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八十四章 引人遐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闻言沉玉勾唇一笑:“若是在公子死之前留下我倒是可以考虑。--凤舞文学网--”

    “放肆!”阮恒厉声一喝此人言下之意居然在诅咒元帅早死怎能让他不怒!

    沉玉不以为然地看了江怀闲一眼:“脸色苍白无血色心肺受损久咳难愈。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我会活的更长难道不是么?”

    伸手拦下暴怒的阮恒江怀闲上前一步浅笑道:“小玉儿不必担心即使我活不长也不会留下你一人形只影单……”

    闻言沉玉子不由抖了抖:“公子洪福齐天当然长命百岁。刚才我说的就当是话。公子腹中能撑船自然不会跟我计较对吧?”

    干笑了两声她搓着手神色讨好。

    阮恒愣愣地盯着沉玉这就是锦国的大英雄三番四次阻扰元帅大计的人?这般见风使舵贪生怕死真是徒有虚名了。

    早已熟知她这子的江怀闲不在意地薄唇一扬下令道:“将城内的粮食处置好准备撤离。”

    “下官遵命”阮恒神色一敛急急退了出去。

    沉玉不明所以转头对上江怀闲的美眸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森恐怖。往后退了两步她笑了笑:“公子有什么吩咐?”

    “把这衣衫换了”想着房内定然没有其它衣物可以替换江怀闲又叫随行的侍卫把他的长衫取了来。

    在别人地盘当然要乖乖听话。沉玉顺从地换下了那小倌地青衫。把袖子卷了又卷提着长长的衣摆郁闷地从屏风后走出:“公子的衣服太大了这叫人怎么走路?”

    她挥了挥宽大的衣袖虽然江怀闲只比沉玉高大半个头骨架又较平常男子要纤瘦得多。。就似是小童穿着爹娘地衣物滑稽的模样让江怀闲的唇角不一弯:“待会叫人帮你买一现在就先将就着。”

    沉玉嘟着嘴人在屋檐下她能反对么?

    不用说这打扮刚走出房间又引得周围的侍卫一阵侧目。--凤-舞-文-学-网--大多忍着笑转过去。而在门口的阮恒却是没有半点笑意一脸若有所思。

    将军素来不喜旁人碰触他的东西若不是确实喜欢沉玉又怎会将贴衣物借出。尤其方才此人口无遮拦主帅居然不恼。若是平常这样出言不逊之徒怕是早已异处了。

    沉玉看见停在大门前的精致马车不等旁人开口就上了去。柔软的虎皮铺在车内茶具、玉枕、手炉一应俱全皆是难得一见地珍品。她不咂舌。不愧是芮国的王爷行军打仗连马车都如此奢华。

    拉开门边的小柜共有三层。最上面是几册史书与游记。显然是当做途房四宝上好的砚台两三支“紫毫”。

    曾听师傅说起这紫毫极难做出。选材难得用的是芮国高山上的紫狐颈侧的一圈短毛。一年也不过十数支历来是帝王常用万金难觅。普通人许是一辈子都不曾见过沉玉不由感叹。皇亲国戚就是讲究。十钱的毛笔跟这昂贵的毛笔有什么不同不都是用来写字的么?

    接着拉开最下一层一堆瓶瓶罐罐。沉玉看瓶子漂亮得紧便好奇地拿出了其中一个。翻来覆去就想要打开盖子闻一闻看里面装地什么。手机小说站. .

    刚上来的江怀闲单手一挡。笑道:“小玉儿。这里的药可不少皆是朋友所赠。我也分辨不清。记得里头好像有腐尸粉和噬心丹还有百虫蛊……”

    听罢沉玉面色一青险些把药瓶丢出车外。腐尸粉只要碰一丁点那地方立刻被腐蚀得连骨头都不剩;噬心丹吞下去还没闻着味道那么毒吸了一点别说明天的太阳连今晚地月光怕是都要看不见的;至于百虫蛊她倒是不了解可一听这名字就觉得够恶心的看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男人出门在外竟然带上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毒药防人就不怕误伤了自己?

