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白猿现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恨无痕 书名:霸王怒
    老头无奈转(身shēn),拉开一副长篇大论的架势对方凌筑道:‘;;这是还得从秦末汉初说起,汉高祖刘邦争得天下,先是对反对他的各路义军势力好生安抚,彰现他的仁义之心,到得后来天下已定,就以各种罪名将他们杀个所剩无几,侥幸保得(性xìng)命的都得流放边疆,我等先人便是流放岭南的一支罪民,罪民中有霸王项籍后人,因他们祖居楚地,对周遭地形极为熟悉,便同其他人打死押送的士卒,逃到这世外桃源隐居下来繁衍生息,不再出世,同时留下遗训,汉朝一(日rì)仍在,村人永不出谷,先祖这般用意倒不是怕了刘家,年代久远,哪能记得这么些逃犯,只因我等先祖争夺天下败于刘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自不食外头刘家之禄,过得两百多年,村中有人出谷,仍是刘家天下,大惊,回头告知众人,村人遂断了出谷之念,又是二百余年,从外头闯进一人,自称迷路渔夫,武陵下游人,当下盛(情qíng)款待几(日rì),送了出去,从他口中得知,刘家天下四百岁而终,现为司马家的晋朝天下,此时外头征伐不断,狼烟死起,民不聊生,而这谷中四季如(春chūn),土地肥沃,村人安居乐业,倒没有出世的念头,且渔夫走后不过两(日rì),天降陨石,陷入山体,刚好将那唯一的通道堵住了,至此已有三百余年。”说道这,老头两眼紧盯方凌筑道:“你若想出去,先得破石而出!”。

    方凌筑一脸平静的道:“请继续”。

    老头大失所望,方凌筑怎么就不求教下出谷之法,恼道:“我讲完了,怎么继续?”

    方凌筑笑道“就这么点的话,能吓得两人落荒而逃么?”

    老头像是被口水噎住了,好半天才在隔壁欧炼子猖狂大笑中恢复起来,絮絮叨叨为他介绍村中的人来,前前后后的讲了两个小时吧,之间的时间里其他三人都吃完饭了,老头舍不得让饭占据嘴里的空间,停下话头后才埋头吃饭,方凌筑倒还是从他那听到了些东西,这村中的人很多大有来头,例如唯一的医生是(春chūn)秋名医扁鹊后人扁鸦,唯一的铁匠是造剑名匠欧冶子后人欧炼子,唯一的木匠是鲁班后人鲁樵,唯一的村长便是眼前这老头了,他是鬼谷子的后人,名字叫鬼谷奇,至于方凌筑刚进村看见的那个渔夫便是霸王项羽的后人项渔.

    等得老头吃完饭,欧鲁两人想要告辞回家,因为这场大醉耽搁了许多活了,老头却要三人跟在他后边,拎着拐杖,往湖东走去,是那条小溪流出小湖的出口,绿草如带,上边有座木头制作的房子,与村中四四方方的房子不同,屋顶为圆锥形,中高四低,墙围成个圆柱,只有对湖那面开着道矮门,门口对着的湖边泊着一张竹排.

    ‘;;项渔!项渔?‘;;老头往门里喊。

    “在!”一把粗豪的声音应道,一个汉子走了出来,有鲁樵那么高,欧炼子那么宽,铁塔似的,沉声道:“老鬼,找我有事?”

    “我等四人去看那被堵塞的出谷通道,还要你将我们送到对岸”老头道。

    “行”叫项渔的汉子答应了,眼睛望向了方凌筑:“这位是?怎么没见过!”

