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一百零三章 泪眼婆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接待聂兴元的事便落在了阮恒上。--凤舞文学网--他不慌不忙地与之寒暄一番从秋的景色到昨所阅的书目拉拉扯扯就是没有提及当凌王遇刺之事。

    开头聂兴元还赔笑着与阮恒扯谈直至喝下两壶好茶话题仍没有到点子上----为官多年眼力还是有的显然明白对方想要自己先开口。

    他没有办法只得轻叹一声:“王爷遇刺一事惊动了整个芮国圣旨已下半月内必须找出凶手。在下愚钝请阮兄指点一二……”

    阮恒睨了他一眼笑道:“此事王府亦加紧追查至今尚未有任何头绪指点二字下官担当不起。”

    他虽在凌王麾下效命多年官品却不及聂兴元这个汴梁的府尹。并非江怀闲不愿提拔而是官职越大危险也越高行动极为不便。再说王爷除此之外丝毫没有亏待过他尤其对自己甚为重用。

    得此明主阮恒心愿足矣。

    而今聂兴元这声“阮兄”拉近两人的关系倒让阮恒哭笑不得。这人的年纪比他大上一轮官品又高。如此可见聂兴元对王爷遇袭一事确是无计可施。

    挑了挑眉阮恒淡笑道:“卫家曾三番四次与王爷作对孰是孰非聂大人心里有数……”

    聂兴元面色迟疑卫家虽然只是小小的世家可在汴梁的地位却是不低。阮恒地意思他明白不论事真相是如何。卫家顶罪已成定局。

    朝中关系错综复杂卫家的存在很微妙。聂兴元不敢打破这种平衡又不愿得罪凌王一时有些犹豫:“阮兄此事可否让在下考虑几。再作打算?”

    阮恒冷笑一声:“皇上金口玉言区区半月聂大人有办法把案子办得滴水不漏?”

    闻言聂兴元只觉额上冷汗直冒:“阮兄所言甚是是在下糊涂了。http://”

    既然凌王是要扳倒卫家他这个小小的府尹能说一句“不是”么?倒不如遂了凌王的愿完成皇上交代的差事好脱而去。

    “那么有劳阮兄了。”罪证确凿。不过是凌王地一句话聂兴元告辞离开算是默认了阮恒的提议。

    送走了这人阮恒袖袍一挥脸上隐隐有些不悦。--凤舞文学网--聂兴元此人能在汴梁府尹这个位子坐这么久想来并非无用之徒。这会应了他们说不准转就向皇帝赵怀津探听口风好作决定。

    自然这样的事阮恒不会让它生:“派人跟着他。若说了不该说的话稍微给府尹大人一点教训就好别伤了命。”

    底下的人躬应了转眼便跟上了那位大人的后。

    阮恒一笑。以后的事就得看皇上的抉择了。是保住卫家还是让这颗棋子就此消失在世上?觉到全僵硬便知自己躺地时间不短。耳边是沉稳的心跳声一条手臂横在腰上传来阵阵暖意。

    口中尚未完全散去的血腥让她略微一怔。暗自叹气。点点思绪在脑中一闪而过一直以来未曾连接上的事眨眼间串在一起霎时都明白了过来。

    这人原来一早就知道了……

    “醒了?”略带沙哑的声线响起江怀闲俯凑了过来:“小玉儿睡得可真久……怎么。认不出本王了?”

    看着她乌目无神。呆呆地看向自己他便有此一问。

    许多想要问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沉玉抿了抿有些干的唇瓣半晌只挤出一句来:“……我渴了。”

    江怀闲看了她一眼拍了拍手掌只见雁儿碰着茶水撩起纱帐走了进来。默默地奉上茶杯悄声退下。

    杯子递到沉玉的唇边她仰起头就着江怀闲的手喝了两口却有大半顺着嘴角滴落浸湿了下的被褥。

    江怀闲将杯子往旁边一放低下头薄唇在她嘴边一去了水迹。沉玉望着他撇开了脸:“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便这样耍着我玩?”

    指尖拂开她额前地碎江怀闲微微一笑:“小玉儿费尽心机地掩饰本王又怎好扫了你的

    这人真是……沉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想要离开这人的怀抱这才一动伤口疼得她倒吸了口气。

    该死的她之前为什么要蠢到帮这家伙挡剑。落得如此下场真是活该!

