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霸王现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恨无痕 书名:霸王怒
    方凌筑从野猪岭下来,这才有时间看系统提示,在战斗状态中系统提示是不会出现的

    “玩家小二杀死四十级野猪头领,获得经验20000,获得声望接近于0忽略不计,等级提升二”方凌筑打开属(性xìng)面板,将升级所得的二十点全加力量,由于属(性xìng)共享的关系,等于三项属(性xìng)都加了20点,属(性xìng)便成了力量300(100+150+20),体质200(100+20),敏捷200(100+100+20),原来后天属(性xìng)每一点相当于提升所加先天属(性xìng)的百分之一,他关掉面板继续赶路,什么叫望山跑死马,方凌筑马上体会到了,眼见镇子就在几座山头的前边,可路是绕来绕去的,沿路都是练级区,人来人往,很多玩家都是四条腿走路,骑着高头大马在没有马的玩家旁边呼啸而过,十分神气,方凌筑的饥饿度已经降到20%了,脚下却是越走越快,好不容易在一个练功区的路口看见一个包点摊,这几天都是吃些野果维持那可怜的饥饿度,看见包子也能勾起些食(欲yù)了,忙紧走几步到包点摊面前,正打算要买,才发现自己没钱,只好朝满脸笑容的老板笑笑道:“你包子做得真好看!”那老板的笑容马上僵在脸上,看看方凌筑被挂得破破烂烂的新手布衣。嗤笑了下,走开了。

    《天下》中包子是最低档的充饥之物。买不起它的只可能是混得最潦倒的新手了,倒也不能怪那老板看不起他,方凌筑没办法,沿途都是光秃秃的山头,划分成一个个的练级区,野果都没得摘,正在想办法时,他看见左边山坡上有一丝光亮闪过他的眼睛,仔细一看是一个山贼被玩家杀死后掉落的一枚铜板映着(日rì)光晃了他的眼,包子就一个铜板一个,方凌筑忙冲到那山上,打算先打一个铜板解决温饱问题,桃花源是一个怪物也没的,时间长了这打怪一事他都忘了。冲到那山上,许多玩家都是拿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这个练级区可是30级的人形怪。一个穿着新手布衣的最多不过10级,不是来找死啊,事实出乎意料,其实事(情qíng)都是这样,没有意外的事(情qíng)才是出乎意料,方凌筑(身shēn)形刚在上面出现,其他玩家(身shēn)边就没有一个怪了,整个山头的山贼都是呐喊着冲向了他,这就是魅力,方凌筑掣出长枪,仗着霸王枪的长度和重量风车般舞动起来,一扫就是一大片,那些山贼挨着骨折,碰着皮破,整个山头的山贼不下千个,他几轮扫过也就没了,弄得旁边的玩家都在低声抱怨,这跟抢怪没多大差别了,肯定是什么等级高的高手故意扮小号显威风来的,方凌筑当做没听见,他是没打算抢怪,是怪自己找上他的,看来魅力也有些作用,出乎意料的是,从中午打到(日rì)落西山,,他总共获得经验8000点,相当于2级升到3级所需经验16000的二分之一,一个山贼给了大概2点经验吧,越了20多级打怪竟然是这效果,方才明白自己悟(性xìng)也有些作用,还有一个出乎意料,三千多个山贼一个铜板也没爆,而旁边几个拼命拦截冲向方凌筑的山贼的玩家,稀稀拉拉的就打了十几个怪就10几铜板一次的掉了四、五次,原来他的幸运也有些作用了。方凌筑知道没戏了,想起了那个剥皮侠客,心想山贼的(肉ròu)不能烤着吃,那些野猪的(肉ròu)应该可以吃的,正打算回走去杀野猪烤,几个玩家找上了他,为首的一个男剑客期期艾艾的说是他们想跟他组队,看来是看上他的杀怪速度和吸引力了,方凌筑也想看看组队后(情qíng)形是否能改变下,就加入了他们的队伍,然后期期艾艾的问有没有干粮,他的饥饿度只有可怜的五点了,那几人马上拿出好多牛(肉ròu)干来,、组长还拿了壶烧酒,这比他在桃花源将陨铁矿送到欧炼子家里时所受到的招待更要(热rè)(情qíng)几分,跑出练级区吃饱喝足,又将剩下的好多牛(肉ròu)干放进背包,继续去杀怪,反正进镇子也是为了这饥饿度,那些人见他帮忙都是满怀希望,大号带小号是什么游戏里都有的,等下就可以看见经验像坐火箭般飙升了。

