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一百零七章 舍之不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沉玉低着头往回走耳边依旧回响着子笙方才的话。--凤-舞-文-学-网--

    想要离开凌王离开王府么?

    抿抿唇那个时候她选择了沉默。子笙没有继续追问不过笑了笑体贴地道:“沉姑娘在下会等你的回答。”

    说完他便消失了影。

    离开江怀闲不是她一直想要做的事么?可是在那一刻沉玉迟疑了。虽然她在雅座里放了话当初没有选择只能跟着师傅在山中隐居。可如今她不再是当年稚嫩的孩童也就不会再委曲求全。

    但是沉玉始终犹豫了。心里暗暗唾弃自己她似乎越来越没骨气了。脚步一顿她自嘲道:骨气这种奢侈的东西自己有过么?

    雁儿安静地跟在后头刚刚被人从背后偷袭沉玉说是茶馆的客官觊觎她的美色点了睡。但若是好色之徒为何自己的衣衫丝毫不乱齐整如初?

    尤其是周围的暗卫为了避嫌退开了数十丈。但这样的时候居然没有现帮忙。雁儿暗自称奇打算回头将此事告知阮大人禀报王爷。

    沉玉一边想一边走也没仔细看路不到片刻就晃悠到后院的角落远离了茶馆的喧嚣。

    “姑娘我们该回去了。”雁儿看她胡乱走着不由出声提醒。

    沉玉干笑两声总不能说她没看路走才溜到这里来吧。转往茶馆的方向走。忽然这后门一开一位公子哥儿带着书童大步踏了进来。

    白衣折扇玩世不恭的神色很是风流多地模样。沉玉不过瞥了一眼。扭头就走。这人也算得上是俊俏可惜她对着江怀闲的脸太久了其他人的相貌反倒入不了眼。。。

    思及此她郁闷地皱起眉头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注重皮相的肤浅之人?

    “姑娘请留步”公子哥儿打开折扇噙着笑意抬步走来。

    沉玉想着雁儿的容貌出众哪里都能吸引旁人地目光。若不是自己这衣裙华丽不凡。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雁儿是小姐而她则是伺候的丫鬟了。--凤-舞-文-学-网--

    刚要伸手把雁儿拉在后公子哥儿折扇一收居然挑起沉玉的下巴笑眯眯地道:“姑娘看着面生恐怕不是汴梁人士。小生不才这便尽地主之谊带姑娘四处游玩如何?”

    沉玉真是哭笑不得不知该为了有人看上她这相貌感到高兴。还是得被这登徒子轻薄而愤怒。抬手挥开那柄折扇她笑了起来:“这位公子大庭广众之下调戏良家女子并非读书人应做的事吧?”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姑娘这话未免有失偏颇难道书生就该埋圣贤书四大皆空?”书生煞有介事地说着似乎还想要继续引经据典。

    沉玉连忙打断道:“公子赶紧去书里寻颜如玉我们两人就不奉陪了。”

    “书画中的死物又怎比得上美人儿?”书生色迷迷地瞅着她。目不转睛。

    换做其他女子或许会感到羞辱抑或是一丝止不住的窃喜。可是在沉玉眼里这男子由始至终没有看旁的雁儿一眼反倒让人奇怪。毕竟在相貌上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再者就是。雁儿太安静了。连一句阻止和反驳地话都不说。此人若不是她认得的便是不敢得罪之人。非富即贵。

    如此沉玉倒是起了几分兴致唇边的笑意愈深了:“公子看起来像是个生手。”

    那书生一怔笑道:“请姑娘赐教。”

    “赐教就不敢只是公子如此单刀直入若是平常的大家闺秀早已惊叫起来或是大声呼救。更有甚者极有可能因为恼怒气急攻心晕了过去。”摸摸下巴沉玉乌目闪闪亮:“到时候公子调戏不成反倒惹了一腥更有可能被官差送入大牢怕是要得不偿失。”

    “美人儿真是有趣在汴梁官府还不敢不给小生一个薄面。”公子一脸倨傲得意洋洋地说道。

    她眨眨眼挑眉道:“我记得茶馆里设有议事角若在那里说起公子不知官府还会不会手下留。不如我们试一试?”