    正想忍痛再起来一次江怀闲翻将她压在被褥上美目渐冷:“本王费了这么多心思不是让小玉儿如此糟蹋自己地。”

    沉玉咬着唇忿然道:“不过是尚未得到你想要的才这样费心。而今王爷已经清楚了我们一族最大的秘密……血能够治百病甚至起死回生……”

    她还以为自己掩饰地足够好却固执得认为再也不会有人察觉此事。江怀闲的体为何突然好了起来?中了剧毒他的脸色犹若常人……

    想必在湖畔的险境不过是这人将计就计罢了。一来借此事谋划二来处心积虑地再一次试探。

    沉玉只觉心里微微的刺痛正逐渐蔓延她与江怀闲遭遇多次的危难这人虽然冷血无却总在最后一刻没有抛下她。

    偶尔会想江怀闲对自己或许有一点点地真心实意相拥依偎时会像她那般有那么一丁点的悸动。可惜这一切只是她的痴心妄想……

    师傅说得对她不该下山来的。即使在那里孤单寂寞复一的平淡最起码不会有欺骗不会伤心不会看见人心的可怕。

    这个人将自己带在边慢慢地靠近和蚕食。如今当沉玉把他在边当成了习惯却告诉她这是善意地谎言一个温柔地陷阱?

    江怀闲这人何其狠心。拖着她入了局如今却要潇洒地抽而去……

    思绪翻滚沉玉阖上眼淡淡开口:“那么王爷留下小人的命还想从我上得到什么?”

    掌心擦过她地脸颊湿润一片。沉玉转过脸躲开了却被江怀闲扳了过来。温的呼吸近在咫尺她没有睁开眼却能感觉到他专注的视线由始至终落在自己的脸上。

    她哭了?

    捧着沉玉的脸江怀闲皱着眉。这个女人总是对他嬉皮笑脸即使之前遇袭时上的伤口深可见骨依然没有因为痛楚而流泪。

    紧紧闭着的双眼睫毛略微颤动眼角的晶莹缓缓落下。江怀闲并非第一次看见女子落泪他的娘亲经常以泪洗面慕自己的女子总是为了他的无痛哭流涕。

    他素来厌恶眼泪侍妾与手下败将谁不是这样哭着向自己求饶。可是这样无声无息地哭泣滴落在手心上仿佛有种烫手的微痛。

    江怀闲眼底一沉许是他入局太深……

    “不要哭了”薄唇在沉玉苍白的唇瓣上轻轻扫过他的语气里噙着几分恼怒与无奈。

    沉玉从来就不想在人前示弱尤其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可是眼泪却一直停不下来。似乎这么多年承受的委屈与难过在这样的一个缺口中倾泄而出。

    她真是受够了……

    只是伤重未愈心绪又大起大落失血过多的体先受不住沉玉在昏眩中陷入了黑暗。

    江怀闲抬手一拂点了她的睡。深深地盯着沉玉的睡颜迟迟未动。许久指尖在她眼角一擦含在嘴里。

    又苦又涩……

    解开沉玉上的布条伤口渐渐显了出来。他目光一凛即使喝了她自己的血却没有半点作用。看来只有对除了她之外的人才有效用。

    江怀闲翻出那本古籍原本并不相信这样的事如今眼见为实。当初在陵墓中如果不是无意去沉玉的血或许他早就死在那里。

    纵使与世无争又藏隐居可惜藏宝图的事泄露了出去终是被灭了族。如今看来或者藏宝之地只是人云亦云而真正的宝藏便是这些族人上能治百病的血。

    可叹这世上沉玉应该是此族唯一的幸存之人……

    庆绍帝急于求成没有细究直接派人铲平了村庄将全族屠杀殆尽。若得知了真相他毁掉的可是堪比仙丹能起死回生的药恐怕得抱憾终了。

    起看了看榻上的人秀眉微蹙显然在睡梦中仍旧不能心安。江怀闲形一顿终是抬手轻轻抚平了她皱起的眉。原本想得到沉玉的倾慕让她心甘愿地说出所有。

    如今事摊开了不外乎多了些曲折但最后的赢家只会是他……

    至于沉玉江怀闲费尽周折让她习惯了自己。而今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咳咳大转折阿以乌龟滴度磨蹭出来滴。。。

    捂脸说真滴这章煽滴让偶起了满滴鸡皮疙瘩泪大家帮俺捡起来吧。。

    还以为今天过不了8o张粉红8用加更滴。。。谁知下午上来一看忽然8o了

    想看江美人怎么讨好小玉儿咔咔粉红拿来才有滴看呢oo哈哈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