人不能泄露宝图……”

    “人死图毁是这个意思么?”江怀闲漫不经心地问着低头在她露的肩头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她一抖乖乖地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

    一把抓住某人深入亵衣内四处游移的狼手沉玉吞吞吐吐地坦言:“族里男女只要破了这藏宝图就再也显不出来了……”

    感冒喉咙痛就懒了。。。。。木有存稿所以最近更滴晚了俺对不住亲们。。泪

    船戏酝酿中擦汗酿8出来表打人捂脸狂奔。。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