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高考第一日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恨无痕 书名:霸王怒
    第二天,方凌筑去上学了.这是他一年来第一次上学,教室课桌空了许多,许多是曾经认识的人,许多是他走后才进来的,最后两天有心上课的人已经不多,他照往常一般坐在靠窗的角落,许多人已经不认识他,被考试题弄得头晕眼花的同学也没太多的注意力花在他的(身shēn)上,宋思鱼和莫晴风两人早已不在这个班,高才生必有高才生呆的班级,坐了一节课,从教室后门晃进一个人,是王洋,脸色不太好,成绩差的学生在高考前通常脸色都不大好,看见方凌筑一楞,突然挂上了几分(热rè)(情qíng),坐到他前边,然后回头道:“好久不见”方凌筑也点头打了个招呼。

    “以前是十分对不住你了,老是欺负你,”王洋说得流利之极,看来是在心中酝酿了许久。

    “为什么这么说?”方凌筑道。

    “以前老认为我谁都可以欺负,谁都怕我,但在这高考面前什么都不是,以前怕我的人都可以在我面前都是横着走了,现在才知道,欺负你毫无意义,我和你在别人面前都是可怜人。王洋感叹着道,“以前那些对不住你的事(情qíng)现在给你道歉了,希望别放在心上。”

    “你家有些势力,怎么不动用关系将你弄进个好学校呢?”方凌筑奇怪了。

    “就算这样,我在别人眼中不还是个依靠别人才能耀武扬威的纨绔子弟?不是自己的力量终究没有用处的。”王洋肯定是受刺激了。

    “那也是!”方凌筑点头道,两人就再也没有言语。方凌筑等到班主任回来拿到准考证就走了。留下王往仍在那长吁短叹。

    隔天后他跟宋家兄妹两人一同去考试,两人还不敢接受这个现实,一年没上过课的下等生能考出什么好的成绩?一个月来宋思雨接受了现在的方凌筑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天资聪颖的方凌筑的事实,也知道以前那般思念只是长时间的与世隔绝自己心中所设的一个虚拟的寄托而已,也算是自己青(春chūn)悸动时的一段美好愿望,此后虽然与别人不一样的对待方凌筑,但两人都知道都不是以前的那种亲密无间了,人总是要长大的,长大了各有各的路,宋思雨知道自己已不是平常人,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交集,过去的美好就让它过去,生活总得往前看的,方凌筑也理解宋思雨的想法,这是人之常(情qíng)。况且宋思雨能够对他有些同(情qíng)都是说明她还念及旧(情qíng)了。他闭关之前之所以要见一下宋思雨只是对自己童年的一段美好来个了断而已,现在终于想通了,一个人获得多少权利就必须承担多少责任,而那些权利大多只是别人蓄意奉承的结果,等到名利富贵成了明(日rì)黄花,陪你欣赏落(日rì)的可能只有自己的影子。就让自己这般平淡的活着吧。

    到达学校,走进送考的车子,他发现整座车子就剩下一个座位,没多想就坐了上去,然后发现全车的目光都投向他这里。因为他旁边坐着夏衣雪,想必其他人都是避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òu)的嫌疑了,人就是这样,有些事(情qíng)明明想做,却偏偏装作最不(情qíng)愿。

    方凌筑对所有的目光视而不见。考试过后就各分东西了,这么多年的忍气吞声过去了,暂且小小的嚣张下罢,夏衣雪看见是方凌筑坐她旁边,先是一楞,再想是认出他来了,轻声道:“原来是方同学,好久不见。“

    “夏老师好。”方凌筑问了声好,就打算闭目养神。

    车中大多是他原来的同学,见他进来,死气沉沉的像是去殡仪馆的车里有了些声音。

    “那个,不就是班上那个白痴吗?”

    “应该是,听说一年在家都是玩《天下》的”

    “玩游戏?那他还来高考干嘛,几个玩游戏的成绩好?这个白痴也会玩《天下》?”

    “《天下》真好玩,以前都是偷偷摸摸玩几下,放假后就能痛快的玩了!”

