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九十八章 指尖一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马车行至半途刚要穿过喧嚣的宽敞街道忽然车一震沉玉勉强站稳形皱起眉头。--凤舞文学网--外面传来阵阵惊呼与叫喊声撩起窗帘只见小贩与路人急急退避十数名黑衣蒙面男子袭向随车的护卫一时陷入了混战之中。

    她当机立断坐到了车夫的位子上鞭子一抽骏马嘶叫两声撒开蹄子拼命往前奔跑。护卫原本顾忌沉玉的安全将马车围成一圈束手束脚。如今看她安然离开众人这才放开拳脚与偷袭的蒙面人缠斗得难分难解算是把人阻了下来。

    分不清方向沉玉只能任由马儿往前冲。远远望见正前方的巨石吓得收紧了缰绳几次拉扯不但无法让马车停下来连方向也改变不得急得满额是汗。

    跳车的念头一闪而过可惜看见路上铺满的碎石以及她这碍手碍脚的华丽衣裙沉玉立刻打消了这念头。恐怕还没跳出去就得被这裙摆绊倒摔个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了。

    瞥见十数丈外的枯树被人砍掉了枝叶只剩下光秃秃的大半树桩。抽出从不离的匕她切断缰绳灵巧地绑了个活结。绳子不够长沉玉只得一次自救的机会。

    可是马车行驶的度极快在一瞬间估算好力度和距离将活结在树桩上何其艰难!

    如今要砍断脚下结实的车辕即使这匕削铁如泥却是来不及的了。沉玉试了两次。车辕上只留下几道刀痕。若是江怀闲在此凭他地功夫与臂力或许几下就能断开。

    她摇摇头这时候居然会想起那可恶的男人。

    沉玉抿抿唇秀眉微蹙。方才离开时。江怀闲并没有派王府的侍卫随行而今连藏在暗处的人也没有跟来么?

    若说因为有军在所以他放心地将自己交出去。以江怀闲的为人她会相信才怪!

    可是马车撞上巨石她自己不死也得重伤难道这男人地下属还眼睁睁地看着而不伸出援手?

    不管如何求人不如求己。。#。沉玉紧紧握着手里的绳索。双眼死死盯着越来越近的树桩将脑中的杂念抛诸脑后。深深吸了口气近了还差一点点……

    等待总是让人难以忍受双手不住有些抖动她用力拍了下手背强自己静下心来。--凤-舞-文-学-网--是生是死只得唯一的一次机会……

    到了就是这时候!

    绳索一扔在半空中划了个弧度。微微一抖住了树桩。沉玉刚松了口气忽闻“喀拉”一声树桩居然被连根拔起!

    她正愣神着。嘶叫着冲向巨石的两匹马突然拐了弯。后头的车被甩向了巨石下一刻就得粉碎骨!

    电光火石间一道影扑了过来揽过她的腰足尖一点便已跃开数十丈之外。沉玉呆呆地盯着来人只见俊朗地面容上洋溢着淡淡的笑意。一直提起的心。这才渐渐安定下来。

    “子笙公子……你怎会在此?”

    “姑娘出了王府后我就跟着来了。可惜中途被人阻挡险些来迟一步。”子笙剑眉一扬抱着她施展轻功丝毫不喘。

    “谁阻了你?”沉玉皱起眉头心里隐隐已有了答案。

    “姑娘早已有了答案。何必多问?”子笙瞄了她一眼。淡淡说道:“如今在汴梁谁不知姑娘是王爷摆在心尖上的人

    “江怀闲派人跟着我。居然见死不救?”沉玉想到此眼底闪过一丝怒意。难不成她在去面圣的途中遇袭这男人还想嫁祸于皇帝?

    “姑娘跟着王爷这么久难道就没看清楚他是怎样的人?”子笙在一处竹林前停下沉玉双脚这才落在了地上。

    “这是哪里?”

    “在下的一处临时居所姑娘受了惊进屋歇息一下吧。”

    沉玉低下头看着原本华丽的衣裙皱皱巴巴的还被划破了好几处。衣衫不整狼狈不已不由尴尬地笑笑:“那就打扰子笙公子了……”

    “叫在下子笙便可凭你我之间的关系没必要这般生疏。”子笙转头一笑率先走入竹林中:“此处设了阵法姑娘得罪了。”

    牵起沉玉地小手他熟练地快步向前。她只觉满目青绿的竹子在面前晃悠盯得久了眼花缭乱。半晌突然眼前一亮视野开阔已是出了竹林。

    看着小巧简陋的木屋沉玉怔了怔:“子笙一个人住在这里?”

