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荣升人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小元低下头寻思着要不要在帐内再添个火盆。--凤舞文学网--刚才瞅见元帅那惨白的脸色心疼得不行。

    元帅什么都好就是不顾着子。年初染的风寒还没好皇上便派了他来这荒凉的边塞小城。卉城没几户人家连像样的大夫和药材都没有这病就一直拖着这会更是加重了。都说皇上和元帅亲如兄弟可这年关刚过大病又才有了起色便急急遣元帅出征。常言伴君如伴虎小元不由暗暗叹息了几声。

    劳心劳力为皇上吞并了周边两国可回去连个封赏都不见。大营里有些士兵私下议论说圣上这是怕元帅功高过主才会急着赶了他到这偏远的边城来。小元本是不信的如今也不有些替元帅不值。

    捧着腾腾的汤药他留意着脚下小心翼翼地进了营帐。“元帅药来了快趁喝了吧。”

    江怀闲剑眉一皱也顾不上烫端起碗一口气就把汤药灌了下去。舌尖满是苦涩的味道他抬手啜了口茶忽然说道:“请阮长史过来本王有事商榷。”

    “是元帅。”小元迅离了帐不到片刻阮恒便大步走入。

    “下官拜见元帅。”

    “阮长史不必多礼”看他一脸闲适让急急赶来的阮恒倒是有些摸不着头绪。

    “不知元帅召见下官可是战事有变?”

    “赤英失手了”低头抿了一口清茶江怀闲淡淡说道。

    阮恒一惊眼底闪过诧异之色。“子将赤英的手不凡听闻那主将郑富不过是酒色之徒如何会……”

    “来信禀报当时他边还有一人。”眸中流光点点掠过一丝玩味之色。

    见他如此阮恒便猜到江怀闲对那人起了兴趣不由笑道:“只是恰好在郑富的旁这并不说明什么。”

    江怀闲唇角扬起一丝浅淡的弧度饶有兴致地开口道。“这人还一眼看出本王安插到锦国大军之人的份阮长史也想说这只是巧合?”

    “若是如此这人不除不行!”阮恒眉头深锁沉吟片刻后直言道。--凤-舞-文-学-网--

    “不急”好整以暇地笑了笑江怀闲伸手点了点木案缓缓说道:“现了细没有立刻上报而是派人紧盯显然是想借此把其它人一并揪出来。若是遇着旁人怕是早就被一网打尽了。”

    “元帅的意思是那人碰上的是……”阮恒挑挑眉对锦国大营中突然冒出来的人物向来处事淡定的他不得不一惊再惊。

    “不错”气定神闲地点了点头他盯着手中的瓷杯沉声道:“我们一直在寻的物事线索便断在那人上。”

    “此话当真?”阮恒激动地站起若不是皇上接获消息他们也不会急于赶路前来边城。“果真如此不若带那人虏来细细查问……”

    “本王正有此意就怕不过是空欢喜一场。”薄唇溢出一声叹息江怀闲俊雅的面容闪过几分凝重。两朝皇帝都执着于这物事派人寻找数年。在他看来耗时耗力芮国即使没有得到它依旧能成为各国之!

    “追寻到多年前那人最后见的便是这叫沉玉化名黑头的士兵。或许只是巧合如今我们还不能肯定。无端将一个锦国士兵虏来只会暴露我们的用意若是被锦国那边的人知晓了……”

    阮恒微微躬垂眸道:“元帅言之有理那人的事可暂且缓一缓。现今行刺失败依下官之见大军只能前行攻城了。”

    原以为掌握了锦国大营的动向只要主帅被杀群龙无便可趁机一举攻下。可惜途中突生变数出现这个叫沉玉的人误了事。

    “咏城不大三面环山易守难攻。阮长史认为该从何处着手?”江怀闲抬头看向他乌黑的眼眸渗出一丝冷凝。

    阮恒思索片刻才开口答道:“下官以为正面攻城乃下下之策可以尝试引蛇出洞。”

    “……以什么名义?”薄唇微勾俊雅的面容似笑非笑地问道。

    他亦报以一笑“元帅声名在外若是连输了小小的两场……”

    “很好”江怀闲轻声打断着挥手道:“此事便交予你去办只是这饵却不宜过多免得对方生疑。”

    “下官遵命”阮恒欠了欠便急忙出了营帐传令去了。

    江怀闲一双乌目瞥向挂在正中的布局图抿唇一笑。不知那沉玉可会再有什么惊人之举?

