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美人将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Jassica 书名:吉星高照
    <---凤舞文学网--->

    要收藏要票票呢。--凤-舞-文-学-网--。。

    大家表顾着养肥忘记留下爪印啊~~~

    木有支持木有动力呢~~

    on_no哈哈~

    ————

    郑富听了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算你小子有福气跟着本将军做事。以后若是伺候周到本将军一定重重打赏。”

    “是小的多谢大人!”沉玉点头哈腰连连应道。

    “将军可是无碍?”一人掀起幕帘大步走了进来关切地问道。蜡黄的脸尖细的下巴一双小眼常常眯着。说话时唇上的八字胡一抖一抖的。沉玉认得这人叫作胡可是郑富的参谋。听说以前还是郑富教书识字的先生一向对其礼遇有嘉。若是平有人不经通报就擅自闯入帐内不吃几十杖棍子怎能了事也就他仗着先生的份自由出入。

    “先生不必担心本将军躲避得及毫未伤就是这褂子的衣袖破了一角。”郑富从容地微笑着可是衬着下巴一坨坨的肥在说话间微微抖动着显然少了几分倜傥。

    “刺客竟然能在大营中准确寻到这营帐的位置可见必有内应。”一面说着眯成细缝的眼轻飘飘地瞥向旁边的沉玉让她狠狠打了个寒颤率先跪了下去。

    “大人冤枉啊。小人对将军忠心耿耿天地可鉴。如果这刺客是小的叫来的就、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死后……”

    “好了谁让你插嘴的!”郑富皱起眉摆手让她住嘴。转头望向胡可说道:“这小厮是都尉今晚派来的该是信得过之人。再说看他那副胆小如鼠的蠢样通敌卖国这样的大事怕是做不来。”

    郑富可不傻如果这小厮是内应刚才刺客挥剑时就不该推开他而是在背后偷袭刺上一刀什么的。刚进来时见着帐内珍宝的眼神就知道是个贪财的主。这样容易收买的人做内连他也是不敢信的何况是那可恨的江怀闲?

    见他这样说胡可才收回视线拱手道:“不论如何营内的细一天不除将军边一不安全。不如加强营帐外的防备在下再派些信得过的侍卫过来。--凤-舞-文-学-网--”

    “也好就这么办。”郑富无所谓地点点头随口应着。弹指间帐外数名近卫的命就这样被他一句话给丢了……

    “不知将军应对那江怀闲可有什么计策?”胡可压低声线正色道。

    “能有什么法子原本想笼络他麾下的大将孙文康谁知那姓孙不知好歹不仅杀了来使还把人头送了回来……”想到那送来的木盒内便是那信使血淋淋的头颅。这分明是**的挑衅郑富不由咬牙切齿道。

    “将军这是好事。”胡可淡定地回答着神似笑非笑。“两军对垒向来不杀来使。显然孙文康做事冲动这样的人反倒容易对付。”

    “先生姓孙的那千斤双锤可不是容易对付的。听闻轻轻一挥所到之处再无活物。即使这人谋略不足但有江怀闲此人在背后支撑要拿下他谈何容易!”郑富轻轻叹息着一脸愁容。

    “平这芮国在边境不过是小打小闹还想着要了这差事很快便能立功回去。不想芮国竟遣来了江怀闲恐怕是志在必得了。十年间先后吞下了森、沭两国还不够芮国这胃口果真够大的!”

    “将军不必忧虑在下尚有一计……”胡可忽然顿住话语看向这边。

    沉玉会意立马躬行礼悄悄退出了营帐。这江怀闲是什么人?猪头将军好像很怕瘦猴胡可也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低头想着便见一人挡了去路。她抬头正要开骂看到来人竟是曲良不由嘟嚷道:“……好狗不拦路你快走开!”

    “看来黑头兄弟不怎么喜欢我在下做了什么让你不快的事吗?”曲良没有在意她的无礼挑眉浅笑了起来。

    “没见我正烦着你该干嘛就干嘛去。”沉玉不想和他多说什么抬脚就要往前走。

    “不妨说来听听在下很乐意为黑头兄弟解疑。”曲良依旧一脸好脾气让她不爽到极点。

    这人觊觎着她的小金库还满脸无辜的样子真是该抽!

    沉玉腹诽着努努嘴开口道:“芮国的江怀闲你说说看是怎么样的人?”