    “小二,出生在这的玩家”方凌筑道。

    “幸会,我的名字老头刚才已叫给你听,用不着介绍了”项渔说完,上前拍了拍方凌筑的肩膀,这看似轻轻一拍,承受这一拍的方凌筑只觉得骨头像被巨石压了下,勉强运力(挺tǐng)直脊梁,才不致于弯腰,脚却陷进松软的沙土半尺。

    自己100点的生命已经狂降为20。

    项渔满意的点了下头。看来一拍之下已经得知了方凌筑的属(性xìng)。

    “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我来学点武艺”项渔说完,走上竹排,等四人站好,一篙划破水面,竹排徐徐而行,几下之间就到了对岸。送四人上岸后,项渔又对方凌筑道:“你的属(性xìng)很适合学我的武功,请务必来!”。

    老头在后边呵呵笑道:“该是你的抢都抢不走”

    “回头再聊,你们先去办正事”项渔挥了挥手,又撑了回去。

    依旧是望不到尽头的桃林,等得背后的村子消失在视线里,老头腰板一直,足不点地,几个起落已抛开了三人,鲁樵和欧炼子对望一眼,方凌筑已被两人一左一右的侠起,只听得耳旁风声忽忽作响,过了10来分钟,脚才触到实地,定眼一看,发现自己已到这谷地的最东端了,他要走一天的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已经到达。

    方凌筑面前是株桃树,跟桃林中密密麻麻的桃树不同,10多公顷的的土地就这么一棵,10多公顷的天空全被它的枝叶填满了,主干20来人都抱不住,离地两丈分为东南西北四分支,枝叶茂盛,遮天敝(日rì)的,跟桃林里有许多叽叽喳喳的鸟儿不同,这鸟毛都没一根,因为树上有猴子,有百多只猴子,在树上吵吵闹闹,看见了四人,尤其是看见了老头三人,,飞快的从各个枝干集中到中间主干的一个树洞下边,一只只抓耳瘙腮,指着四人朝洞里面哇哇大叫,叫不多时,树洞爬出一只特别高大的老猴子,全(身shēn)白毛,两手叉腰,龇牙咧嘴吼个不停,看样子是在训斥打搅他睡午觉的猴子猴孙们,挨骂的猴子们一下安静了,耷头耷脑的,一只猴手怯怯的举起来指向树下的四人,老猴手搭凉棚一望,“唆”的一声窜上高处,尾巴卷住一根树枝,往四人四肢乱舞起来,嘴里乱七八糟的叫着,方凌筑很快就懂得了老猴叫的内容,只见那些猴子一串串的爬进树洞,又从靠近四人的南枝上一个洞里爬了出来,每只猴子都抱着一个不比它们(身shēn)体小的大石头,摆好姿势,神气活现的在那耀武扬威。老猴发下命令后,折下一竿枯枝,跳到四人面前,一手拿着枯枝,一手往四人打着手势。

    老头看来很是懂这些手势,只听他道:“你无聊我们不无聊,没空陪你活动筋骨。”

    老猴神色一紧,又是一阵比画,其中还带些威胁的意味,老头也懂:“不是来蹭你们酿的猴儿酒喝的,是有关乎我们和你们生死存亡的大事跟你们这些泼猴商量”。

    老猴先听得这些人不是来打它酒的主意,笑得眼睛都眯了,后一听老头说他们是泼猴,暴跳如雷,一震枯枝,(挺tǐng)(身shēn)疾刺,去势甚急,以方凌筑现在的(身shēn)手就只见得一团白影夹着裂空之声往老头扑去,老头不慌不忙,每一个动作方凌筑都看得清清楚楚,他抓着拐杖的龙头一扭,龙头就跟拐杖的下半截分离了,拔出来的是把剑,动作似乎很慢,但恰恰挡住了老猴的枯枝,一声脆鸣,方凌筑只觉脸面一凉,剑气擦过,游戏里已经加长的头发已被削下一络,鲁樵忙挡在他(身shēn)前,方凌筑这才从后边安全的看一人一猴打斗,不过看了等于没看,自己(身shēn)手太差,只见一灰一白团影子在那晃来晃去而已。索(性xìng)躺在草地闭眼休息,倒是欧炼子和鲁樵两人在旁一动不动,看得如痴如醉了。

重要声明:小说《霸王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章 白猿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