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悉随尊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沉玉倚着软榻上矮小又形略瘦的妇人麻利地将白粥与香甜的糕点放在小茶几上又转泡了壶香茶置于她手边。--凤舞文学网--微黑的面上表始终淡淡的眼睛一直垂着举止恭谨得找不出半点差错。

    这妇人夫家姓华三十出头是住在镇上小巷里的寡妇。相公病死后自一年前来到这里独居极少与人来往。江怀闲正是看中她少说话多做事这一点从一批前来自荐为婢的姑娘中亲点了此人。

    他乐意了沉玉却郁闷得紧。这妇人半天说不出两句话偏又只得两人独处让她憋得不行。“华婶别忙了坐下吧。”

    “民妇不敢”她垂眸低声答着将茶盏递了过来恭谨地退后两步。

    尝试了好几次沉玉也算是习惯了低头抿了口茶再接再厉地开口:“华婶的泡茶功夫真是越来越好了。”

    “都是姑娘教得好民妇不敢居功。”

    听着妇人一板一眼的回答沉玉不由泄气。瞥了眼茶几上的糕点华婶立刻双手捧起瓷碟递到她跟前。拈起一块放置嘴边入口即化不由多吃了两口。

    不得不说华婶的伺候确实比蓝小玉仔细多了。如今沉玉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根本无需挪动半分眼睛一扫自然会将想要的东西送上。

    懒洋洋地眯起眼沉玉暗忖着。难怪富人吝啬敛财不断只想要更富。这般享受一旦习惯确实难以戒掉。由奢入俭难她低声一笑:“以后若离了华婶我怕是要难受了。”

    “谢姑娘夸奖”华婶低低地应着。忽见沉玉皱起眉连忙伸手按压她后背止吐的位。

    暖暖的大手力度恰到好处沉玉舒服得叹了口气。想起小时肚子疼娘亲也是这样帮她轻柔揉搓带走所有地痛楚……

    好半晌她腹中的翻滚慢慢消了下去。缓了缓沉玉淡淡一笑:“好了。都撤下去吧。”

    华婶看了看茶几上剩下的半块糕点以及一口未动的小米粥脸上闪过一分迟疑终是收拾了去。--凤舞文学网--

    “听说华婶的夫君是个大夫?”蹙眉看向她手中腾腾地汤药沉玉厌恶地皱着眉拉着妇人闲聊。

    “是民妇这一手按摩地手艺便是从他那里学来的。”华婶掌心托着瓷碗温度适中不提醒道:“姑娘。药要凉了。”

    不不愿地接了过来沉玉一勺一勺地咽下痛苦不已。那羊胡子军医居然说她会吐药。自是喝得过急千叮万嘱说要细细吞服。偏偏这方法却是有效而今喝下的汤药顺顺当当地留在肚子里。

    于是她只能把喝药的痛苦延长一炷香的功夫。

    放下空碗沉玉的舌尖除了苦涩再也尝不出别的味道来。抿着茶纵使茶香四溢。也品不出原来的滋味。

    平喝完药便昏昏睡这会精神尚可沉玉不由掀开薄被下了榻:“天气正好出去走走吧。”

    “管大夫交代了姑娘尚不能吹风受凉。时辰将至。还是回榻上歇息为好。”华婶尽职地劝着。仍不忘给她披上外袍。

    她提起地管大夫自是羊胡子军医沉玉眉头皱得要打结。。。索耍赖:“小半个时辰就好总呆在房里太闷了……”

    华婶不为所动片刻叹气道:“若是姑娘只在屋内转转倒也无妨。”