    他拭目而待。

    无端成为了人物的主人公正在城中恣意溜达。郑富吃的喝的都是由专人负责不是她这样低等的小厮能过问的自然沾手不得。那大鱼大看着有些眼馋剩饭剩菜又早被新换上来的近卫抢光了能看不能吃沉玉干吞着唾沫倒不如离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行军数在累得趴下前终于到了这与锦国接壤芮国的咏城。城内的百姓月前就被强行迁走刚进城那会仍有三三两两的哭喊声传来听得沉玉不有些心酸。

    毕竟是土生土长的地方突然要被撵走自是一番伤感。眼看着这荒无人烟的街道处处凌乱不堪可见百姓走得多么仓促与不甘。

    左右看了看她便无趣地往回走。夜色渐黑她不由加快了脚步。沉玉表面上是郑富的贴侍从地位比平常的小厮不知高了多少。实际上她除了在帐外伺候还是得回伙头营里住着。伙食行头跟以往无异。

    她倒是无所谓在伙头营跟着吴叔偶尔和小虎、大头开开玩笑自是比在猪头将军那里惬意得多。可小虎却总是为沉玉抱不平直嚷嚷着当兵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并非在军中做小厮之流……

    沉玉苦笑着摇摇头小虎心善向来为旁人着想。却是不知她根本不想立功当官只要吃得饱有地儿睡就已经足够了。猪头将军什么都不好就是不吝啬。回头赏了她几次沉玉得意地笑了起来。

    小金库越来越重过两天战事一起她跑路时就不怕饿肚子了。

    硕长的影隐在墙内曲良瞅着几步外不住偷笑的沉玉微微眯起眼。连观察下来总觉得这人看不透倒不如现在试试他的手……

    念头一起他迅掠至沉玉的后转眼挥出一拳。用上五成的力度若是普通人断骨自然不在话下。却见眼前这人猛地弯下轻松地避开了曲良的偷袭。

    他微怔下一刻便抬脚往沉玉下盘扫去。似是背后有眼沉玉突然跳起躲过去了落下时还不知有意无意的直接压在曲良上。

    曲良猛地咳嗽着只觉先前吃下的饭菜都要吐出来他瞪着坐在自己上的沉玉半天说不出话。

    狐疑地瞄了他一眼沉玉低下头奇怪道:“你怎么在这里?鬼鬼祟祟地跟在我背后想要做什么?”

    “我……咳咳就经过……打招呼……”咳得了好一阵他喘着气应了一句。

    沉玉冷哼一声掌心紧紧合上。这人肯定也看到地上的铜板了冲到她背后好在刚才自己捡得快不然就便宜了这讨厌鬼。“今晚我高兴就不和你计较了!”

    说完她站起拍拍股便走人了。

    曲良撑起气得直咬牙。

    不过此人竟然能连续两次躲过他的偷袭除了元帅怕是再没有人能做到的。褐眸微闪心里再次确定了这人的深藏不露。

    反观我们的主人公手里抛玩着那铜板双眼直冒光。掰着手指盘算着今天一个明天一个……沉玉唇为了壮大她的小金库明儿一定得再来附近转悠。

    想到刚才捡到铜板自己忘乎所以高兴地蹦了起来还恰巧被曲良看到了她的神色闪过一丝不自然。不过自己也将他压倒在地想到曲良痛得扭曲的脸沉玉暗暗偷笑。一来一往也算是互不相欠心里倒是舒坦了不少。

    ————

    收藏、票票一个都不能少哦!

    咱们的小玉变成重点注意的人物了果然人那个好啊出名就不难了。。。捂脸偶胡说的!~脸红的爬走~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