    结果出乎意料,不过半个小时,就把他T出了队伍,(情qíng)况很显然,那几人都是30上下,,入了衡山派后出来做任务顺便练级的,没有组方凌筑之前还能一个一个的单挑山贼,方凌筑一进组,组里的所有人都成了山贼目标,而且怪物的攻击凶狠了好多,这都没什么,郁闷的是一个铜板也不掉了,杀一个山贼,每人的经验都是最小值1,自己打还能有40左右的。那几人将方凌筑吃剩的牛(肉ròu)干要了回去,二话没说就T了他,方凌筑也乐得不呆在这里,收回枪,继续走往镇子,从刚才那几人的口中得知前面的镇子位于一条流入洞庭湖的河流资江旁边,两岸高山陡峭,屹立如门,,便叫做长门镇。

    玩了半年多《天下》,方凌筑觉得今天的见识长得最多了,上午刚看了几千只野猪围攻一个人,现在在长门镇的镇口又看见几千人围攻一个人了,场面很壮观,围观的人比几千人多出十倍不止,镇口紧靠着码头,是好大的一块平地,容纳了围观的人还能给被围观的人留出好大一片空间。

    萧索跑出复活点,心里满是对常无剑剑法的震撼,原本以为这些(日rì)子的突破能让他有一拼之力,没想到一招之下就落得剑折臂断的结果,想到最后还是耍了他一把,倒也有点高兴,常无剑他们从长门酒楼跑到镇口至少得5分钟,他只要往江边一跑,雇条系统客船,人再多也无所谓了,

    谁知刚跑到镇口,就被剑阁和拳门两派的大队人马堵住了,两派中人不认识他的实在少得可怜,二话不说围了就前仆后继的攻来,萧索挂掉一次,外伤是好得没事了,内伤还是原样,跟常无剑这等高手过招不受内伤是不可能的事(情qíng),虽不怎么影响行动,战斗力还是打了大的折扣,在人群里左冲右突几番,仍不能出去,平常不怎么放在眼中的虾兵蟹将竟能缠得他直到常无剑他们来了,只听常无剑哈哈一笑道:“萧索小友,怎么不跑了?”

    “这么多条狗在这,我跑得了么?”萧索的不是个嘴尖利齿的人,可说出的话总带着刺,气得两派的人自上而下都是歪了鼻子,他冷笑,要不是((逼bī)bī)得他走投无路何必逞这口舌之利。常无剑的到达,他真的是插翅也难飞了。

    “将他先杀回复活点,那里有人守着,不怕他逃上天去,今天那东西我的拿定了”

    常无剑在旁道,这么多人他是不需要亲自动手的。

    挂是挂定了,还是要捞几个回本的,萧索主意打定,又从怀里拿出一把剑来,一般来说,除了新手不得已外,没人会将个新手背包背到背上的,放袖子或者怀里多潇洒,正打算先下手为强冲进最弱的一堆争取多杀几个时,一个人旁边喊道:“快跑,从头顶上踩!”

    萧索一听这声音顿时眼前一亮,看着面前黑鸦鸦的人头挤得密密麻麻不跟平地一样?对这喊话的人真的是感激万分了,脚尖一点,一脚扁在离他最近的人的头上,在被踩的人哇哇大叫声中,已经跃出了好远,常无剑往喊话人的方向一望,人山人海的一时间哪能分辨得出来,心下知道自己门下弟子剑术不错,脚底的工夫却是差了好多,拳门的就更不用说了,只得自己出马了,也提气也往弟子头上一踩追了上去,还没踩两下,一粒圆形物体夹着锐利的破空之声往他(射shè)过来,在这么多人面前常无剑有心卖弄,竟从腰带中抽出一把软剑来,剑尖抖得笔直,迎上了来袭的物体。

    ‘“好”两派的人都为常无剑这一剑的准头喝彩,围观的人离得远看得没那么清楚,等到看清楚,不由得高呼“好”了

    这“好”喝的是倒彩,只见那圆形物体竟然爆炸开来,,竟是黑黑的粉末,溅了常无剑一脸一(身shēn),变成了一个炭人。(情qíng)形变化之快,令两派中人头脑转不过弯来,例如现在常无剑脚下踩着的弟子就在喝彩,因为头被踩着不能看到周围的(情qíng)形,听着别人喝彩不也跟着喝彩,常无剑恼羞成怒,脚下使劲,那弟子的脑袋差点被他踩到肚子里成乌龟了,看到这(情qíng)形的人又是一阵喧哗,常无剑继续往前追,没走几步,又是一粒(射shè)来,他这次谨慎了许多,用衣衫一兜,被他接住了,待看清楚是什么,围观的人再次大笑,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是在什么怪物(身shēn)上割下的一块新鲜(肉ròu)块,血淋林的沾在那白色丝绸长袍上,常无剑已经成了个杀猪的屠夫了。这两下耽搁,萧索已快跑出包围圈,全力一跃,打算跃进围观的人群中,这么多人随便几下就能混走了,然而,他在半空中像断线的风筝一般跌路在地,手捂(胸xiōng)口,一处已经凹陷,几个肋骨断折插在了肺叶上,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对着站在空地上一位老者强笑道:“百步神拳,伤门主好功力!”

