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常无剑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恨无痕 书名:霸王怒
    胖子死了,再没人阻拦他,方凌筑与水沁兰扬长而去。

    往前连奔六十里,才看见有人居住的地方,断剑镇,这名字的由来还有一个典故,剑阁的开山祖师常右当年在镇子后边的万剑岭开门立派时。当时江湖上一十三名剑道高手在镇上联名向他挑战,想挫他威风,常右独自一人应战,数招之内齐断十三把好剑,此后便叫断剑镇了。

    “要不要去吃点东西?”水沁兰问。

    方凌筑肯定去了,在游戏的这些天好像都是吃蛇过(日rì)子,像往常一样,到了人多的地方便把银霜收起,携着水沁兰的手儿走进一家酒楼,坐到三楼的一间雅间。

    由玩家担任的店小二走来,将菜单一递便忙别的事(情qíng)去了,这种(情qíng)况司空见惯,点头哈腰的店小二只有NPC才能做得非常自然流畅,玩家只是应付下好能得到打工奖励而已。

    “你要吃什么?”水沁兰问,将菜单放到他手上,方凌筑没有理会它。随手搁置一边,将她那递过菜单的左手放于掌心,细细观看。

    她的手很嫩,不是一般的白皙,可以用凝脂这个词来形容那种触摸的质感,无名指(套tào)着一个碧绿指环,白中带一点翠绿。衬着这手更显得小巧迷人,十分精致。

    水沁兰静静的让他看着,花为赏花的人开放,他能为之欣赏,便已经足够,所谓羞涩,不过是故做姿态而已,她从不喜欢学。

    方凌筑把玩了会,拿出千秋火给的那双手(套tào),亲手为她带上,只有绮罗香才配得上她这手,那只由于握剑而微微有了些茧的手应该能少些磨损了。

    “谢谢!”水沁兰微笑道,她在这段时间内早已将菜点好,方凌筑吻了下她被丝罗覆盖的手儿,低声道:“它本就是为你而存在的”,甚至在他看着水沁兰手儿的这段时间内,店小二来了又去了都不想在意。

    常无剑此时也往酒楼上走来,一片安静,剑阁的掌门人到此,不是为了吃饭的,与他随行的人都是拔出了剑,常无剑没有拔剑,他本是不带剑的,但谁都知道他现在心(情qíng)不好,在长门镇挂过他的小二今天竟然到他地盘来了,而且还在来之前刚将他的弟子冷阎罗等人挂过。

    若说真正实力,那次在长门被方凌筑杀了可以说是八十老娘倒绷婴儿,(阴yīn)沟里翻船。那次自己满腹剑招都没出手,就被他用蛮力给秒杀,弄得他威信大跌,这次要不找回场子,那就太没道理了。

    “师傅,他们就在楼上!”冷阎罗欢喜道,在混战中被方凌筑杀了后,就急忙来剑阁搬救兵,没想到常无剑与那人也是有点旧仇,连门派贡献度都不要,就直接带齐人马下山,随后就听到帮里的人通知他们说方凌筑自投罗网,跑到断剑镇了。

    几人噔噔噔的上楼,站到楼道口,方凌筑和水沁兰充耳不闻,方凌筑在喝他的酒,水沁兰站在(身shēn)侧,在给他一杯一杯的倒着,两人嬉然而饮。

    常无剑鼻子里哼了声,几人将手里的剑弄得响个不停。

    水沁兰将酒杯放于桌上,回眸一笑,百媚生,剑阁的人顿时看得呆了。

    “有事么?”她问。

    “小妞,不关你的事!”冷阎罗道。

    “有事么?”水沁兰声音转冷。

    “((操cāo)cāo)你大爷的,在这装B!”冷阎罗旁边的人早忍不住,拔剑冲了上去,常无剑也不阻止,冷阎罗见他上去,人便后退,让他去打头阵也好,一来可以将两人现在的底细摸清,二来这人挂了一级,在门中就少了个竞争对手。

    水沁兰的剑伸出,扬手便带着一股寒气,还算宽敞的酒楼里飘起了细密的雪花,带上绮罗香后的效果已经显现。剑阁的剑法重神不重招,以气驾势,这本是常右也就是曾经的武当闲鹤道长在得了《布衣经》上面的剑招后,所悟出的道理,可惜现在剑阁已经中道没落,门中懂这道理的不多,大多拘泥于剑招,而忘了对内力和剑势的修炼。

    那人使出了跟武当剑法里大同小异的一招“丹凤朝阳”,那人左腿下蹲,右腿侧放后边,吸腹(挺tǐng)(胸xiōng)之后,剑尖一抖,吐着寒芒刺向水沁兰的眉心。

    水沁兰伸出的速度太快,也没招式,直接斩向那人向她刺剑的手臂。

    丹凤朝阳自然使不出,那人的右臂迅速缩回,同时剑交左手,反(身shēn)挑向水沁兰的下颌,他的左手跟右手灵活程度差不多,左手攻击的角度更是刁钻,去势也疾,令人难已中招。

    水沁兰飞退,在低矮的空间里盘旋着,躲过那人攻来的一十八剑后,舞雪剑立时出手,铺天盖地,轻盈却量多,无声无息间让被剑势所攻的敌人不堪重负,突然之间断折。

    那人的(身shēn)手,但与她不是一个级别的,手忙脚乱之后,突然之间断折了,断成了两截尸体。

    水沁兰收回剑,杀人不过是方凌筑喝完一杯酒的时间,又拿起酒壶,为他满上。

    剑阁那边的人都因轻淡描写的杀人艺术产生了点畏惧。

    “小二小友,不知道对我这故人还有没有印象!”常无剑站出来道,他再不出面,自己这边的声势肯定就弱了

    方凌筑将刚要凑近唇边的酒放下来,扭头道:“手下败将而已!”

    两人间的对话,与当年萧索的祈风在青城山的对话何其像,只是祈风体现的是自负,凌筑体现的自信,一字之差,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常无剑的眼睛(阴yīn)狠下来,两人之间的比试一触即发。

重要声明:小说《霸王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六十一章 常无剑手机阅读