    小心把瓶子放回小柜中她再也不敢乱碰车内的东西了。说不准待会哪里还藏着毒药自己一时大意小命就要不保了。

    看沉玉乖巧地在自己边正襟危坐江怀闲的眸底隐隐有了些笑意。门外传来阮恒沉稳的禀报:“公子一切打点妥当了。”

    “那起程吧”他倚着软垫半阖着眼淡淡回了一句。

    沉玉原本还坐得端正可车内太舒适几乎没有半点颠簸。不到片刻她就趴在地毯上便昏昏睡。连续几在惊院帮忙看病暗地里还要防着柯柔对自己乱动心思一天到晚打醒十二分精神累得够呛。

    下十分柔软她舒服地滚了滚寻了个舒适的位置直奔周公去了。

    江怀闲看着不到片刻就睡去地人还横在中间占去了大半的地方。伸腿踢了踢某人她嘟嚷了一句翻继续好眠。加了一分力度又是一踢沉玉索抱住他的腿脚呼呼大睡。

    用力挣脱她的脸颊在毛皮上蹭了蹭往上一挪抱上了江怀闲的腰。大脚一伸压住了他滴双腿。江怀闲剑眉一皱没见过哪个人睡姿这么差的。

    推了两把反而缠得更紧他额角青筋一起。忽然展颜一笑抚上沉玉地鬓角:“缠上本王代价可是很大地……”眼忽然一个激灵后知后觉地惊醒到:那是刀剑相交的声音外面有人交手!

    乌目一张江怀闲地俊颜近在咫尺墨眸深不见底。她一怔低头看见自己的双臂还圈在别人的腰上连忙挪开了足足一臂的距离:“公子外头怎么回事?”

    “有人偷袭”他扫了沉玉一眼神色自若地拿起书册继续看了起来。

    见江怀闲如此淡定沉玉提起的心又安然地回到肚子里。这才感觉口干径直斟了杯茶。闻着清香应是桔梗茶居然还是的可见刚泡好没多久。

    青瓷茶杯才到嘴边忽然旁边伸出一只手。看着空空的掌心沉玉不悦地瞪了过去却见江怀闲心安理得地喝着她倒的茶施施然又将空杯递了过来:“小玉儿斟满。”

    这人的脸皮真是厚得让人无话可说沉玉心里念叨着“忍”字还是伸手把茶壶拿了过来。

    待两人喝完这壶桔梗茶车外的声响也渐渐低了下去直至宁静如初。马车缓缓动了起来撩起窗帘周围的侍卫神自若。如果不是他们脸颊与盔甲上隐约可见的血迹只觉刚才的厮杀根本不曾有过。

    放下幕帘沉玉淡淡一笑:“公子得罪的人还真不少?”

    江怀闲把玩着手中的瓷杯似笑非笑:“说不准那些人是冲着小玉儿来的。”

    她秀眉一皱:“锦军?”

    可在这附近又知晓自己行踪的除了吴汉钟别无他人难道他还不愿意放过她么?

    “若不是我想要暴露行迹小玉儿以为他们可以现么?”江怀闲睨了她一眼反问一句。

    “公子这般说莫不是怀疑有人泄露了你的位置?”沉玉摸摸下巴抓住了他话中之意。

    江怀闲垂下眸勾唇一笑:“小玉儿在某些时候总会特别敏锐。”

    “关乎命的事怎能含糊?”她挑起眉小声道:“公子赶紧把细抓出来不然以后怕是要永无宁了。”

    “外头都是我的亲兵随我出生入死多年绝不可能会出现细。要说怀疑的人除了突然加入的小玉儿别无他想。”江怀闲美眸一抬盯着她笑道。

    沉玉连忙摆手撇清关系:“我这一路都没离公子半步就算是也没机会传递消息……”

    “我又没说小玉儿就是那细慌什么?”他一笑美目波光流转:“这莫不是不打自招?”

    “咳咳----”沉玉吓得被唾沫呛住了使劲摇头。加之罪何患无辞就怕美公子一个不顺心把自己拖出去打一顿。

    “看小玉儿急得”抬手在她后背轻拍温柔至极却让沉玉生生起了一的鸡皮疙瘩。见她极其难受又强忍住的神色江怀闲眼底闪过一丝兴味。

    偶素标题党表打俺。。。遁逃

    预订下个月滴粉红票子呢看见俺水汪汪滴大眼睛深滴盯着大家咩。。。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