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宫中喜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宫中赴宴沉玉原本想同去。--凤-舞-文-学-网--毕竟她对那座孤岛的位置和阵法更为了解必要时能助江怀闲一臂之力。萧祈看了她一眼凉凉地细数了她上的各种虚症言下之意让沉玉乖乖地留下休养。

    她还要争辩却被江怀闲打断道:“解阵的方法我已经记下了此次喜宴来得突然小玉儿只需安心养伤便好。”

    当事人话了沉玉也不好再说什么。萧祈见她有些担心叹道:“如果王爷许的话让在下也一同前往吧。”

    “准了”江怀闲瞥了他一眼有萧祈在吃食和酒水就不怕有人动手脚了。

    两人出了院落萧祈改了装束成了凌王的贴随从一行人浩浩地前往皇宫去了。

    马车经过宫门军忽然拦住了马车声称要入内检查。随行的赤英当场就想要拔刀把他们砍了竟然敢搜凌王的马车还把他们放在眼内么?

    江怀闲径直下了马车淡然地扫向一众军凛然肃杀的气息扑面而去。军皆是一惊为之人脸色微白上前拱手道:“请王爷恕罪皇上口谕所有入宫的马车都要仔细检查不得有误。”

    他回头望见几辆一品大员的马车正被军拦下一一细查不由冷笑道:“既然如此本王又怎能不从只是……”

    美眸盯着那人一字一句地道:“若是车厢的物事缺了坏了你们可要担当这罪责?”

    这话分明是威胁他们。若是凌王一口咬定车内少了什么军也是百口莫辩。为那人不是没有听明白但一面是皇命一面是先帝赐封的凌王谁也怠慢不得。思前想后。终是找了个折中地法子:“属下也不敢耽误王爷就请赤子将代为打开车门让我等查看一下便可。”

    江怀闲略微颔赤英不悦地瞪了他们一眼这才拉开了车门。车厢内宽畅舒适整整齐齐丝毫没有藏人的地方。为的军将领细细瞧了没有见着利器等物。躬退下:“王爷请!”

    “哼!”江怀闲甩了甩袖袍缓缓上了马车这才进了宫门。

    喜宴设在御花园内此时已是晚百花齐放芳香四溢。大红精致的宫灯挂在树上园内亮如白昼美貌的宫女与清秀地太监悄然穿梭在众位大臣的木案前好不闹。--凤-舞-文-学-网--

    凌王的到来。让一干臣工起行礼。江怀闲睨了眼上的空位脚步停在了左手边第一个位置前。他落座后众大臣回到各自的桌前与旁的人小声交谈。时不时听见一阵压抑的低笑声传来。

    没有人上前敬酒这也是意料中的事。凌王素来不与朝中大臣来往相貌俊美却在战场多年满冷冽让人近不得。也有大胆之人曾主动向他示好最终碰了一鼻子地灰久而久之。便没有人敢贸然惊扰凌王了。

    再说皇上与凌王的矛盾越渐加剧。他们看在眼里自然担心与凌王走得太近反而被皇上猜忌……

    众人心照不宣偶尔笑着寒暄几句家常要么沉默地品尝美酒佳肴。也算惬意。

    “皇上驾到!”福如尖锐的尖声响起。大臣们连忙上前俯跪拜。只得江怀闲站在案前不过拱手行礼。

    “众卿家平。”赵怀津噙着浅笑后跟着打扮得体的皇贵妃缓步而来。

    扶着皇贵妃在右手边坐下下的官员不少暗暗思忖着皇上的意思莫不是准备让皇贵妃坐上后宫之的位子?

    皇贵妃满眼惊喜地挨着赵怀津坐下浅浅一笑更是千百媚。抬眸见着江怀闲红唇扬起一丝弧度:“王爷青云可好这喜事应该也不远了吧?”

    当众称呼凌王侧妃的名讳算是冒犯了。这青云原也是皇贵妃内的宫女可惜一直不懂讨她欢心只在外伺候着。谁知那不过奉了一壶茶就被凌王看中要了回去。

    皇贵妃看着江怀闲俊雅的面容对那个普通无趣地丫头能攀上这样的高枝心里不由泛酸。她不知耍了多少手段与心机才有今儿的地位那丫头倒是好命。

    大臣深知皇贵妃口无遮拦的子传言赵怀津喜地也是她的这份直率。如今她这一开口就得罪了凌王两夫妇不暗地里竖起耳朵寻思着江怀闲的反应。

    “青云子弱需好好调理这事不急。”难得凌王眉眼一柔方才的冷凝之色骤然消失无踪眉目甚至较绝色的皇贵妃更为惊艳。

    周侧的大臣看得一怔皇贵妃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苦笑道:“青云有王爷这样的好郎君果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贵妃谬赞了”江怀闲敛了笑沉声应道。(电 脑阅读. .