    “好就在客栈里走走。”闻言沉玉立马眉开眼笑提着裙摆转就要出去。

    华婶挡在她前愣是不动沉玉低头一看自己上薄薄的单衣只能回头稍作梳洗折腾了好一会这才走出了厢房。

    被关了四五虽然沉闷得慌她脸上却是红润了些晚上也睡得安稳了不少。羊胡子军医这才略略松了口气可依旧不敢松懈早晚把脉细细查阅各类医书把方子一改再改。

    沉玉百无聊赖地在走廊上晃悠客栈内除了美公子和她就得照顾她饮食的华婶和羊胡子军医一个从来不出厨房的厨子最后便是神出鬼没的小元。冷冷清清的只觉自己的脚步声尤为突兀。

    下了楼转至角落的柴房远远便闻着一股浓烈的药味飘来。沉玉皱皱眉伸手就要推开门却被华婶止住了。

    “姑娘的子尚未痊愈若被里面那人地病气传染了民妇不好跟公子交代。”

    她脚步一顿摇摇头:“我就进去看一眼如果公子问起就推说是我的意思。”

    说罢绕开华婶便进了去。

    柴房凌乱不堪潮湿暗一阵霉味扑面而来。角落置了一块破旧的板沉玉望见趴在上头的人不蹙眉靠近:“小玉……”

    瘦削地板动了动脏污的衣裙染着一片片的血迹触目惊心。沉玉盯着她的伤口已是包扎妥当不吁了口气:“华婶好在有你。”

    “民妇应该做的”华婶低下头规矩地答道。

    “姐姐我好痛……”蓝小玉转过头脏污的俏脸上一双红肿的眼睛尤为突出。带着一丝哭腔她眼巴巴地盯着沉玉哀声呼痛。

    “这……”沉玉未曾见过伤口如何只得看向一旁的华婶。

    后者简略解释道:“侍卫地木棍避开了要害之处伤口看起来严重实际上仅伤了皮躺个大半月就该好得七七八八了。”

    几十板子下来蓝小玉居然能捡回一条小命还能这般快好起来难不成美公子终于懂得怜香惜玉了?

    沉玉正想着却闻一声嗤笑从上方响起。抬头见一人自房梁落了下来圆脸大眼一袭蓝衣倒是显得面上稚气少了几分。

    “不知元大人何时也做起了这梁上君子在姑娘的房内随意走动了?”粉唇一勾沉玉笑眯眯地问道。

    小元一窘清清嗓子掩饰道:“我见你们出了房间便跟着来了。”

    “哦”沉玉秀眉一挑显然不信。

    见状他不由怒了:“难道你还以为我会在柴房的房梁上偷看不成?”

    “此话可不是我说的元大人这算是……不打自招?”沉玉闷了好几难得寻了个欺负的对象当然不会放过。

    小元涨红着脸自知争吵下去也没有意义撇开脸转了话题:“你以为那些侍卫是干什么的连杖刑地力度都拿捏不住如何有资格呆在主子底下办事?”

    见蓝小玉面色惨白不住地呻吟沉玉轻轻抚着她地小手安慰着却又听见小元得意地接着道:“这一手棍子可不容易练出来的下地力度打的位置都有讲究。一棍子下去就让人断了气那便不是惩戒倒不如一剑穿心来得痛快。又狠又准令其痛上一个时辰还没死绝这才叫厉害……”

    “别说了”沉玉感觉到蓝小玉颤抖的断。果然有这样狠戾的主子属下也不可能善心到哪里去。生生痛死那些人怕是恨不得立即咬舌自尽省得受尽折磨还活受罪。

    小元冷哼着斜眼瞥向地上的蓝小玉:“这杖刑算是最轻的惩戒了若不是看在沉……姑娘的面子上怎会如此轻易了事。侍卫懂得刑罚多的是像是抽筋剥皮粉碎骨之类的保证让人终生难忘。”

    沉玉无语看来他相当不喜欢小玉嘴皮子一张就在那一个劲地恐吓。可怜趴在一旁的人吓得花容失色一张俏脸更是隐隐青。

    “元大人特意现不会只是来说这些的吧?”

    那些乱七八糟的刑罚听得沉玉也是一阵恶心。再让他说下去她今晚怕是睡不了。

    小元的目光这才转了过来正色道:“主子搁下话来这奴婢沉姑娘若是还用得着那便留着。如果是不喜欢那便直接扔出客栈他绝不过问。”走过路过滴8要忘记砸票和收藏哦。。。最后拍个爪印吧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