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血战前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恨无痕 书名:霸王怒
    那人大怒,拔剑就待冲上去,,萧索将酒杯放下,右手搭到了剑把上,那人往他前冲的势子一停,将剑插回鞘,恨恨的道:“等我师傅来好好收拾你”转(身shēn)走出酒楼,剑魄在旁边不知如何是好,眼睛望向萧索,萧索长笑一声站了起来,对他道:“你就大大方方的出去,没人会拦你,他们的目标是我。”就没再理他,对酒楼的许老板一抱拳道:“如在酒楼里打斗,破坏桌椅什物,许老板肯定心痛不已,在下囊中羞涩也是赔偿不起,多蒙款待,就此告辞。”

    总是圆滑得跟河中鹅卵石一样的许老板竟也带些敬重,腰板(挺tǐng)得笔直跟江湖人般向萧索一抱拳道:“那请慢走”。

    酒楼外面的街上没有行人。剑阁二十一人一字排开,拳门的一十九人站在两侧,看着萧索高大瘦削的(身shēn)形从酒楼门内大踏步走了出来,随手提着那把用旧布条缠着的剑,神(情qíng)廖寂,门外“仓郎”之声不绝,剑阁中大多数人都把兵器拔了出来,拳门等人没有兵器,也将拳头捏得咯咯作响,剑阁众人中间是一位儒雅的老者,鹤发童颜,目光如炬,看见众人这副紧张模样,衣袖一拂,往前踏出一步,气势勃发,抵消了萧索压在众人头上的无形压力。后面的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又与萧索小友见面了?”那老者道。

    萧索充耳不闻,对着后面众人一笑:“如果是在现实中,今天肯定是没机会见到诸位了”。他的言下之意是老者后面的人都被他杀过,整个天虎魄的帮派中人没几个是这些人的一合之敌,但这些人都曾经败在他的手下,这可能也是许老板对他敬重的原因了。

    “可惜是游戏,以前被你杀过也不过掉一级而已,今天你就等着挂为零级罢”刚才在酒楼出来的人接口道,此时全不似单独面对时萧索的色厉内荏了。

    “好象你被我杀得连掉七级!”听得萧索这句话,这人气得脸色煞白却不反驳,看来萧索说得没错,萧索这才对在旁边被他忽视却神色如常的老者道:“素闻剑阁剑术天下第一,尤以阁主常无剑为最,今(日rì)一见,果然名副其实,只是常阁主如此(身shēn)份好好的楼梯不走,非得从三楼飞下来呢,这衣服可是上好苏绸织成?”

    “萧索小友并非常人,对非常人自采取非常手段了,不足为怪“那老者将萧索的抑郁之辞无形化解,接着面容一整道:“今天所为何事小友应该清楚,《八荒谱》本为我剑阁祖师所传,位列三大绝学之一,后人不孝以至流失在外,今(日rì)重见天(日rì),老夫无能,却也得将它重归剑阁,今天萧小友如若将我剑阁三大绝学之一《八荒谱》归还,以前伤我弟子百十人的事(情qíng)一笔勾销,老夫还能保证你完好无缺的走出长门镇,不知意下如何?”

    萧索叹了口气,意兴阑珊,这本很平常的事(情qíng),但在场中人齐齐色变,江湖中没人不知萧索的叹气之后就是动手的先兆了。他曾经解释过,他叹气是觉得杀人好累,但再累也得杀。

    “天下皆知剑阁只有《剑经》和《御剑》两本剑法为镇派绝学,什么时候多了个《八荒谱》?”说到这,萧索将剑一寸一寸的拔了出来,厉声道:“《八荒谱》分为《八荒剑》和《八荒拳》上下两部,乃我从山中密洞获得,内载为汉时无名氏游历四方边疆有感而成,八荒之意即为极远之地,与你剑阁拳门何干,黄口白牙,满口胡言,剑阁与拳门自诩大门大派,,自你常无剑而下道貌岸然之辈不少,明抢暗盗也做得不少,先人十分本事学得不足一二已是辱没他们,见我取得《八荒谱》武功大进,先是暗盗不行,后是明抢,灭我帮派,从北往南,追杀千里,现在又拿你先祖名头糊弄于我,你剑阁以剑为主,拳门长于拳,两派南北相隔千里,难不成祖师还是一人?,有你们这等不要脸的传人,他们如若有灵,恨不得爬出来复活重新死过!”。

    萧索这番话骂得义正严词,甘畅淋漓,神(情qíng)一扫愁苦,横剑当(胸xiōng),豪气千般,有如天神下降,双目圆睁从两派中人(身shēn)上扫过,众人都是低头不敢直视,常无剑脸上已没有一丝血色,见到这样,已知现在为止,主动尽在萧索掌握,不由大喝一声:“黄口小儿,信口雌黄,今(日rì)不将你杀回零级是不行的了。”

