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八十九章 情难自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沉玉把额头抵着冰冷的石壁硬是让自己清醒一些。--凤-舞-文-学-网--静谧的夜晚虫鸟阵阵鸣叫乌云掩去了明月如同那一夜……

    蜷着子躲在角落夜风渗了进来她不由瑟瑟抖。额头滚烫沉玉吸了吸鼻子迷糊中不知江怀闲离开了多久。

    他还会回来么……

    独自逃了还是被人现了……

    手臂抱着膝头沉玉感觉子越来越冷眼皮也越来越重。胡乱想着那人虽然有副好皮囊可小气又险。不过话说回来手臂有力怀里也很暖和不算一无是处。

    江怀闲其实大可以趁她睡着把人丢在墓里悄悄离开。现在带着她出来是不是代表心里对自己仍有些在意?

    沉玉把脸颊站在膝上无声地笑了。许是病了开始胡思乱想。再坐下去铁定更冷。她索站起来来回在洞内踱步。看着脚尖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

    体回暖了一些腿脚却是一阵软她扶着石壁喘了口气走两步停一步当做打时间。

    “……小玉儿在做什么?”头顶一道声线传来沉玉仰头一看虽然背着光依旧能见着江怀闲唇边的笑意。

    她伸手紧紧抓住落下的绳索扯了扯嘴角:“回来了?”“绑在腰上我拉你上来。”他见沉玉仔细绑好了另一端绑在树干上。这才慢慢将她带出了洞外。

    解了绳索江怀闲把它抛到洞内扶着沉玉站起来。她怔怔地望了过去忽然笑道:“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江怀闲美眸一闪调侃道:“少了小玉儿。子怕是要闷得紧。”

    沉玉一笑拍了拍脸颊打醒了精神。看见他鞋上的泥土眨眼道:“公子那绳索从何处来?”

    牵着她往前走他低笑道:“自然从来处来了。”

    沉玉撇撇嘴这人等于没说:“莫不是……从哪里偷来的?”

    咳嗽了两声江怀闲转开了话题:“我们得加快脚程小玉儿可受得住?”

    “我尽量。”沉玉满脸红晕只觉眼前摇摇晃晃依旧站得笔直。--凤舞文学网--

    他满意地一点头两人便上路了。

    他们专门寻着没有人烟地偏僻小路行走两人皆是伤员晚上又没半点星光月色直至天明才走了一半的路可沉玉已是摇摇坠。

    江怀闲盯着怀里面色苍白的人剑眉微皱。她额上得烫手再这样下去。他们没被追上这女人怕也熬不了多久。伸手掬了一捧水斜斜地倒在沉玉的口中却顺着嘴角落了下去。

    瞥见她干裂的粉唇。江怀闲终是低头喝了手里地清水俯哺进沉玉的嘴里。许是渴了她不自觉地含着他的唇似是想要更多。

    覆在薄唇上的柔软丁香轻轻着而后突破唇齿探了进来勾起江怀闲的舌尖吸

    沉玉无意识的动作带着几分蛊惑江怀闲气息不稳。捧着她的脸颊加深了这个吻。直到她响起几声不适的闷哼他才喘息着抬起头指腹摩挲着沉玉恢复红润地唇思忖着自己何时变得这般不住惑?

    美目渐渐凝着冷霜或许这段时间他是太放纵自己了……

    不能停下。只得把沉玉背着。继续前行。幸好走了不到小半个时辰一辆去市集回来的牛车刚好经过。江怀闲显然不会错过机会。匆匆拦下用三寸不烂之舌编造了回乡省亲遇上强盗丢了包袱妻子生病等众多理由不忘借着漂亮的脸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色。。。赶车的大叔好心看见他背上晕过去的苍白女子便顺路捎带他们一程。

    当沉玉从昏睡中醒来时听着江怀闲左一句“我家媳妇儿”右一句“内子”愣是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咧嘴一笑她悄声低语:“公子不作那说书先生倒是可惜了“好说好说。”江怀闲也不恼笑着拍了拍沉玉的肩膀。

    前头赶牛的大叔见着心道好一对恩的夫妇。可惜没看见沉玉背对着他一脸痛苦的表

    “公子手上再加一点力我这骨头就得碎了。”揉着肩膀她呲牙咧嘴地抱怨道。

    俯下江怀闲温柔一笑:“小玉儿你该叫我一声夫君。或者你更喜欢唤我官人?”