    曲良一怔疑惑道:“黑头兄弟怎么突然问起此人来了?刚才可是在将军那处打听到了什么?”

    烦躁地摆摆手她嘀咕着:“别婆婆妈妈的赶紧告诉我。不过你知道的肯定跟别人不一样……”

    想着曲良正经人家出生肯定读过很多书认识不少字。有才学的人了解的事必定比大字不识几个的其它士兵要多得多。

    深褐色的眼眸沉了下去定定地看着沉玉半晌才缓缓说道:“江怀闲芮国唯一的异姓王。征战数年每战必胜素有‘不败将军’的称号。”

    “不败将军”?

    她忍不住大笑起来想起第一次下山便在街上遇见个傻子口里念念有词。从早到晚就是含糊念叨这“不败”二字。邻居听着顺口把自家看门的黑狗也取了“不败”。如今竟有人用这两个字作了大官的衔头真逗!

    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模糊中见前的曲良沉下去的脸沉玉才擦了擦眼角憋住了笑容调侃道:“瞧瞧这脸好像被人抢了媳妇似的。”

    看四下无人她凑了过去开玩笑道:“难道……你是江怀闲派来的人?不然听我说他的坏话这脸怎么黑得跟锅底似的哈哈……”

    “黑头兄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曲良的笑容冷了下来盯得沉玉背后直毛。

    “切!”她横了他一眼转便溜了。

    哼这人总魂不散地跟着肯定是想从她那里出小金库的下落门都没有!幸好她机警不然可要吃大亏了。摸摸缝在内衬的碎银沉玉不由哼起了小曲蹦跶着跑回伙头营去了。

    曲良目光一沉这人果真知道些什么……

    卉城芮国大军大营。

    香炉青丝萦绕一华衣人正坐在案前面容俊雅手握书卷看得入神。侍从小元由外走进圆圆的脸还带着几分稚嫩弯下腰恭敬地将信鸽上的纸条递上前去。

    “元帅锦国来的消息。”

    墨黑的眼眸这才从书卷中移开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伸手接过。不过粗略看了便丢进脚边的火盆中。白皙修长的手继续拿起书卷似是对刚才那急报毫不在意。

    小元在边伺候好长一段时间也是知道他子的。恭着行礼后便悄然退了出去。

    帐外来回踱步的人倒是沉不住气了见小元出来拉着他到一边便问上了:“元帅怎么说要打过去了吗?”

    “孙将军你先别慌……咳咳元帅一句话也没说看完就把纸条烧了。”小元被他不知轻重的力度晃得头晕面色苍白地答了孙文康这才甩开他。黝黑方正的脸满满的不悦烦躁地抓了抓头来回走动着。

    “你说这元帅既不派人刺探又不让本将一把将锦国那些兔崽子痛宰一顿憋窝在这里真是的……”

    小元和他也是相熟孙文康又向来没有架子不出声提醒道:“上回将军没有请示元帅就私自斩了来使的事。虽然元帅没说什么也看得出有些不高兴的。孙将军就趁这几赶紧练底下的士兵说不准哪天元帅就要出兵。到那会儿除了孙将军还有谁能担此大任?”

    “就是也不看本将军是谁。”孙文康头一仰大笑着拍了拍小元的肩膀他只觉肩骨痛得都要碎了连退了两步。

    “营中那些个小兔崽子念叨着上战场杀敌手痒得很。赶明儿让他们对练个几回看这些小兔崽子还敢偷懒不!”说着孙文康抹了把脸大步走开了。

    小元松了口气揉了揉拍痛的肩膀庆幸着终于把孙将军打走了。不然在帐前捣乱元帅怕是要被吵的没法休息了。

    寻思着要不要进去再添个火盆刚才瞅见元帅那惨白的脸色小元心疼得不行。

    元帅什么都好就是不子。年初染的风寒还没好皇上便派了他来这荒凉的边塞小城。卉城没几户人家连像样的大夫和药材都没有这病拖着就加重了。都说皇上和元帅亲如兄弟可这年关刚过大病又才有了起色便急急遣元帅出征。常言伴君如伴虎小元不由连连叹息。

    劳心劳力为皇上吞并了周边两国可回去连个封赏都不见。大营里有些士兵私下里常说圣上这是怕元帅功高过主才会急着赶了他到这偏远的边城来。小元本是不信的如今也不有些替元帅不值。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吉星高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