    “不错此处清幽宁静自给自足又无人来打扰……”子笙放开她的手含笑道:“这样地生活堪比神仙也不为过姑娘觉得呢?”

    沉玉环顾一周屋前有口水井旁边则是一小块菜田。绿绿葱葱叶子上还闪烁着水滴应是刚浇水不久。只闻微风吹过竹子轻动传来一阵“沙沙”的轻响风中还夹带着丝丝竹叶的清香。

    她眯起眼缓缓笑开了:“确实是个好地方子笙真会选。”

    两人走进木屋内所见之处简洁整齐。沉玉在桌前坐下笑道:“看不出子笙自己住此处不但干净更是不见半点杂乱。”

    子笙亦在她旁落座闻言一笑:“常年独居这样的事只能亲力亲为了。”

    斟了两杯茶递了过去沉玉伸手接过掌心渐渐暖和了起来。轻轻抿了一口她低着头叹道:“玉佩的事……为何我以前从未见过子笙?”

    他垂着眸眼中淌过一丝黯然:“当年顽劣犯了错按照规定原是要严惩。爹娘心软向族长求只将在下赶了出去。”

    抬起头子笙苦笑道:“十三年前姑娘只得四五岁记不得也不奇怪。”

    沉玉想了想释然道:“难怪……这么多年了子笙也不必再耿耿于怀。当初也算得上是因祸得福不然……”

    子笙轻叹一声双眼满是苦涩:“但是眼白白地看着族里的叔伯兄弟就这样……让在下何以堪?甚至连为爹娘埋骨安葬也无法做到。”

    “过去的便过去罢我们苟且偷生更应该替死去的人好好活下去。”沉玉轻抚着杯沿幽幽说道。

    “难道姑娘就不想报仇雪恨讨一个公道?”子笙眼神一冷语气忿然:“数年来在下抽丝剥茧终是知道了凶手是何人。”

    他话语一顿敛去了神色:“当初虽是锦国皇帝下令可背后也受了人地教唆。这个人正是芮国的不败将军凌王江怀闲!”

    沉玉一愣第一次听到这话她只是一笑置之。十年前江怀闲也不过是个一十二岁的孩童如何有这样的心机城府?但这是第二次了上回她反驳吴汉钟不过是片面之词可这个人呢?

    定了定神她瞧了过去:“凶手的事子笙是如何得知的?”

    “姑娘不信在下所言?”子笙没有回答蹙眉盯着沉玉:“还是说这段时凌王已经俘获了姑娘地心?”

    她摇摇头:“我并非不信只是此事过了十年当初地人和事早已面目全非。子笙如何认定便是江怀闲做的?”

    “姑娘不妨找锦国庆绍帝当面对质真相自然会水落石出。”

    看着他坚定地目光沉玉神色黯然:“知道了又能如何?即使子笙说的都是真的难道只凭你我两人之力就能扳倒江怀闲?”

    “小时候曾听爹娘提起族里的藏宝图就因为它我们才会沦落至此。既然如此我们就利用这笔宝藏招兵买马重挫凌王。”

    相比他的激愤沉玉面色淡然:“那张藏宝图我已经送给了江怀闲。如今早已向芮国皇帝呈上了……我从来没想过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姑娘看过那张图只要我们比芮国更早找到宝藏的位置……在下明白姑娘不想再卷入纷争之中。但姑娘放下了可一想到爹娘惨死的境况在下夜夜被噩梦纠缠如何放得下?”

    看着满脸悲愤的子笙同是天涯沦落人沉玉也无法硬起心肠:“这世间上唯一的那张藏宝图就在芮国皇帝手上。即使是我也无能为力……”

    子笙双目一暖掌心覆上她的手背柔声道:“人各有志在下也不会强人所难。如今还能见着姑娘平安无事在下甚感欣慰。”

    暖意从手上传来十年来深藏在心底的哀伤与委屈在这个温柔的人面前不慢慢涌了上来。沉玉乌目微红垂下头去。这个人恐怕是除了她之外唯一的幸存者。江怀闲定然在外面四处搜索自己的下落她不能暴露了此处连累了子笙。

    “我得走了……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子笙唇角一扬在沉玉的指尖上落下一吻:“姑娘需要在下的时候我一定会到你的边来……”

    最后一句话把偶自己雷到了容俺抖一抖。。。。。咳咳

    子笙美男滴**比江美人厉害多了咔咔

    双眼亮继续砸粉红票子来吧

    粉红6op加更在晚上六点呢oo哈哈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