    “妃莫不是觉得寡人对你不够好?”赵怀津转过头看着她笑了。

    皇贵妃惊得一冷汗笑着贴上他地膛:“皇上说哪里的话对臣妾而言皇上自然是天下最好的郎君了。”

    “看你这小嘴甜的”赵怀津端起酒盏大笑道:“众位不必拘束今晚不醉无归!”

    “谢皇上”大臣伏地叩谢一时觥筹交错美艳的舞姬曼妙的姿让御花园平添了丝丝色。

    江怀闲独自一人静静品酒自得自乐。后地小厮时不时为其添满酒盏又悄然退下。

    猛地一声吆喝军绑着一人闯了进来。舞姬花容失色地退了出去官员们一脸莫名明眼人早知今夜地晚宴不能善了。于是静候着下文。

    “生什么事了大呼小叫的?”赵怀津抿了一口美酒懒洋洋地问道。

    “此人蓄意谋害统领请皇上示下。”军扬声说着又将那人往前一推。这人手脚被缚。满地血迹尤为刺目踉跄着几步便倒在了地上。

    “这是何人?”赵怀津定睛一看忽然笑了起来:“看起来面善得紧凌王怕是不陌生。”

    江怀闲侧过头不甚在意地瞧了过去剑眉不一蹙。脸上的血污与青肿几乎辨认不出原貌。但此人跟随他多年又如何会看不出来。魁梧的形。粗壮的手臂不是孙文康又是谁?

    当初兵符给了赵怀津数万将士被收归军之下。孙文康为大将军自然也随军回了汴梁。听说被调往离此地百里外的矿场看守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

    不待他细想只闻孙文康连叩了两个响头哑声道:“皇上末将冤枉冤枉啊!”

    听罢后地军怒喝着揣了他一脚:“皇上面前。怎容你这般无礼?”

    “不妨事”赵怀津笑了笑饶有兴趣地睇着底下的人:“孙将军既然有人亲眼目睹你意图谋害军统领。你还有何冤屈可言?”

    “皇上明鉴此事请容末将详细道来……”浓眉大眼瞪着周围的大臣孙文康蓦地住了嘴。

    见状赵怀津挑眉道:“今儿是大喜之不要扰了众位的兴致。福如让乐师继续。”

    “奴才遵旨”福如拍拍手悠扬的乐曲又响了起来。

    赵怀津挥手让孙文康与军都退下。与皇贵妃轻声低语了片刻亦起离去。赵怀津落座后品着新茶许久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孙将军有什么冤屈。不妨道来。若真是误会。寡人自会为你做主。”

    “叩谢皇上”孙文康又叩了几个响头。这才娓娓道来:“末将原是守在矿场数前偶然现军统领深夜前来便起了疑跟了上去……”

    略微一顿他迟疑道:“后来看见好几人帮忙着把挖掘出的新矿石搬了出去用马车拖到码头运走了。末将把这事记在心上现统领每隔三四十天便要去矿场一回。原想私下解决寻了他当面对质谁知被统领反咬一口说末将要谋害其命。皇上英明末将句句属实可对天誓绝无虚言。”

    “一派胡言!”后头的军抽出佩剑涨红着脸就要给他一刀了结这人被赵怀津冷声一喝。

    “寡人还没说话你便做主了?”

    那军吓得跪在地上求饶道:“皇上此人根本就是陷统领于不义根本不可信。”

    “信和不信也轮不到你决定。”赵怀津眯起眼福如冷着脸就让人把这军拖了出去。

    “孙将军可有其他人看见了这事?”

    孙文康摇头:“回皇上只得末将见着了并未告知他人。”

    猛地抬起头他虎目一睁:“若然皇上不信末将愿意自断一臂再下毒誓。”

    赵怀津略显诧异:“孙将军是芮国有名的大将如果失了手臂如何出战?寡人倒是不明为何将军对此事这般执着甚至不惜断臂明志?”

    “皇上末将平最看不起地便是军统领那样的人。矿场所得都将充实国库如此监守自盗我芮国后如何能强大位居众国之?”孙文康满目凛然激动地说道。

    他这样的莽夫一眼就看透赵怀津并不担心他会对自己耍心机且这话听起来倒是顺耳当下便道:“此事寡人记下了派人查明后若事属实定然不会冤枉了孙将军。”

    早上起来去西湖看音乐喷泉回来晚了更新滴说!oo哈哈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