    本已经气急败坏追赶而来的常无剑听到这话,停住一声大笑:“原来是伤十指伤兄弟,来得好,那小子交给你了,我先找那两个胆敢扔我污物的小辈算帐”说完大鹏展翅般飞几人群,只觉左手一扬,一个人已经哎呀连天的被扯出人群,扔到了萧索的旁边,常无剑并没停手,又跃至另一处,打算将那人揪住扔了出来,但没那么顺利,只听得一连传的密集响声,围观的许多人已经被飞(射shè)的暗器误伤到,常无剑剑招一变,那人一招失手也被扔在了萧索旁边。

    萧索看见最后扔出来的人,惊呼道:“许老板,你怎么来了?”听萧索这么一说,围观的人又是喧闹万分,他们都是长门镇的,从来没听说长门酒楼的老板会武功的。

    许老板往萧索微笑道:“没事,一世人两兄弟,更别说这是游戏了,况且那书我已给了那小子带给你派里的人,那个破酒楼受系统保护他们可不敢动我的”

    萧索激动有加,紧握着许老板的手打算说话,一个脑袋硬是从中间挤了近来,一手拿着一张金黄色的皮,一手是一块血淋淋的(肉ròu),满脸笑容的对萧索道:“萧大侠,闻名不如见面,东西简陋,帮我签个名吧?”

    萧索无语,那人连忙催促,无奈之下只得拿着那滑不溜手的(肉ròu)块。在那血迹未干的猪皮上写了自己的名字,那人忙用专门盛装采集物品的盒子装了放进怀里,还打算说些久仰的话语,却发现两派的人已经围了上来,

    旁边的方凌筑看见了全程,当那个扔(肉ròu)块的出场,就认出了他就是那个剥皮侠客,等得许老板被常无剑扔了出来,脸色一变,他已经认出了许老板是谁,是他的老熟人,〈江湖〉里他的铁匠铺对面杏花楼的老板。这么大的一个游戏,竟然又遇见了他。真是缘分。

    方凌筑已不能袖手旁观,正想费力挤进人群,打算见机行事救出他来,但由于人实在太多,正埋头朝里挤,听见几下拳剑交加的声音,人群突然散了,涌向前方,方凌筑心下知道那三人已经被杀回了复活点,此时人头汹涌,各个施展轻功惟恐落在后边占去了看(热rè)闹的好位置,方凌筑将武器扔回戒指里,边撕下新手服一块布料蒙着脸,发足狂奔,朝镇里面冲去,全速奔走之下,顿时风驰电掣般越过了所有围观的人,又超过了两派赶着回去的人,常无剑自持复活点有人守着,计较风度跟那个用百步神拳将萧索击落叫伤十指的人不紧不慢的边聊边跟在门人后头,等得方凌筑从他(身shēn)旁掠过,劲风扑面,知道是高手,自己派中人没这等高手,是敌非友与伤十指一对眼,全力追赶方凌筑而去。

    萧索被剑阁和拳门两派的人杀回复活点,眼一睁,不小的复活点已被两派的人围得密不透风了,那些人也没有马上动手,看来是等着常无剑和拳门门主伤十指来处置,萧索看了看(身shēn)旁两人,内存愧疚的道:“两位本不该为我趟这趟混水的”剥皮剑客咧嘴一笑道:“没事,我才30多级,大不了重新练过,这样才能洗掉属(性xìng)点呢”许老板却有些心疼道:“我是生意人,等级是无所谓了,倒是可惜我那些纯银打造的算盘珠子了”这应该是玩笑了.

    “哈哈?”萧索一笑,“NND,真是痛快,这逃亡两个月来,在我手上掉一级的人不下200,够回本了?”

    许老板正打算说话,突然听见一个人叫他名字,是〈江湖〉中的名字,“兴许不娶妻,你在哪?”