    “是啊,《天下》就要结束公测了,来迎接大批玩家的进入,游戏头盔都是免费发放的,谁都可以玩,但里边出售虚拟道具给一些有需要的人,可能没以前那般公平的环境了,”

    “人家发放头盔是贴本卖呢,他当然得靠卖道具什么的来赚钱吧!就算不这样,你肯定买不起头盔,可有钱人照样在里边活得很滋润”

    “就是,就是”几人附和道。

    在别人议论的当口,夏衣雪竟然主动找方凌筑在聊天,一般(情qíng)况下,夏衣雪主动找一个人说话只有一种(情qíng)况就是找学生回答问题了,现在她也在问方凌筑问题。

    “你真在家玩游戏?”她问。

    “恩”方凌筑没必要隐瞒。

    “你打算考什么学校?”夏衣雪并没有问下去,换了个话题道。

    “不知道!”方凌筑确实没想好,高考,呵呵,他记得他十岁那年就将大学的课程学得差不多了。

    “以后可能就见不到我!”夏衣雪突然叹了口气。

    “为什么?以后,我可以回学校看望老师们的”方凌筑是这样说,但对这些老师是否接受他的看望是没把握的,如果多带些礼物或者直接拿多点钱可能还会有人接受的。

    “等你们高考完,我就必须离开了,恩,天衡大学你知道吧,在美术馆举办过画展的周其竹先生现在在天衡大学美术院担任副院长,现在叫我去担任助手顺便到他手下攻读博士学位我。”

    “哦,那恭喜夏老师了”方凌筑轻声道,两人的谈话并没有第三人在听,因为声音都不大。

    “其实,你也可以进那读的!”夏衣雪突然道,明亮的眸子紧紧的看着方凌筑的眼睛。

    方凌筑差点被口水呛住,视线低下些,吃惊道:“不是在开玩笑吧?”要知道天衡大学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好的大学之一,走后门都没人要的。

    “我不是开玩笑”夏衣雪认真的道:“别躲着我的视线,你应该看见我眼里没有说谎的意思”

    “为什么这样说?”方凌筑还是不解。

    “我至少知道以你画画的才能肯定进的,而且没人敢不欢迎”夏衣雪一点点的在揭开一个事实。

    “我不会画画,你什么时候看过我的画?”方凌筑道。

    “那幅壁画,画在美术馆中央墙上的那幅画,我知道是你画的!”夏衣雪的话里竟有丝忧伤,只是为车里的那些人忧伤,多么的有眼无珠,她多想在一个很多人的地方喊一声“方凌筑是天才不是白痴”但不能在A市喊,那样的话别人都会认为她也是一个美丽的白痴。

    “呵呵,那就当是个秘密吧,不要跟别人提起好吗?”方凌筑见她知道了也没有隐瞒,本来就是为她画的。

    “我不会说的,就当是我们两人中的一个秘密吧!”夏衣雪说着就觉得字眼有些暧昧,脸差点有些红了。她望了方凌筑一眼,发现后者没有注意才好了点,方凌筑的脸不很出色,但他的眼睛是天底下最迷人的深渊,夏衣雪就觉得自己想心甘(情qíng)愿的掉下去,可惜别人从他眼中只看见呆滞。

    “那你希望我考什么学校呢?”方凌筑道。

    “天衡好吗?”夏衣雪道。心里在偷偷的道:“那样我就可以再见到你了”

    “我试试,到时候可以看望老师你了,呵呵。”方凌筑说出了她心里的话。

    直到考试的学校,两人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第一堂考试是数学,方凌筑不怎么喜欢,他不喜欢精确计算,那样会少了许多想象的空间,所以他在将后面的一个小时全用来睡觉了,在高考考堂上能睡觉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成绩特别好的牛人,做完了还有时间睡觉,一种是成绩不好的牛,反正不知道做,所以做得快,胡乱画下就权充答案了。方凌筑呢。他当然是第一种了,只是只有他这样认为,别人都认为他是第二种的。

重要声明:小说《霸王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章 高考第一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