    那书生一愣大笑起来:“有趣美人儿真是有趣得紧。难怪他藏得严实就是不给人见一见……”

    书童上前在他耳边低语两句书生拱手道:“在下俞席衡美人儿后会有期了。”

    说罢两人快步出了后门转眼就不见了。

    沉玉只觉莫名其妙回头看向雁儿正想开口询问余光瞥见某人蹙眉而来。

    “小玉儿这一趟走得够远的。”牵住她的手江怀闲一把将人搂在怀里。

    越过他的肩头沉玉望见大堂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愣愣地望向这边眼底有惊艳有愕然有崇敬也有惧怕。

    她仰头看了江怀闲一眼这人出来找自己居然忘记了戴上斗笠。许是太过匆忙怕她逃掉了所以连遮掩容貌的事都忘记了?

    沉玉垂靠在他的前无声苦笑。这是自我安慰还是自欺欺人?

    待两人上了候着门外的马车大堂内地说书先生先惊醒过来大叫一声:“那是凌王下我们芮国的不败将

    众人恍然继而七嘴八舌起来。

    “果真年轻有为贵人之相……”

    “那容貌那气度说是仙人之姿也不为过……”

    “边那人是凌王下的新侍妾?看起来十分平常。”

    “谁说不是连旁边那丫鬟都能把她比下去……”

    茶馆里的大嗓子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沉玉抿唇一笑:“王爷深得民心可喜可贺……只是小女子这姿容怕是配不起王爷不如……”

    腰上地手臂一紧江怀闲侧过头目光停在她的脸上:“不如怎样?”

    沉玉摸摸鼻子若是继续说下场显而易见立刻谄笑道:“没事我什么都没说过。”

    想到刚才在茶馆后门碰上的书生她好奇地问了一句:“俞席衡是谁?”

    江怀闲原本半阖的眼眸一闪淡淡道:“芮国最年轻的宰相小玉儿见到他了?”

    沉玉乖乖地点头:“在茶馆后院遇上了还以为是平常的有钱公子哥儿没想到居然会是个宰相。难怪他说即使调戏了女子官府也不敢拿人……”

    “调戏?”轻轻念着这两个字江怀闲索睁开眼美目掠过一丝冷凝:“看来小玉儿还真离不得本王的眼皮底下。只是小玉儿何时变得如此好相与了?”

    一面说着他慢慢俯将沉玉压在车厢柔软的毛毯上。

    看着那张俊脸越来越近沉玉慌忙用手臂一挡:“俞席衡不过是小小地戏弄我也就没当一回事了……”

    “而且”乌目微黯她略略转开了脸低声道:“王爷居高位边地红颜知己不会只得一个;那么对于我来说也不是非王爷一人不可。”

    形一顿江怀闲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许久才开口:“这是小玉儿的真心话?”

    “当然王爷不是也心知肚明?”沉玉难得直盯着他目光不似往常那般闪躲。在自己沉迷下去之前不如率先斩断牵绊。

    她在原地徘徊多时因为舍不得。今见着俞席衡沉玉明白这人很有可能是金銮上的那一位派来试探的。

    江怀闲有自己的阳关大道却与沉玉所要的背道而驰。他不会放弃数年地谋划她理所当然地不想要招惹麻烦为了名利舍了自由。

    如此沉玉扪心自问为何还要踌躇不前?

    怔忪间已被江怀闲掠去了呼吸。异于往常地霸道气息毫不温柔地啃咬沉玉只觉唇上点点刺痛传来。秀眉一皱没有吱声。

    这人在自己的恋尚在萌芽时便亲手生生掐断了。而今这般又是为何?

    舍不了留不住放不下……

    缓缓伸手勾住江怀闲地脖颈任由这人在她的唇上肆虐。沉玉贴向他微凉的手脚顿时被暖意覆满。

    闭上双眼她所贪恋的又何尝不是这抹温暖?

    继续呼唤粉红票子话说难得昨天不用加更俺偷懒了一把咔咔!

    有筒子问啥米时候h捂脸那个还早呢。。。。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