    许老板听见这声音,脸色惊喜若狂,忙扬手高声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然后对其他两人道,‘我们有救了“

    听到这话,围着他的剑阁弟子不以为然道:“还想有人救你,做梦……。”

    话说到这就没有下文了,因为连他在内十多个剑阁弟子已被方凌筑一枪横扫之下腰骨断折,还有些生命的躺到了地上。

    方凌筑站到三人面前,对许老板道:“老许,应该记得我是谁吧”

    “记得,记得,怎么不记得”许老板激动得语无伦次。更激动是剥皮剑客,像受到惊吓般,指着那枪道:“你,你不就是那杀死野猪头领的高手吗”旁边听到的萧索当下吃惊无比,这人竟能杀了野猪头领,要知道那全是40级的野猪,皮厚攻击高,而且成群结队,以之前自己没挂时52级的(身shēn)手杀它也没把握,没想到这人杀了,玩家中没听说过有这么个用枪的高手啊。方凌筑并没有理会其他两人,两派中人马上就到,时间紧迫极了。

    “你呆在长门镇,应该知道哪条路好走,躲我后面指路”方凌筑将霸王枪紧握一下,当先走了出去,他才2级对闯出重围的把握确实不大。

    “往我的酒楼去!”许老板忙指着挂着酒旗的三层楼建筑指去。

    此时被打得措手不及两派中人又围了上来,方凌筑对着三人道了声小心,两手紧握霸王枪(身shēn),脚下一使劲,像以前开凿陨石般直直的冲刺过去,离他最近的一人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贯穿(胸xiōng)口串在了枪(身shēn)上,霸王枪长一丈二尺,被方凌筑使得跟冰糖葫芦的竹签般将档着前边的人一个个的串了起来,玩家死亡后尸体在五秒中消失,串在霸王枪后边的尸体一消失就被前边的尸体填满了,一路猛不可挡直冲进长门酒楼,,路上由萧索和许老板护着两翼,剥皮剑客护着后心,(身shēn)上一丝彩也没有挂,冲至酒楼,许老板直奔马慨,几人跟着他而去,只见得里面刚好四匹马一人一匹,三人解开缰绳骑了上去,回头却见方凌筑没有骑,,“怎么不上马”

    方凌筑一笑,枪(身shēn)平举搁在最后那匹马(身shēn)上,那马哀嘶一声,四条腿因为承受不住霸王枪的重量跪倒在地。三人骇然,这枪得多重。

    “走,我在后面掩护”方凌筑朝三人道,三人没再想别的,一夹马腹,冲了出去,现在街上全是人,常无剑一看他们从长门酒楼出来,又是在人头顶一点,追了上来,打算拖住四人,

    许老板的马确实骏良,三人骑着马在前边街上见人撞人,见鬼撞鬼,逆流而行,不多时已跑出了好远,方凌筑乐得轻松。跟在后边猛跑,直到镇口,人才减少,由于前面三人骑的是马,加上方凌筑还要击退不断追上的敌人,跟他们的距离已是越拉越远,三人已经跑到码头雇好船高呼他快去,这时常无剑追了上来,“你们快走!”方凌筑高声叫道。转(身shēn)迎上常无剑。

    三人不知如何是好,许老板对船夫说道“快开船”,萧索一把拉住他,“我们走了那位朋友怎么办”

    “他叫我们走就走,不然是碍事”许老板看来很听方凌筑的话。

    常无剑见面前这拿枪的小子坏了自己的好事,气急败坏,一路上被方凌筑扫死的人不少于两百人,这么多人等级下降也是整个门派的势力下降,常无剑又是一招大鹏式向方凌筑攻了去,方凌筑对这种花俏招式不屑一顾,看得常无剑攻来,拿枪做棍使,仗着枪长,抡圆了一枪扫在了常无剑的腰间,巨力之下,常无剑被硬生生的扯成两截,化做满天血雨洒落在下面的人群中,这一扫之威无论是谁都吓得呆了,尤其是两派弟子更是楞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方凌筑倒拖着枪走出呆若木鸡的人群,缓缓而行,两派中人清醒过来,嚷着要为阁主报仇又冲了去,方凌筑冷笑道:“不要命的就来”,虽然如此说,但也知道并不能吓退那些人,索(性xìng)自己回转(身shēn)又冲进里边大打一通,让追兵拉开了些距离,以后每冲一次,两派中人离他的距离又远点,如次连番冲了四五次,刚挂了一级的常无剑又跑来了,方凌筑已经到了江边,见后边的人在常无剑的催促下渐渐((逼bī)bī)近,又突的转过(身shēn)来,吓得被他打怕了的两派弟子纷纷后退,这才一步步的走进江水中,不知所去。

重要声明:小说《霸王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三章 霸王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