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一百一十章 暗潮汹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他来芮国做什么?”沉玉总觉得吴汉钟的投诚甚为蹊跷。--凤-舞-文-学-网--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江怀闲语气一顿想到晚宴上看见那人仍是儒雅俊美眼底却多了一丝狠戾之色。上的赵怀津唇边隐隐泛着笑意看怕此事还需仔细查明。

    “不过什么?”迟迟未见他接着说下去反而垂眸沉思沉玉不由着急地催促道。

    美眸一挑江怀闲笑了笑:“小玉儿这般关心此人就不怕本王一个不高兴把人杀了?”

    “王爷向来英明怎么会因为私怨枉动区区一个小人物?”

    一看就知他要转开话题沉玉也不追问掀开被褥便躺了下去。反正这人不想要说的话就算撬开他的嘴巴也不出什么来倒不如少费唇舌:“夜深了我就不送王爷了。”

    “本王也倦了今夜就在小玉儿这里歇了吧。”江怀闲刚说完就见沉玉从被中露出半张脸乌目不满地瞪向他。

    “今早再加上这会王爷究竟演得哪一出?王爷仔细道来我才能好好配合对吧。”

    看他古古怪怪的倒不如摊开来说总好过半夜睡不着还要胆战心惊地猜度半天。

    江怀闲修长的手指慢悠悠地开解衣衫上的盘扣长袍贴着腰滑落了下去。单手解下头上的饰物乌倾泻在肩头上微微躬上了榻。薄薄的亵衣勾勒出一道弧线。

    看着沉玉呆呆地模样他勾唇一笑缓缓靠了过去。

    沉玉一怔已被江怀闲揽在怀里微凉的脸颊贴在白皙的膛上。暖意融融。她伸手捂着鼻子脑子一片空白。

    这妖孽杀伤力太强了。如此美色怕是得道高僧都要把持不住。

    心里暗暗腹诽沉玉不着痕迹地往这人外挪了挪。早已把方才的疑问忘记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江怀闲确实倦了晚宴上看似觥筹交错君臣相谈甚欢。实质上一言一行。三思而后行斟酌几番才敢说出口。去战场久了这般劳心劳力的事一时还真有些不适应。

    眯着眼看向怀里蠕动地沉玉他挑了挑眉。--凤舞文学网--与她在一起不用多费心思这样轻松的生活倒是让他忘记了自己仍在销烟之中。

    只是战场上防得是明枪这里却是暗箭。不同的是前者丢的不过是命后者失去的是所有。甚至万劫不复。

    沉玉感觉到江怀闲心的异常想着冬晚上有了火盆也是冷得紧。有人愿意当免费暖炉手感又好她自然不会拒绝。

    伸手揽住他的腰。触感良好柔韧暖和不把脸埋进这人的膛咂咂嘴睡得香甜。江怀闲嗅着沉玉颈侧清清淡淡地味道唇角一勾闭上眼也很快睡去了。

    一连数江怀闲都留宿在沉玉房内。这新侍妾受宠王府内都是人精。底下的仆役伺候得更为周到了。生怕得罪了这位贵人被王爷知晓了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沉玉一直呆在房内自然是不清楚的更没觉得有何差别。

    裹着披风怀里踹紧手炉。她窝在软榻上。一步都懒得动。院内的红叶已经落尽只得一棵棵光秃秃的枫树。原本江怀闲打算让人把冬天盛开的花草送来。点缀冷清的后院。

    沉玉觉得没有必要冬天就该有冬天的萧瑟。再说天气这么冷让她离开房间是不可能的又何必折腾花匠收拾那些花花草草?

    这样的论调江怀闲不过一笑置之。

    奴才便是用来使唤地难不成还供着养着不干活?再者伺候主子开心也是他们的本分。

    可是这些话他懒得说沉玉也是听不进去的。这事便搁置了下来毕竟江怀闲也只是说说一切还是顺着沉玉的意思。

    “咳咳”沉玉拿起茶盏抿了一口掌心和脾胃渐渐暖和了起来。

    雁儿把火盆往塌下一挪皱眉道:“姑娘这天凉子要紧还是别开窗了。”

    “没事喉咙有点痒而已不是什么大事。这窗户开了还能看看冬景不然在屋内倒是闷了。”沉玉把暖炉搂紧了不在意地答道。

    “姑娘子金贵待会还是请大夫来看看吧。”雁儿听着她从早上起到这会已经咳了六七声了若真有什么事屋内屋外一干奴才怕是免不了重罚。

    “这话说得就不对了谁地子不金贵?”沉玉瞥了她一眼见雁儿低着头不语淡淡道:“我也不是为难你只是天天就在房里实在无事可做。”

    “不如奴婢请示王爷送些书册过来?”雁儿想了想出声提议道。

    “也好挑些游记、轶事女戒和诗经这些就免了。若有关于茶道的亦稍上几本吧。还有照我的意思做些零嘴过来。”沉玉挥挥手便让雁儿下去了。自从那去了茶馆之后江怀闲再也不给她踏出院落一步更别提出府了。

    她暗忖着难道在茶馆与子笙见面的事他知道了?