    乌目一瞪沉玉撇开脸:“我才不要。”

    瞥见她双颊通红不知是还是羞涩倒是显出几分艳。江怀闲掌心覆上沉玉地双眸淡淡道:“睡一会还得走上两个时辰。”

    不知前面等着他们的会是什么沉玉低低应了一声原本也是硬撑着这精神一松转眼便睡着了。只是梦中还紧皱着秀眉显然睡得不踏实。

    伸手抚平她的双眉被大叔瞧见不由笑道:“小伙子看似年轻倒是会疼人。不像我家那侄子动不动就打骂妻儿真是作孽啊……”

    许是平独自上路难得多了个伴大叔放开心怀絮絮叨叨地说起旧事。江怀闲仅仅用上一分耳力听着其余的注意力皆是在周侧。虽然脸面用尘土稍作遮掩难免会被有心人察觉端得是十二分小心。

    时间一长听这家常话未免有些厌了。若不是还有需要这村夫地地方江怀闲早就不耐一掌了结这人的命。只是如今一伤一病寸步难行这才压着烦躁敷衍地答了几声。可他又怎会浪费精力应付不但仔细询问了附近的地形与城镇分布还旁敲侧击把锦国守兵的位置也猜出了七八分脸上不由多了几分浅笑。

    一路相安无事沉玉睁开眼时见着大叔笑得连眼角的皱纹都看得清清楚楚挥手向他们告别心底倒有了几分惊奇。还以为江怀闲这般为人定然不会让车夫如此轻易离去。即使没有杀人灭口也得打晕藏匿数再让他回去。

    瞄了他一眼难不成近了?

    似是看出沉玉的疑惑江怀闲含笑道:“这车夫每月都要去市集一趟帮几个村子的人把织布和陶器拿去换些钱财回来。如果突然失了踪不仅惊动了邻近的村庄怕是要把官差引了来……”

    闻言她了然地默默点头。果然这男人地心思总是转了好几个弯非常人能及:“我不过眯了会眼公子倒是打听了不少消息回来。”

    虽然睡着了可也隐约听见那车夫说得不过是平的琐事间或江怀闲问上几句也是稀疏平常。谁会料到就这么些普通的对话都能让他推测出一连串有用的东西来?

    沉玉心里一寒暗道以后说话还是要斟酌再三不然一失口成千古恨啊……

    跟在江怀闲后头走了一炷香的功夫进了一处荒郊小镇。沉玉累得不行脚步蹒跚直想寻个客栈厢房睡个天昏地暗。怎知前头这人偏偏抬脚进了一间角落的酒肆她无可奈何地随他入了去。难不成这大白天被追杀地某人还有心品酒?

    远远瞅见江怀闲薄唇一动袖中手势微抬掌柜便领着两人上了二楼进了一处雅座。沉玉扶着椅子就想坐下江怀闲长臂一伸把人拉在旁。正要开口谴责他如此不懂得怜香惜玉好歹她还是个病人只见掌柜拿起墙上地字画眨眼间打开了一道暗门。

    “大人请!”掌柜躬下恭敬地拱手道。

    江怀闲不过微微颔搂着沉玉快步走了进去。后的门迅关上眼前霎时一片黑暗沉玉眨眨眼面前突然一亮桌上地烛火瞬间被点燃。地上跪倒的五人黑衣蒙面她靠在江怀闲前歪着头想了一会指着他们忽然笑道:“他们这装束还真像是采花大盗。”

    众人一听几吐血。五人均是直属江怀闲麾下的精英之士才智武功无不出色如今居然被这么个丫头片子说是采花盗之流一世英名尽毁岂能不恼?

    谁知江怀闲挑眉一笑反倒饶有兴致地勾起沉玉的下巴调笑道:“采花大盗莫非小玉儿见过?”

    她满脸惋惜摇头道:“山下刘大婶说的采花盗常常穿黑衣蒙上面最进徐娘半老的女子屋里……”

    见属下额角青筋隐约暴起江怀闲忍不住笑出声来。

    众人见他这一笑俱是诧异不已。

    开头看两人蓬头垢面一泥污知道将军怕是受苦了。未作梳洗便来召见众人心知事重大眼底难掩担忧之色。如今江怀闲还有心思开玩笑神轻松五人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些许。

    谁知江怀闲突然笑容一敛美目淡淡扫了过去:“半之内把挡路的都清除干净了再将长史接回来。”

    感冒终于都好了继续努力奋斗呢。。。。。

    这是今天第二更呢红1o票加更咳咳大家多多砸票支持哦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