    萧索却不再回答,仰头望天,又叹了口气。本是三月艳阳高照的天气突然变得秋意((逼bī)bī)人,常无剑一惊,追杀萧索近两个月,本以为他只是强弩之末了,这才带领好手离开后面的大队两派人马追了来,但看现在萧索的剑法已到内外通神,气势外放以感天地的境界,才知道自己这些时(日rì)的追杀却是造就了他,短短两月之内,已从勉强跟玉剑堂中弟子一拼的实力到现在直面硬撼如此多人的围攻,势力增长如此之快,再不除掉就会威胁剑阁的地位了,他名字是常无剑,所以(身shēn)边一般没有剑,当下接过(身shēn)旁弟子递来的剑,剑尖一晃,如分花拂柳,正面强攻气势达到颠峰的萧索,以他数十年的剑术修为,自有他这样做的实力。萧索虽然是玩家中数一数二的高手,跟他还是差了些档次

    萧索仍有时间叹了一口气,常无剑刺到中途的剑猛的收回,勉强压下回涌的气血,连声道:“好!好!好!”(身shēn)后的剑阁与拳宗两派中人已被萧索暴涨的气势((逼bī)bī)得秋风扫落叶般退开好远。

    萧索的第三声叹气已让萧索的实力在第二次叹气时提升了好几倍,常无剑以三声好字来表示对萧索的实力隐藏之深的惊讶。中途收剑是知道他的那剑对萧索起不了任何作用。此时才收起对萧索的轻视之意。摆出剑势,凝神以对。

    “这是我自《八荒谱》中悟得的《三叹诀》,一叹(阴yīn)晴圆缺,二叹炎凉冷暖,三叹喜怒哀乐,如何?”萧索豪气一敛,取而代之的是藐视天下的傲气,不等常无剑发表意见,剑尖直对前方,衣摆一扬站定,道:“你是前辈,后进也就先攻为礼了”说完,剑如毒蛇出洞,没有任何花俏,剑尖一点青芒,直直朝常无剑刺去。

    常无剑到底是北方地区第一剑派的掌门人,,也是现下江湖中有数的绝顶高手之一,见萧索一剑刺来,气势惊人,不敢大意,手捏剑诀,侧(身shēn)一让,将剑(身shēn)与萧索的剑(身shēn)十字交叉,横削萧索握剑的手指,,萧索将剑变直为竖,顺势斜拖也照削常无剑的手指,常无剑道了声好,舍剑不顾,空出双手对着萧索一连击出十六掌十二指,萧索一剑无功,脚尖连点,往后疾退,避开常无剑的招式,常无剑脚往后一挑,跌落的剑从他背后飞到头顶上空一丈多高,起(身shēn)一纵,手抓住那剑,一(身shēn)丝绸长袍鼓胀起来,竟在空中悬停了一会,让他有时间对萧索道:“看我剑经第三式“大鹏式”,说完,衣炔飞舞,握剑盘旋而下,和(身shēn)扑向萧索。

    “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这应该就是常无剑这招剑式由来。气势果然不同,萧索只觉狂风扫面,双眼如盲,常无剑(身shēn)形飘忽,剑影不现,直到面前,才发现剑划向他的头,萧索将剑往头顶一举,索(性xìng)闭眼,以耳代眼,全力抵挡这一击,在场之人只觉剑击声不绝,动作难以看清,等到两人分开,才知道胜负已分,,萧索的剑已断成两截掉到地上,手臂也掉到了地上,肩头血如泉涌,〈天下〉中的内伤只有调理才能变好,像是断手断脚这类外伤就只有自杀重来了,萧索也不止血。哈哈一笑,道:“剑阁阁主果然名不虚传,萧某佩服”,常无剑只是衣衫划破了几处,闻言有点得意的道:“这下应该将把〈八荒谱〉交出来了吧”

    萧索叹了口气,这次只是单纯的叹气,瞧见了他露败的两派中人脸色再也没变。他对常无剑又是笑道:“常阁主的智商真是低!”说完用那只完好无缺的左手往头顶百汇(穴xué)一拍,顿时脑浆迸裂,人已变成了一具尸体,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尸体最后的神(情qíng)没有半点痛苦,一丝嘲笑对着在场所有人。常无剑惊于萧索的凶狠,死亡时5%的痛感可不是闹着玩的,楞了一会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忘记了可以复活的,忙对其他人一扬手,喊道:“快去镇口的复活点”自己运起轻功已经率先冲了去。

重要声明:小说《霸王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二章 血战前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