    盯着茶盏里竖起的茶叶沉玉抿了抿唇。若是清楚了江怀闲又怎会一言不。应是察觉到不妥之处却没能理出头绪来……

    见四下无人看着掌心上剩余的两颗黑丸沉玉小心地贴藏好又若无其事地品茶。间或轻轻咳嗽两声仰头望着天上掠过的飞禽乌目中隐隐泛着向往的光芒。

    “关家地态度还是平平淡淡的不同意似乎也没拒绝的意思。”阮恒几次派人交涉空手而回未免有些不悦。

    江怀闲浅淡一笑:“关家是条老泥鳅总得估算好前后得失看准利益所在才敢下注。得太紧反而适得其反。长史明儿开始把人都撤回来吧。”

    阮恒恍然这招以退为进确实高明连忙躬应下。

    “还有去盯着吴汉钟随时回报。”江怀闲凛声吩咐下了起出了书房抬步就往沉玉的寝室走去。

    阮恒恭送着他离开想不通王爷这番恩宠究竟是为了做戏给旁人看尤其是金銮上的那一位还是真的喜欢上这叫沉玉地女子?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他敛下神不管如何王爷此举利大于弊。只是不知到了那取舍之时又能否就此放下?

    江怀闲刚踏进外室雁儿连忙躬行礼他挥挥手让其噤声。远远地便听到几声闷闷的咳嗽声他剑眉微蹙。顿住脚步美眸淡淡地扫向一旁地雁儿。

    她花容失色下一刻已是跪在地上:“王爷奴婢……”

    “有事就来问我吓唬她做什么?”沉玉裹着雪白的狐裘一张小脸多了几分苍白倚着门边看了过来。

    江怀闲挥挥手雁儿这才叩谢恩悄然退下。

    “病了为何不说?”若不是他一时兴起过来看看这女人还不知要隐瞒多久。

    “不过是还没适应芮国冬天王爷也太大惊少怪了。”沉玉神自若把手炉又抱回了怀里。

    她自小便在潮湿温暖的锦国出生长大芮国这般冬天雪地的确会有些不适。江怀闲不疑有它环顾一周见着布置妥当的火盆略略点头:“府内有大夫待着让他们给小玉儿开两帖药吧。”

    闻言沉玉皱着脸嘟嚷道:“那些汤药太苦了我这又没什么大事不用喝了吧……”

    瞧见江怀闲不赞同的眼神她缩了缩脖子讨好地笑道:“这点小毛病我自己也能治。要不然王爷让我自个配药?”

    他挑挑眉可没有忘记当初这女人就是用配药的理由弄了些不入流的药粉来算计自己的:“苦口良药让你的婢女多送几壶蜂蜜水过来便好。”

    沉玉眨眨眼一下子就猜到江怀闲的顾忌粉唇一翘:“王爷若是担心让大夫都检查好这方子再把药材送来?”

    江怀闲看着她美眸中的玩味之色一闪而过。他倒想看看这女人又想弄什么花样可是却不愿给她这样的机会:“若这些大夫如此无能也不必留在府里了。”

    “是王爷。”沉玉垂下眼难得贤淑地朝他矮一福优雅端庄。

    他微愣眼底的光芒一闪而逝。转头看见茶几上的零嘴淡淡一笑:“听说这些是你让府内的厨子做的?”

    “对里面放了几片润喉的药草。王爷若是喜欢待会叫雁儿送一些过去吧。”沉玉自己吃了又伸手把一颗伸到江怀闲的嘴边。

    美眸紧紧地盯着她终是张开口不经意地在她手指上了一下。见沉玉小脸微红缓缓笑开了。

    昨天出门了早上起来又把这章改了一下真是匆匆忙忙滴!

    继续呼唤粉红票子呢1oo票滴加更在傍晚6点左右呢。

    脸红感谢亲们滴支持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